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7章 无头小孩

    白千赤脸上一丝波澜都没有,板着一张生人勿近的冰山脸对着女鬼。

    “你挡着本王的道了,让开。”他的话里不带一丝的情感,冷得让人发抖。

    女鬼用手轻轻地将自己的发丝勾到而后,露出白嫩的肉来,她身上穿着的红色肚兜,将此刻的她衬托地越发妩媚。

    “讨厌~”女鬼飘到了白千赤的身前,靠在他的胸前,竖起兰花指轻轻地在胸膛上画着圈圈,“你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人家怎么是挡着你的道了呢?明明是你路过人家门前,理应要陪陪人家才算是合乎礼仪。”

    如果现在给我一面镜子,一定能够看到我此刻的脸色是多么的难看,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这么明目张胆地和我抢男人。

    可是她那软糯而又酥人的声音仿佛钻进了我的骨髓一般,让我觉得整个身子像是被撒了化骨绵绵散一般提不起力气。

    连我都受不了她这么露骨的言语,白千赤啊白千赤,身为男子的你真的有把握吗?

    “滚开!”白千赤冷冷地开口。

    女鬼的身子怔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又勾嘴一笑。“真的是想要人家滚开吗?不会是当着夫人的面口是心非吧?”她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全是对我的轻蔑与不屑,随后当着我的面,踮起脚尖轻轻地在白千赤耳边吹了一口香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简直欺人太甚!

    我紧攥着的拳头就要往她那张妖魅的脸上打去时,白千赤大手一挥便将女鬼打在地上。

    “识相地赶紧给本王让开,像你这样不入流的货色,根本入不了本王的眼。”

    摔在地上的女鬼愤懑地盯着白千赤,随后目光对上我,恶狠狠地望着我说:“你说我不入流?那你身边这个干巴巴的女人就比得上我?”

    白千赤冷笑,“本王的女人,岂是你想要相比较就能够与其相比较的?”

    这下女鬼脸上再无刚刚那温婉诱人的表情,换而之的是一副毒辣的狠毒模样,猛然间站起来,张开五爪。

    她的手指瞬间长出了乌黑尖利的指甲,双目通红,就连原本美丽的容貌也换做了一张被烧伤过后布满肉瘤的脸。

    我被她的真面目吓得不轻,拉着伯母的手连连向后退了两步。伯父见势不妙,又连忙站在我么两个身前,说:“我挡在你们前面,有什么事,你么两个就赶紧跑。”

    白千赤头也不回地留下话,“不用担心,她不是我的对手。”

    说着,白千赤便抽出了他的赤龙剑,一个箭步冲上女鬼身前。只见他步如凌波,剑起刀落,女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连连逼退。

    “识相地赶紧滚,否则本王让你魂飞魄散!”白千赤厉声道。

    女鬼的轻纱外衬早已被白千赤的赤龙剑划得七零八碎,就剩一件红色的肚兜勉强挡住她的身子。

    她望了一眼我,一把扯回拦住去路的粉红绸带将自己抱住,再次幻化成狐媚的容貌,不甘心地说:“我还会再回来的,我就不信这世界上有对我不动心的男人!”说完,她便化作一缕轻烟消失了。

    “我们继续赶路吧。”白千赤回过头说。

    伯母不安地看了眼周围,悻悻地问:“那女鬼不会又回来吧?她刚刚......”

    “不会的,伯母您就放心吧!刚刚那女鬼已经被我伤了不少阴气,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回来了。”白千赤安慰道。顿了下,他又开口:“不过这里阴气太重,可能不只一个麻烦,所以我们接下来还是要小心为妙。”

    我点了点头,让伯父伯母和我们走得近一些。继续往前走,就走到了先前在车上看到的那片芦苇地。

    “千赤,你有没有听到有人泼水的声音?”我停下脚步问。

    “大晚上的,怎么会有人泼水,你是不是被刚刚的女鬼吓坏了?”白千赤笑着说。

    “不是不是。是真的有泼水声!”我着急地说。

    “哪里有?”白千赤问。

    我竖起一只手指在嘴边,示意他们都不要说话。

    细微的水声传入我的耳朵,是右边!右边的池塘边!

    我拉着白千赤拨开芦苇地往里走,水声越来越近,白千赤嬉笑的脸上也皱起了两个大疙瘩。

    “眉眉!快看前面。”伯母瑟瑟发抖地拉着我的手说。

    我顺着伯母看向的方向望去,池塘边正蹲着一个小男孩,穿着一件厚实的棉袄,半弯着身子在玩水。

    这大晚上的,谁家父母这么不长心,怎么能让这么小的孩子到处乱跑。在这池塘边玩耍,万一出了什么事,这可怎么是好?

    我当下就像要出把那小孩带回到这边安全的地方,白千赤却拦住了我。

    “别去。”

    “为什么?”我皱着眉头问。

    “你仔细看看那个小孩。”白千赤说。

    这里没了灯光,昏暗的很,我也就看到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好在天空中的乌云散了一大半,隐约地透出了点月光。借着那微弱的月光,我仔细地看了好几眼那小孩,心里陡然一惊。

    这小孩没有头!

    不,比起没有头更让我觉得害怕的是这个孩子把自己的头放在水里洗,然后还不停地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伯父伯母也注意到了这个小孩的不对,连忙扯着我的衣角就想走。

    那小孩不知什么时候注意到了我们,泡在水里的脑袋忽然望向我们四个,一双眼眸子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诡异地笑着。

    “走不走?”我语气发抖地说。

    “可能走不了。”白千赤眼里闪着寒光回头望向那个小孩。

    无头孩不知什么时候从池塘边站了起来,怀抱着他的脑袋,面对着我们。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刚刚被清洗过的脑袋上还粘着一些绿色的浮萍,湿漉漉黏糊糊地巴在头发上。

    他忽然冲我们露出一个笑容,像兔子牙一样的大板牙露在唇下,“你们快来陪我玩,你们快来陪我玩呀!”

    什么?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白千赤眉头一锁,说:“小心!”

    他的话才说完,芦苇两旁立即传出奇怪的响动,像是什么东西拖过泥土地似的细碎的声响。

    我警惕地望向两边。

    突然,两条像是巨蟒一样粗细的藤蔓从芦苇丛窜了出来,紧紧地束缚住我的腰,将我腾空绑起。

    我只觉得失去了中心,等我真的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身子已经离地面有三四米远了。我从小就有点轻微地恐高,这下字突然悬在空中,腿早就已经发软得不行了,只能不停地对白千赤喊着:“救我,千赤!救我!”

    “小屁孩,你赶紧把她放下来,否则我让你魂飞魄散!”白千赤对无头孩说。

    无头孩一点也不怕白千赤的威胁,笑嘻嘻地说:“我不过是想要玩游戏而已,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千赤,救我!”我现在心里除了慌乱再也没有别得其他情愫,就想着他赶紧把我从这个诡异的藤蔓上救下来。

    无头孩忽然将目光投向我,“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姐姐,你愿不愿意陪我玩呀?陪我玩,我就把你放下来。”

    “你想玩什么?”我问。

    我根本不想和这个鬼小孩玩什么破游戏,只是现在摸不清这个无头孩的底细,高莹父母也在一旁,万一打起来,很容易顾此伤彼。不要我没有成功逃脱,两位老人家还受了伤。这下才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无头孩似乎很高兴我问这句话,直观地以为我是愿意和他玩游戏的意思,原地蹦达了几步,说:“姐姐会玩什么?我们就玩什么!”

    没想到这无头孩小小年纪还挺有绅士风度的,还懂得让着女生,想必他生前的家教还是不错的。只可惜小小年纪,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才惨死至此,真是不幸。

    我在脑海里思索了一阵自己到底会玩什么,小时候玩得最多的就是捉迷藏了,可是这地方玩捉迷藏也不好躲呀!再有就是打水漂了。只可惜我手脚不灵活,学了好久也没有学会这么绚丽的游戏,每次就只能眼巴巴地蹲在一旁看着别的小孩打水漂。再有就是过家家什么的很多小孩都会玩的游戏了,不过这些看起来也不是我和他两个就能够玩得起来的。

    不对不对!安眉,你是不是疯了,你竟然真的认真地在思考玩什么?拜托,你现在是人质好不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候,你的心怎么能这么大呢?

    也不知道这个无头孩葫芦里到底再卖什么药,还是小心为妙。

    我思考了老半天,才又开口回答他:“姐姐小时候都是玩洋娃娃的,你有洋娃娃吗?”

    这问题我问的很故意,毕竟这荒郊野外哪里会有什么洋娃娃。除非到前面的镇子上,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两个洋娃娃。

    无头孩果然和我想得一样陷入了沉思,我连忙开口说道:“要是你没有洋娃娃就算了吧?你把姐姐放下来,姐姐去前面的镇上办点事,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一个洋娃娃,然后再来和你玩,你看怎么样?”

    无头孩的眼睛眨巴了两下,说:“不是的姐姐,我不是没有洋娃娃,我只是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什么?我当时就愣住了,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藤蔓拉得太高了,风声迷糊了我的耳朵,他的意思是他有洋娃娃?

    只见无头孩转身走进一旁的池塘里,然后轻轻地将他的脑袋放在岸边,接着纵身一跃跳进了池塘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