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3章 傀儡军团现世

    白千赤受伤了!他肯定是一个人打退了那一车的鬼,不然他怎么会受伤呢?本来一只呆在人间就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加上今天太阳最猛的时候他还在路上走了这么长时间,体内的阴气肯定有所耗损,遇上这么多的鬼一起上,能不受伤吗?这都是因为我,要是我不和那个烧伤鬼抢那把扫帚,而是想别的办法把它弄下去,说不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白千赤也就更加不会受伤了。一想到这里,我更加无法冷静,立马就站起来想要去找白千赤。才刚站起来,就被高莹父母拦住了。

    “小白让我们留在这辆车上,他说在这里设置了什么界?会保护我们不受到伤害。他走得时候还叮嘱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能离开这个车子。”伯父说。

    我心里满满地都是对白千赤的担心,现在让我不要离开这个车子,就在这里干等着。我怎么能做得到?他现在到底怎么样我又不清楚,单凭伯父伯母两个人说的话根本不能够相信。白千赤的性格我了解的很,之前明明为了我疗伤身子虚弱到都快没有形体了,还不肯回阴间去,非要呆在人间陪我,还死鸭子嘴硬说没事。要不是我不小心发现他在吐血的事,还不知道他会硬撑到什么时候。现在他背着我们去疗伤,一定不只是他告诉伯父伯母的轻伤这么简单,一定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

    我不顾高莹父母的阻拦冲下了车,反手就把车门拉上了。才下车,我便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这树林子里,藏着很多双诡异的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

    我被这些目光盯得头皮发麻,心里忽然升起退却之意。但一想到白千赤现在不知道藏在哪里疗伤,再看看这些如狼似虎的目光,我又不怕了。

    先找到白千赤,确定他没事才是现在最重要的。别的什么,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

    我深呼了一口气便走出了白千赤在公交车周围设下的结界。在出结界的一瞬间,不知从何处窜出一道黑影将我一把掠起,纵身一跃便把我抱上了一棵大树之上。

    当时我太慌张了,根本没看清黑影的脸,等站到树上的时候我才发现抱住我的是白千赤。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件玄黑色的衣服,这件衣服看着还有些眼熟,好像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去白旗镇的时候他身上穿的那件,当时他身上还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整个给我的感觉就是说不出的压抑。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合适玄黑色,显得他眉眼之中英气逼人。

    白千赤牢牢地抱住我,连带愠色地说:“我不是叮嘱伯父伯母告诉你千万不要出来吗?你怎么不听话跑出结界了?你知不知道,我刚刚要是没有及时出现,你很有可能被底下那群鬼撕碎吃掉了。”

    我看了眼树下那些鬼,个个都长着尖长的獠牙,吐沫撕拉着在嘴边,像是猛兽盯着猎物一般贪婪地望着我,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往白千赤的怀里又缩了些,悻悻地问:“我以为这些鬼都被你解决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白千赤嫌弃地白了我一眼,说:“这些鬼又不是恶鬼,是我们先抢了他们的车,害他们无处可去,把他们解决以后的麻烦更大。”他顿了一会儿说:“我刚刚趁你昏迷的时候回了趟阴间。我的衣服都给了你,光着膀子还是不能见人,所以随便换了一件。顺便把鬼差三个叫了上来,有他们在,这些鬼很快就会到他们该去的地方了。”

    我忽然想起那两个被我打断头的淹死鬼,问道:“被我打断头的那两个怎么办?”

    白千赤无奈地说:“能怎么办,打都打了,只能算是他们的命不好。”

    被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忽然有些愧疚。其实我的本意并不是把他们打断头,而是让他们不要爬上车子,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时,白千赤忽然掩住我的嘴巴,在我耳边叮嘱道:“屏住呼吸。”

    我立即听从他的话屏住呼吸,却很纳闷为什么要这么做?

    忽然一阵狂风四起,尘土飞扬,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没错,就是马蹄声!

    我长着么大就只在动物园里面见过马,在白旗镇那些全都是骡子和驴。所以当马蹄声越来越近,黄土之中冲出了几匹血红色的骏马的时候,我不仅发出了一声惊叹。

    白千赤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一切,嘴里呢喃道:“汗血宝马?”

    哇嗷!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第一次见马就能见到马中翘楚汗血宝马。我忍不住弯下腰想要多看几眼,却被白千赤拉了起来,在我冷冷地说:“不要探头探脑!”

    我就想多看几眼汗血宝马怎么了嘛!你身为阴间千岁爷什么稀罕物件没有看过,可是我就不一样了,整一个贫民窟女孩,没见过大世面。

    我不管白千赤的劝阻,硬是要弯下腰去看,却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八匹汗血宝马从远处冲了过来,上面无一例外都坐着身着怪异的人。他们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胸膛前穿着一件像是软银的盔甲,脑袋也戴着类似击剑比赛选手戴着的那种头盔,总之身上没有一处是外露的。他们之中有四个拿着一个圆形的东西,远远看着不太能看得清楚,另外四个手上则是拿着长长的绳子,绳子上面还结起了一个小套。

    他们八个一过来就开始动手。拿着圆形不明物体的四个人对着那群鬼直直地就丢了过去,那东西所到之处无不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尖叫声。而拿着绳子的那四个人则是开始用手上的绳子去套那些看起来尚且年轻的鬼,就连只有六七岁的孩子都不放过,用力一拉一扯便被他们装进了一个黑袋子里。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十多二十个鬼,死得死,被抓的被抓,无一幸免。

    那群人消失后,酝酿了大半天的暴雨终于倾盆而下,整条林间大道全都被那些鬼的鲜血给染红了。

    然后我看着它们剩下的残骸在大雨中逐渐融化,被雨水冲刷......

    我惊骇地看着白千赤问道:“你不是说鬼差他们三个会把那些鬼带走吗?刚刚那群是鬼差的人?”

    白千赤脸色凝重地微微摇头说:“不是,刚刚那些是傀儡军。”

    我听鬼差他们说过傀儡军,这种军队一般由少数阴力高强的亡灵组成。鬼差在接收亡魂的时候最害怕就是遇到傀儡军,因为他们是连鬼差都不害怕的存在。他们所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绝对效忠于他们的主人,完成主人下达的命令。所以能够拥有并且驱使傀儡军的人,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只是我不明白这批傀儡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要杀死其中一部分鬼,又带走一部分?

    “你知道他们什么来头吗?”我问。

    白千赤阴着脸说:“不知道,但这批傀儡军出现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离开?我们就这么走了,那鬼差他们过来找不到这群鬼怎么办?”我问。

    白千赤指了指一旁树下,那里有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插在土地上。

    “看到那个反光的东西了吗?那就是傀儡军来过的标志,无论是哪一方势力的傀儡军,只要出过手就会留下这样的标识,在标识上面还会有他们独特的图案。”

    我让白千赤带着我过去,捡起那闪着银光的箭头拿在手中看,这图案我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里看见过,现在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把那箭头递到白千赤眼前,询问道:“这上面的图案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我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你看看有没有印象?”

    白千赤把箭头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眯起眼睛若有所思般。我立即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他什么都没说,而是把箭头收进了怀里。

    “你把这箭头收了,等鬼差他们来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可怎么办?”我又问。

    白千赤说:“他们找不到亡魂自然知道是出了差错,肯定不会在此逗留太久。我们也赶紧回到车上去,再不往前赶,或许就要到天黑了。”

    刚刚下过一场雨,如今的天空澄澈地分外明亮。但日头已经开始往西边偏去,这路上发生的怪事有这么多,的确是趁早赶路才好。

    我们俩又重新回到车上,粗略地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和高莹父母解释了一下。他们二老虽然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但出门前我也和他们交代过可能会遇到类似这样的怪事,让他们有了些心理准备,所以他们也并没有反应太激烈。

    白千赤继续把车子往前开,我和高莹父母三个人就坐在驾驶位后一排。这一次,我们谁也不敢打瞌睡,生怕还会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意外。

    车子开了很久,这片林子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眼看油盘显示车上的油就要没了。

    这时,我往车外瞟了一眼,立即让白千赤停车。

    他愣了一下,踩了个急刹,疑惑地转向为我问:“怎么了?”

    我指着路一旁的一棵树下,有些害怕地说:“你看那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