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4章 误中尸毒

    我指着的位置上,有一把扫帚被随意丢弃在一旁。而这把扫帚,正好就是我刚刚和烧死鬼抢夺的那把。刚刚我下车的时候,它是落在车旁,后来被我捡起。而后白千赤又将我掠到树上,所以那把东西才会掉在那里。

    看着那把扫帚,似乎有一阵阴风从我背后冉冉而起,吹得我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

    白千赤盯着那把扫把,额头上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阴着脸,对我们三个说:“我下去看看,你们三个留在车上,哪里也不要去!”

    我拦住了他,说:“不行,要去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让伯父伯母留在车上就好了。”

    白千赤看了我一眼,说:“你去只会拖我后腿而已。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你在我身边,我不仅要打斗,还要保护你。”

    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抓着衣袖盯着他不放。

    我知道他说的没错,有我在的确会拖后腿,可是直觉告诉我,我一定要跟着他,不能让他就这么自己下去了。

    白千赤看我这么坚持,也没办法,只能同意带着我一起去。下车前他千叮咛万嘱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躲在他的身后,他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我的。

    我当然是口头答应了他的话,只不过情急之下,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所以也只能视情况而定。

    下车前,我搜刮了公交车上仅剩的三瓶矿泉水。还好保质期没有过,看来这辆车才出事没多久。我把三瓶矿泉水分了两瓶给高莹父母,自己拿了一瓶。然后还把带来的所有压缩饼干都给了他们。他们俩不愿意都拿完,我只好拿了一包小的带在身边。还好我出门前多留了个心眼,带了些可以充饥的东西,否则早上到现在就随便吃了点粥,早就要饿垮掉了。

    做好这些准备,叮嘱了好几次高莹父母千万不要下车后,我们才离开公交车。白千赤特意设了一个结界将公交车隐匿起来,除非是道行高深的阴人亦或是阴力强盛的鬼,否则是发现不了他们的。

    我们走到被我丢弃的扫帚边。我把它捡起问白千赤:“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你开了这么久的车,弯弯绕绕还是回到了这里。”我顿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地问:“我们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我想了一下,觉得不对,他就是鬼,难道遇到鬼打墙,他就一点也察觉不到?

    白千赤皱着眉头不说话。

    我猜他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怪事,我也不好打扰他的思绪,只好默默地跟着他。

    我们就绕着车子停放的位置随意走了几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情况。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得让我觉得诡异。一般这样的山间小路,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孤坟,有孤坟的地方必定就会有阴气,但是这里没有,一丝丝阴气我都没有察觉到。这种感觉很可怕,就像是我被独自置身于冰冷孤寂的小岛一样,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更加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对于未知的恐惧让我感到不安,下意识地抓住白千赤的手。

    他的手忽然抖了一下,立即回头望向我,皱着眉头说:“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和冰块似的?”

    我不明白他说什么,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整只右手像是被浸泡在墨水中一般,乌黑蹭亮。

    刚刚我一只没感觉到自己的手到底有哪里不对,被他这么一提醒,我忽然觉得整只手都发麻发僵,连知觉都快没有了。用左手轻轻一碰,立即缩了回来。

    好冷,我的右手真的好冷。不是那种像是被放进冰块里的冷,而是它似乎本来就是一块冰块。

    白千赤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担心又着急,眼神里似乎还有些我一时间不能明白的情愫在。

    他一把将我抱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将我抱回车上。

    我们一上车,高莹父母便迎了上来。

    “小白,你们找到什么线索了吗?”伯母说。而后她看到我被抱在怀中又立即补了一句,问:“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眉眉被你抱着了?”

    白千赤没有回应她,而是直接把我放在了车上的走道上。“嘶啦”一声将我右手手臂上的衣服全都扯开。

    我只觉得右手手臂上凉飕飕的,歪头一看,整只手臂都是黑色的。

    伯母看到我的手后不禁捂住嘴惊讶地盯着我,担忧地问:“小白,眉眉这是怎么了?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白千赤僵着脸,压着嗓音说:“她中了尸毒,估计是刚刚被咬的时候中的。”说完,他脸上闪过了一丝懊悔,“对不起,眉眉。我刚刚应该早点把车停下来,让我去对付那群东西,你就不会被咬,更加不会中了尸毒了。”

    “说什么呢?是我自己不小心被咬了,怎么能怪你呢?而且我只是这只手有点冰,它还是能动的呀!”说着,我就想要抬起手去摸白千赤的脸。谁知道,我的手竟然一点力气也提不上来。

    我不相信,刚刚我的右手还能活动自如,怎么就短短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连力气都使不上了。我再次尝试抬手,就要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别说是抬起手臂,连我的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的。

    我终于慌了,脑海里幻想了无数种可能,我所能预想到的结果无非就是失去一条手臂。但接下来白千赤说的话,彻底把我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眉眉,你听我说......”他的脸色很难看,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微弱了很多,语调也那么的不自然,“你中的尸毒,会慢慢入侵五脏六腑,然后你全身都会变得僵硬,冰冷,最后缓慢而又痛苦的死去。”

    脑袋“嗡”的一声响,最后大脑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真的很怀疑白千赤和我说的这些是不是故意说来吓唬我的。我只不过是被那只烧死鬼咬了一口,就会缓慢而又痛苦的死去?就算被狗咬了还有疫苗可以打,我怎么就没得救了?

    “小白,你不是很厉害吗?眉眉出事,你不可能一点办法都没有吧?你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事啊!”伯母着急地在一旁说。

    白千赤心里也着急,所有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我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个办法太冒险......”

    “难道就这么让眉眉干等着?”伯父问。

    白千赤心里的焦灼并不比高莹父母轻多少,但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真的尝试了那个办法,成功的几率不到一成。

    我的右半边身子逐渐开始没有知觉,就连右边的眼睛都无法自如的睁闭。我以为之前的每一次遇到危险都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但直到我看到白千赤无能为力的样子,我才真正地意识到,这一次,我是真的要死了。

    可是我不甘心,我不过是被它咬了这么一口,怎么就要死了呢?我小时候不是没被鬼咬过,当时还咬下了好大一块肉,不也没事吗?

    脑子突然感到一阵刺痛,忽然回忆里有些什么早就已经忘记了的东西突然从脑内深处破土而出。

    我想起来了,这辈子我都不愿意想起的过往。

    那年我不到四岁,初生牛犊不怕虎,跟着安姚和街子上的一群小伙伴跑到乱葬岗去玩。结果那日正好是阴月阴日鬼气旺盛的一天。我们这么一群水灵灵的小孩正是鬼怪们最喜欢的补品。

    当时我的年纪比那群孩子都要小上一两岁,他们都不愿意带着我,但我年纪小,又没人带着,安姚只能不情不愿地带着我。到了乱葬岗之后,她就彻底把我丢下,跟着那群大孩子去玩了。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乱葬岗中走着,在一处孤坟边遇到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

    他是一个小男孩,大概也就比我高处半个头,手上拿着一大只鸡腿,吃得满脸是油。见到我的时候,他还特别趾高气昂地问我:“你是哪来的?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

    我当时心想,我还没见过你呢!便大声吼了他一句:“你又是哪里来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他估计是没见过我这么野蛮的小丫头,当时就被我吓愣住了,咬着鸡腿的牙齿迟迟不下嘴,过了半分钟他才反应过来,把还沾着他口水鸡腿递了过来说:“我叫程瑞恒,小名叫做大壮,是新搬来这条街上的。刚刚我走得慢,没追上他们,怎么,你也是跟着他们来的?”

    我推开他的鸡腿,说:“我才不是跟着他们来的,我就是和他们一起来的。”

    大壮不信,嘲笑道:“他们都是大孩子,就你这个小不点,他们愿意带着?”

    我一生气,踮着脚瞪着他说:“你还别不信,等一下我们找到他们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我们两个小娃娃,一个不到四岁,一个刚满四岁,就在乱葬岗里乱跑。也不记得跑了多久,天都已经黑完了,整片乱葬岗都听不到一个小孩的声音,只剩下低飞的乌鸦,凄凉地在我们头上哀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