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2章 恶战丧尸

    没等我反应过来,白千赤就坐到了驾驶座上,猛地一踩油门,车子瞬间加速往前飚了出去。

    还好我动作灵敏在车子启动的那一瞬间抓着了扶手,要不然我这个脑袋瓜子又要撞上车上的椅子了。

    “白千赤,你开车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大声嚷道。

    他头也没回地大声道:“当时情况紧急!再说,就算是受伤也不过是一点皮肉伤,不碍事。我心里有数得很!”

    什么叫做“我心里有数得很!”这不就是在说,受伤的不是他,他一点也不觉得肉痛咯?我正想站起来到前面质问白千赤,谁知这时车窗突然窜上来了一个女鬼,脸上的肉半耷拉着,眼珠子也少了一个,面目狰狞地望着我们。

    高莹父母顿时就被吓得站了起来,不知所措地望着我。

    我心里也很绝望,我能怎么办?我又不会`阴术,又不会驱鬼,就算看着我,我也是无计可施啊!

    “白千赤,有个女鬼贴上来了!怎么办?”我惊恐地问。

    他回头望了车尾一眼,脚下那么一踩,油门又加大了一些。

    “你想个办法把她弄下去先!”

    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她是鬼!要不然让我去开车,他来除鬼不行吗?转念又想,我特么连电玩城的游戏赛车都不会,更别说开车了,很容易就一路开到阴间的!我还是想办法除鬼吧。

    来得时候,我想着是来配阴亲,所以特地把身上的黄符摘了下拉,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莫及!

    我扫视了一眼公共汽车,在后门边上有一把扫帚。灵机一动,我立即上前把扫帚拿在手上,对着试图从车窗爬上来的女鬼就是一通乱打。

    车子速度原本就快,再加上我这么一通乱打,女鬼根本没有招架的能力,发出“嗷”的一声凄厉的尖叫后便摔在了地上。

    我看着她掉下去后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在我身后的伯母发出了一声更为刺耳的尖叫划破我的耳膜。

    我转身一看,另一边的车窗上爬上来了两个皮肤溃烂的鬼,看起来像是被水长时间浸泡而发肿了一样。他们的头皮都已经烂的不成样子,头皮上的头发早就没了,还露出了一大片烂肉,发出阵阵腐烂的恶臭。

    这还没完,车尾也爬上了好几个鬼,每一个的长相都极为可怖,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面容狰狞。除了这些爬上车子的鬼之外,还有不少的鬼追赶在车后,不停地发出凄厉的哭喊声。

    我现在终于能够明白“釜山行”里面那些人遇到丧尸的心情了。现在我面对的不过也就十来二十个就已经让我双腿发软头皮发麻,那电影里面对的可是成千上万的丧尸。不过更令我头痛的是,电影里的丧尸是不会开门窗的,而我面对的这些,特么简直就是和人一样的怪物!那两个巴在车窗上的水鬼正打算在外面推开车窗,试图爬进来。

    高莹父母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刚刚的那个女鬼已经让他们受了不少的惊吓,现在又来这么两个,车尾的玻璃上还扒着好几个,他们早就慌得不得了,互相拥抱着,手脚发抖地问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平时遇到这种事情都是白千赤罩着我。现在他要开车,实在是分`身乏术,看来只能靠我自己了!

    我让高莹父母到车头白千赤身边去,他虽然顾不上车尾这些鬼,但开着车再护住高莹父母两个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看着高莹父母顺利走到车前,我深呼了一口气,紧握着手中唯一的“武器”,一把已经掉毛的扫帚。

    车窗外的其中一个鬼已经将手伸了进来,不过因为他的手实在是太湿滑了,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把车窗打开。但是它也不算笨,将一旁的窗帘扯了过来,轻轻一用力,车窗便开了一大个口子。

    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我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拿出以前还在白旗镇打耗子的那种勇气,高高举起手上的扫帚对着车窗外的鬼狠狠就是一击。

    只听见“咔嚓”一声响,随即又是“咚咚”的两声响,那只快要成功进来的鬼,头被我打掉了。

    真的是头被我打掉了,脖子以上的东西全没了。但是它的身子还好好地巴在车上面,看着极其的诡异。

    另外一只鬼看见它的伙伴没了头,双目通红怒视着我,嘴里不断地发出“滋滋滋”的挑衅声。

    我当时真害怕它会突然跳进来为它的伙伴报仇,所以没等它出手便又用扫帚狠狠地对着它的脑袋打下去。

    这下好了,它们两个的头都没了,只剩下无头的身子巴在车上。

    它们俩也不知道死了多久,身子一直散发出充满腐烂而又腥臭的味道,引得我胃里一阵又一阵的翻滚犹如海啸时的巨浪一样拍打着我的胃内壁。

    在这样闻着它们的味道下去,可能还没到三合口我就被臭死了,得想个办法把它们的尸体弄下去才行。

    我忍着反胃的感觉站到了车窗边,看着它们俩脖子上碗大的伤口内爬满了又白又肥的蛆虫,一阵干呕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也太恶心了,难怪我这么一打它们的头就断了,敢情里面都已经被吃空了。

    我一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用扫帚不停地捅它们俩的尸体。它们的尸体就像是新鲜的牛粪一样,软趴趴又臭烘烘的,巴在车上,怎么也弄不掉。我捅一下,它就掉一块,然后尸体内的蛆虫就像是雪花一样往下落一撮。我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算是勉强把它们俩的尸体清理干净。

    正要把扫帚收回来的时候,原本是巴在车尾的一只鬼,不知何时窜到了车窗边,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扫帚。

    这可是我现在唯一的“武器”了,我可不能没了它!车尾还有三四个鬼,没了我的扫帚,我要怎么把它们几个弄下去?

    我拼命地和那个鬼拉扯着。那只鬼看起来估计是一个男孩子,比我大不了多少岁,整张脸都被烧糊了,炭黑色的皮肤一只蔓延到脖子处,然后他的手上也有好几处被烧伤留下的肉瘤,看起来他估计是被烧死的。

    这只烧死鬼也不知道哪里来得这么大的力气,不仅能够在120迈的车速下稳稳地巴在车边,还能够和我拉扯这么久。

    我真的要没有力气了,为了前面那两个淹死鬼折腾了那么久,又和烧死鬼拉扯了大半天,双手都酸痛麻木了。

    这时,烧死鬼紧握着扫帚的手用力往里一推,我一个不稳就要往后倒。它又顺势一拉,我的手一时没抓稳,扫帚就到了它的手上。

    我心里那个不甘,连忙伸出手到窗外和它抢夺,谁知道这个烧死鬼是属狗的,趁我不注意,一张嘴就对着我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顿时,我的手臂就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感,还有一股酥`麻感逐渐蔓延全身,紧接着就是强烈的眩晕占据我的整个大脑。

    我只觉得好累,好痛,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车子停在了一片树林的旁边。西边的天空绽放出了淡紫色的光芒,犹如少妇醉酒后脸上泛出的红晕,迷人而又令人心醉。

    我躺在公交车上的过道上,身上盖着的是白千赤今天穿着的大衣。高莹的爸妈一看见我醒了便立即围了上来。

    “眉眉,你总算醒了。”伯母担心地看着我,从包包里掏出一个保温瓶递给我,“先喝点水,身上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吗?”

    我动了动手脚,忽然右手手臂一阵刺痛,抬起来的时候才看到上面用白色的衣服布条紧紧地包上了好几圈。而我刚刚那轻轻地一动,好像又让伤口渗出血了。

    看到这伤口,我忽然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我被那只烧死鬼咬了一口,然后我就晕过去了。接下来的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

    “伯父伯母,那些鬼走了吗?”我问。

    他们两个面面相觑,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最后还是伯父开了口,对我说:“你被咬了一口之后,我和你伯母便连忙赶到你身边扶住你,当时你已经晕倒不省人事了。小白他当时就慌了,连忙停下车子。”

    “什么!他把车子停下来了?”我一激动想要坐起来,下意识地用右手撑着自己,一阵剧烈的刺痛传入我的心尖,我连忙抬起手来,右手手臂上的伤口鲜血似乎往外渗得更多了。

    白千赤怎么能这么冲动就把车子停下来。只要他一停车,追在后面的那些鬼就会立即冲上来,凭他一己之力,能够对抗这么多鬼吗?

    伯母看着我流血的手臂,心疼地泪水都要涌出来,连忙扶着我,不让我再用右手。

    我扫了一眼公交车上,并没有看见白千赤的身影,连忙问道:“那千赤现在怎么样了?”

    伯父安慰道:“你先别急,他是受了点伤。但他说没什么大事,让我们现在这里等着,他去疗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