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1章 抛锚

    好呀白千赤,竟然当着我的面就开始眉目传情,现在是当我不存在是吗?

    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时,刚刚随意放在口袋里的钱掉在了地上,我下意识弯腰去捡,但在看到地上的纸币时,我却迟疑了。

    那几张纸币不是人民币而是冥币!

    我被吓得不轻,连忙捡起地上的钱仔细地放在眼前看。并不是我眼花,真的是冥币,上面还写着“地府流通”。

    当时我一慌,又把手上的冥币丢到了白千赤面前,惊慌使得我忘记了刚刚嫉妒的情绪,害怕地对白千赤说:“这怎么会是冥币?我......”

    白千赤连忙将我拉到他身边,示意我不要再说话,安静地坐着。

    我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这辆车从我一上来就觉得不对,后来还发生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现在我还收到了冥币。

    这辆车不会是......鬼车吧?

    我有些惶恐地看着坐在车子前面的乘客,每一个看起来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手上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甚至还有抱着孩子提着鸡的。如果说他们是鬼,那也太与众不同了一些。

    或许,这辆车上有鬼,但只有我和白千赤看到了,要是我闹出更大的动静,或许会牵连更多的无辜。

    想来想去,还是先听白千赤的安静坐着的好。

    坐下来之后,我就突然回想起上车时司机的那个表情。他是先看到的我,脸上是一种很复杂,不愿意我上车的样子,但随后白千赤跟上来后他脸上就又变了另外一个表情,像是恐惧更像是敬畏。

    难不成司机是鬼?还是他是阴人,能够看出白千赤的本体?那车上的这些到底是活人还是鬼?我突然有些分辨不出来。

    窗外忽然刮起了大风,两旁的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天空中不知何时飘来了一朵厚重的乌云把火辣的太阳完全遮盖住,看不到一丝光亮。

    心底的不安全感被拉到最大,身子瑟瑟发抖地靠近白千赤。

    “是不是风太大了?”白千赤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

    我的心一暖,心里还是记挂着刚刚的售票员,小声地问:“你没有看上那个售票员吧?”

    白千赤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真不知道你脑袋里一天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我看她是因为她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后的玻璃窗子上竟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血掌印。

    一阵冷风“嗖”地爬上我的脊梁背,指着他的背后磕磕巴巴地说:“千赤,你快看,你快看啊!你后面有一个血掌印......”

    白千赤连忙捂住我的嘴摇头道:“不要叫这么大声,冷静,一切有我呢!”

    我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心里吐槽道;我怎么淡定啊?这特么是血手印好不好!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钥匙撞上鬼,很可怕的好不好!如果只有我一个,可能我还能淡定那么一丢丢,但是高莹爸妈还在,他们二老身体本来就不好,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惊吓!还让我淡定,我怎么淡定!

    白千赤见我反应还是很激烈,便刻意压低声音对我说:“你要是再这么不淡定,我就用阴术把你的声音封住。”

    我想起当时董学良被封住声音的情景,再带入自己,连忙点头表示答应自己绝对会保持淡定的。

    等他放开我之后,我立马凑到他耳边小声地问:“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白千赤扫了一眼车上,压低嗓音对我说:“这一车子都是鬼。”

    什么?!这一车子都是鬼?

    我一时忍不住心中的惊讶,脱口就要交出来。白千赤一个眼疾手快,顿时捂住了我的嘴巴,皱着眉头略带愠色地对我说:“刚刚让你淡定,你现在又这么激动,是想让这一车子的鬼都注意到我们吗?”

    我顿时就不敢再出声,悻悻地看着白千赤,让他赶紧把我放开。而后我又小声地问:“你早就知道他们是鬼了?那你怎么不拦着我,眼睁睁地就看着我上车,这多危险啊!高莹爸妈还在呢!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我怎么和她交代!”

    “有我在会出什么事情,而且这些这只是一些小鬼,成不了什么气候。我刚刚拦着你,我们就要一直再那里等下去了,说不定等到天亮也未必能够等到一辆车子来。”

    想来也是,我们的车子在那个鬼地方抛锚,就这么一直等着,我们四个说不定会遇上什么豺狼虎豹呢!

    不过现在和一车子鬼呆在一起也没有好很多好不好!这辆车开了半天都没有开到目的地,天知道它是要往哪里开。万一开着开着就到阴曹地府了,那我岂不是很冤枉?还要带着高莹爸妈,想想真是可怕。

    我抓着白千赤的手臂说:“那现在怎么办?”

    他摇头,“静观其变吧!”

    我真是服了他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静观其变。要不就想个办法下车,再看能不能遇到顺风车坐一程,要不就把这些鬼全都收了,总之不能再让这个车子继续这样绕圈子下去了。要不然,可能到天都黑了,我们都到不了三合口。

    不过我虽然心急,但是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好办法,只能等着白千赤出主意。

    见他又不开口,我又问:“你是怎么看出他们都是鬼的?我看着他们和一般的凡人没什么区别?”

    白千赤用眼神示意我往前看,说:“你看看他们的脚。”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车上的这些乘客全部都是光着脚丫子的,没有一个是穿着鞋子的,而且他们的脚丫子全都是惨白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最诡异的是,他们明明是一只光着脚的,脚上却没有粘着一点泥土,干净到仿佛刚刚才清洗过。仔细再看,我才看到站在靠近门边的两个人,他的脚是悬空的,根本就没有踩在地上。我看这车子上的“人”站起来,脚多半也是悬空的,这样才没有沾到一点泥土。想到这里,我不经觉得毛骨悚然。刚刚我没注意,只是看着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子,那孩子衣服倒是穿着挺厚实的,但却偏偏光着脚。当时我还以为是小孩子自己脱掉了,现在才知道是这么个原因。要是白千赤不告诉我,我还傻傻的觉得这些全部都是大活人呢!

    之前我看过典籍上记载,丢了鞋子的亡者是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的,他们只能借助鬼车回家,若是不能赶在头七之前回家被鬼差们找到,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孤魂野鬼。这样的亡者其实并不多见,因为他们大多都是意外死亡。这里所指的“意外死亡”并不是我们通常理解下的意外死亡,而是没有在生死簿上注明的死亡。这种事情的发生多半是因为非人为原因导致的,超乎命运之外的原因。类似于之前白千赤对婶婶出手,就是意外死亡。

    这时,脑袋突然灵光乍现,好像想明白了什么。

    高莹的鞋子也丢了,所以才一直没有回来找我们。这么一想,莫非她的死......

    我正想把自己想到的线索告诉白千赤,没想到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住了。我的身子一仰,“嘭”的一下,脑袋正好撞到前面的椅子上。

    “痛痛痛!”我按住自己的头嚷道。脑袋上好像已经起了一个大包,眼前也一直在冒星星,头还晕乎乎的。

    车子上的乘客开始变得躁动不安,白千赤警惕地看着前方。

    这时,司机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大喊道:“车子熄火了,下去帮忙推一下!”

    抛锚?好端端的车子怎么会抛锚?

    我望向白千赤,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坏笑。

    原来是他弄的。不过这破地方把车子弄坏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难不成要我下去走路?不,我不要。这天看起来就要下雨了,风还这么大,靠我们带的那把小破伞,别说挡雨了,我看连风都挡不了。

    车上的乘客开始陆续地下车准备推车,眼看坐在前面的乘客都要走完了,司机回头望了我们四个一眼,脸上的表情好像是催促我们赶紧下去帮忙推车。

    高莹父母站起来准备下去推车。

    白千赤拦住了他们,“您二老年纪大了,还是别下去了。”

    他们两个老了可以不下去,但是我还年轻力壮的,很明显就逃不了做苦力的命了。白千赤这脑袋到底在想什么?这不是存心给我找罪受吗?

    我被司机的眼神盯得脸上火辣辣地羞愧,正准备下车,白千赤却拦住了我。

    “不推车吗?”我疑惑地问。

    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他到底是想干嘛。故意把车子弄熄火又不让我下去帮忙,难道是想让我们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干等着?

    白千赤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让我坐在后排照顾好高莹爸妈。然后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前,才靠近驾驶座便出手提起司机师傅,大手轻轻那么一挥。

    只听见“嘭”的一声闷响,司机师傅立即摔了个狗吃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