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5章 割肉治病

    年幼的我开始害怕了,不肯再往前走,哭闹着要回家。大壮却执意要找到那群大孩子,还嘲笑我不跟着去就是撒谎,说我是撒谎精,以后会像匹诺曹一样长出长长的鼻子。

    反骨一旦长了出来,就不会去畏惧这个世界潜藏的恐怖。又或许是因为自己根本没有了解即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总之,我跟着大壮往前走了。

    忽然,寂静的乱葬岗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哭喊。

    我随即回头,看到和我一起来的那群大孩子疯狂地向我们跑来。而在他们身后紧紧地跟着一个巨大的怪物。

    说这个怪物巨大,其实也就是比一般的成年人高出一个半个头这么多,但是在四岁的我看来真的可以算得上是巨大了。它的右下半身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没有了,只剩下左腿不停地蹦达着,它的头也并不是完好的,在脖子出有一道巨大的伤痕,脑袋半耷拉着,里面的脓血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诡异的光。

    我们那群小孩哪里见过这么可怕的东西,第一反应当然是跑。只是那怪物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它只有一条腿,跑得也比我们想象中得要快许多。

    眼看那东西就要追上年纪最小的我。这时,大壮猛地一推我,我当时一个没站稳,随即摔了一个踉跄。安姚看见我被摔在地上,着急地向我跑来,但那怪物已经追到了我们的面前。

    趴在地上的我,看着瘦小的安姚对着大壮狠狠地踢了一脚。大壮当下就和那怪物撞了个满怀。

    安姚没有过多犹豫,拉起我就跑。我跑了几步,心里觉得不安,回头一看,大壮的身子已经被那个怪物吃掉一半,他的内脏和肠子被怪物全都扯了出来,洒落了一地。冰冷的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晚风冷得刺骨。大壮看着我的那个眼神,懊悔而又绝望,我现在想起还会不自觉地心颤。

    当时我怕极了,但看到大壮鲜血淋漓的样子心里又难受的很。猛地甩开安姚的手就往回跑,她不停地在我身后呼唤着我的名字,让我不要往回跑。我只想着要救大壮,没有多想别的东西。当我跑到怪物面前的时候,他伸手轻轻地就将我提起,尖利的獠牙对着我的脖子就要咬下去。

    惊险万分的时候,小叔突然出现,一道黄符逼退了那怪物。但我的肩膀还是被咬下了一大块肉,当场就昏迷不醒。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了,大壮的事情再也没人提起,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出现过一样。我们当时玩耍的乱葬岗也被封了起来,任何人不允许进入。最奇怪的就是我的肩膀完好无损,甚至连一块疤痕都没有留下。所有人都对那天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以至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以为那不过是我的一场噩梦,根本没有发生过那样恐怖的事情。

    直到我醒来后的第三天,我在家中地窖发现了妈妈说出了远门的爸爸。他的大腿上缺了一大块肉,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往自己的伤口上撒下白色的粉末。这一幕对我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我大叫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在昏迷中隐约间听到了爸妈的对话。

    “我不是让你看好眉眉吗?她怎么进来的!”

    “我就是去干了点活,谁知道她怎么就进来了。”

    “你说她要是知道自己是吃了爸爸的肉才活下来的,心里能好受吗?”

    “孩他爸,我知道你是为了眉眉好,但这件事能瞒得了多久。你这条腿,割了这么大块肉给孩子,要是治不好,以后可就没了条腿啊!”

    “废什么话!你这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孩子才多大,要是没了命可怎么办?我不过是缺了条腿,以后安个假肢继续活着。再说了,现在也不确定这腿它就好不了,你着急什么!赶紧把孩子带回去。”

    ......

    想到这里,我的心脏仿佛是被一条电鳗钻了进去一般难受,那条电鳗不断地在我的心脏里游`走,然后不断地放电,我的心脏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承受电鳗的刺激。

    “千赤,不要......”我用仅剩还能使唤的左手抓住白千赤的肩膀,勉强地扭`动自己的脖子,挣扎地说:“不要救我,我不要吃你的肉。”

    我的话一出,高莹父母顿时愣住了,迷茫地看着白千赤。

    白千赤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神色。

    看来一切和我想得差不多,中了尸毒,就只能吃人肉解毒,虽然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正确的解毒步骤,但是我能够肯定肉是一定要吃的。如今这里只有我们四个,高莹父母对于我不过是亲友,算不上什么可以豁出性命的人,而且就算他们肯,我也是不愿意的。那就只有白千赤了,他虽然算不上真的人,但僵尸的体质有那么一部分和人类还是相似的,所以原则上吃他的肉还是可行的。

    可是在我的记忆中,爸爸的大腿上缺了三分之一的肉,虽然我不记得后面他是怎么复原的,但当时的记忆一旦想起,就像是刻画一样,无论怎么样也抹不去。那情景实在是太可怕了,虽然我怕死,但是我也不愿意白千赤为我付出这么惨烈的代价。他的身子本来就已经很虚弱了,若是再给我割肉,我怕他会撑不住。

    我见他不说话,再次开口道:“白千赤,你不要救我听到没有!”我的右脸已经完全僵硬了,说话的时候口水止不住地从右边嘴角流下来。

    就算没有镜子,我光凭自己想象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狼狈。一定丑死了,白千赤看到我这个样子应该就会嫌弃我了吧?可能就会觉得救我不值得,放弃算了!

    我的身子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越来越冰冷,而且那种冰冷已经开始蔓延到了做左半边身子。

    “白千赤,你靠过来一点,我有话想要对你说。”我提着最后一口气对他说。

    他俯下身子靠近我。

    “白千赤,有些话我一直埋在心里很久了。其实我根本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可以手牵着手让我光明正大告诉全世界的普通人,而不是你这个整天只会打游戏,高冷的闷葫芦!和你成亲完全是因为被逼无奈,既然有了孩子也只能勉强和你过下去。可是现在我就要死了,这些话再不说,我可能就要变成亡魂了。你听好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所以你不用白费力气救活我,就让我成为亡魂吧!到时候,你用你的幽冥蓝火将我灰飞烟灭便可。我们永生永世都不要再相见了。”

    说这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子重重地划拉我的心脏。但是我不能不说,中了尸毒死了的人,死后就会变成我小时候遇见的那种丧尸,到那时候我的魂魄就已经没有了神志,就算是他在我面前,我也只会把他当成果腹的食物罢了。当然,我是不担心他会被我伤到的,毕竟这么低阶的鬼,肯定是伤不了他。我就怕他自己和自己过不去,非要把我带回王府,到时候他堂堂一个千岁爷,带了一个连基本的神志都没有的丧尸回府中当王妃,会被阴间的鬼耻笑成什么样还不知道呢!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游游看见我变成那个样子,我希望我在她心里永远是慈爱的母亲形象。

    话已经说成这样了,我就不相信白千赤心里一点触动都没有非要把我救活?

    泪水一点点地从我的眼角流出,全身有三分之二的部分都动弹不了。没想到分别的这天来得这么快,我总想着我们还有千年万年可以肆意潇洒快活,没想到时间过去得这么快。我终于明白古时候的人为什么都喜欢写一些只争朝夕的句子了。因为他们早就明白了两个人相爱相守的日子不会太过长久,世上之事,永远都是圆满则亏。

    白千赤愣在我面前许久,都没有说话,直到脸上的悲伤完全转化成愤怒,他咬着牙,紧握着拳头,眼神里全是不甘和愤懑,“安眉,我告诉过你,只要你和我白千赤成了亲,你就是我白家的人,生生世世都逃不开!你以为说两句不爱我,就可以逃离我的手掌心吗?你休想!”

    我看着他的脸颊离我原来越近,那双悲伤又恼怒的眼眸闪着晶莹对上了我那双无法眨动的眼睛。我看到了他眼里满布的红血丝,更看到了之前盲僧所说的执念。

    冰凉的唇柔软地覆上我的嘴,更冰凉的液体顺着我的舌尖缓缓地流入我的喉头。

    是血!他在给我喝他的血!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试图挣扎,试图摇头,但一切都不过是白费力气。他紧紧地抱着我的身子,手按着我的头,霸道地想要将我整个身子都揉入他的怀里。

    我清楚地感觉到他冰凉的血液顺着我的喉间慢慢地流向四经八脉,而后直达五脏六腑。分明入喉时是冰凉的,但流入喉间之后竟变得温润,如从山涧中缓缓流下的温泉一般,打通了我被冰冻住的四经八脉。

    身子恢复了知觉,右手上的黑色也完全消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