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8章 大战蛇女

    我被吓得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没了脑袋在池塘里怎么视物寻物?难道他有特异功能?

    事实证明我的担忧简直是多此一举,他没多久就从池塘里爬了上来,手上还紧握着好几个小娃娃。他抱起自己的头,蹦蹦跳跳地走到我前面,笑嘻嘻地说:“姐姐,姐姐!这两个娃娃是我最好看的娃娃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在上面被冷风吹得晕乎乎的,他手上的娃娃到底长成什么样,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于是我便心生一计,说:“弟弟,姐姐被你的东西困在上面,怎么才能和你玩游戏呢?你快把我放下来好不好?”

    无头孩将自己的头捧起,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说:“姐姐,我没有把你捆起来?”

    我有点懵,强挤出微笑说:“你说什么呢?弟弟。不要再闹了,姐姐可不喜欢调皮的小孩子哦,赶快把姐姐放下来好不好?然后姐姐才能和你一起玩娃娃呀!”

    无头孩急了,脸上露出极力想要辩解的表情来:“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姐姐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没有骗姐姐!妈妈告诉我,骗人的小孩时会鼻子变长长,而且还会被阎王爷抓去吃掉。我没有骗人,我不要被阎王爷吃掉。”

    无头孩急成这个样子,看来真的不是他将我捆起来的,可是,既然不是他,那到底是......

    突然,我的脖子上感到一阵冰凉,我随手挠了几下。忽然间,我的手好像碰到了一条细细软软又冰冰凉的东西。扭头看去,差点没把我吓得丢了魂!

    一个长得很像蛇的女人正对着我的脖子吐舌头。

    我的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长相。分明眼前这个女的上半身就是一个女人,但是她的下半身竟然是蛇,是一条青绿色的巨蟒。

    我突然想起情女幽魂里面的画面,脑袋突然一抽,冷不丁地就冒出一句话:“小青,是你吗?”

    那女的脸色一变,我只觉得困住我的藤蔓更加用力了些,腹腔中的五脏六腑全都被挤压扭曲在了一起。

    蛇女尖声道:“你丫才是小青,你家全家都是小青!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本姑娘,拐弯抹角说我是蛇精,你以为我做鬼就没文化吗?聊斋志异的故事我早百年前就听过了!”

    我被她这高声巨肺吓得够呛,这个鬼也忒凶了,长得倒还人模人样的,骂起人来还真的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她让我仔细看看她,那我便仔细地瞧瞧。一张鹅蛋脸,圆溜溜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身材估计是36、24、36,男人女人都垂涎欲滴的完美身材。接着就是那条蛇尾巴,青绿青绿的,上面还有反光的鳞片。这特么就是小青啊!说她不是小青,那谁是小青。果然艺术是源于生活的,那个写聊斋志异的老头一定是见过了她这样的生物,所以才能写出倩女幽魂这么好的故事。

    蛇女伸手狠狠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你丫想什么想呢?”

    我悻悻地说:“你不是让我好好地看看你吗?我看过了,还是觉得你长得像小青!”

    蛇女顿时脸就黑完了,捆着我的藤蔓瞬间高高飞起,然后急速下坠。眼看着我的身子就要和肥沃的黑土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忽然一道黑影闪过,一个结实的臂膀将我牢牢抱住,紧接着就是一道凌厉的红光晃过我的双眼,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捆住我的藤蔓瞬间散开。

    “眉眉,你没有哪里被伤到了吧?”白千赤将我放到地上,关切地问。

    说真的,这些日子以来,他问我这句话,问得我都要烦死了!为什么每次要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就不能够顺顺利利地让我们做好,总是要出一两个幺蛾子来破坏事情的进展。

    我随意扭了扭身子,除了被藤蔓捆得太紧有些磨破皮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手伤的地方了。再扭头望向那个蛇女,她似乎完全被白千赤刚刚那一击给激怒了,满头的黑发全都飘了起来,露出了一头的小黑蛇。那些小黑蛇似乎就像是长在她头上一样,不断地扭`动,然后吐着红色的蛇信子,不停地发出“滋滋滋”的声响。

    这些年我见过的鬼也算是多了,这么怪异的还真的没多少,这特么竟然不是蛇精?我觉得我的世界观都要被她颠覆了。

    “你这小白脸,竟然敢断了我一条尾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蛇女凶神恶煞地说。

    白千赤冷笑了一声,用手轻轻地抹去她留在赤龙剑上墨绿色的鲜血,开口道:“你又是哪里来的小鬼?竟然不知道本王是谁,连本王的女人都敢动。我看活腻歪了的不是本王,而是你。”

    我轻轻地用手肘撞了一下白千赤,压低声音偷偷地问:“这个满头是蛇的怪物是传说中的小青吗?”

    这蛇女也不知道为什么,耳朵灵得和兔子一样,白千赤还没有回答我,她就先开口说话了。

    “我都说了我不是小青,你要我说多少次!”她的怒火瞬间点燃了整片芦苇地,方圆十米之内全都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白千赤连忙设起结界,将我们四个牢牢围住。一直站在另一旁看热闹的无头孩,“扑通”一声便跳进了池塘里,诡异地笑着。

    “这蛇妖看起来很厉害啊!”我感叹道。

    白千赤小声地在我耳边说:“她可不是什么蛇妖,她也是鬼,不过她这个鬼有点特殊,估计是因为什么机缘巧合才变成今天这半蛇不鬼的样子。”

    “机缘巧合?”我疑惑地问。难不成她遇到了杜美莎,然后一鬼一妖一拍即合,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么想着,我不自觉地就笑了出来。

    蛇女恰好看见这一幕,恼怒地问我:“你又在笑什么?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我抓住白千赤的胳膊,有些害怕地往他身后缩了缩。又故作淡定地回呛蛇女道:“我笑什么,关你这个假小青什么事?你赶紧让开,我们要继续往前走!”

    蛇女怒气冲天地瞪着我,“想走?既然来了,你们就在这里陪着小呆吧!”

    小呆?我愣了一秒。而后眼睛的余光瞟到了在池塘里手舞足蹈的无头孩,看来蛇女口中的“小呆”说的估计就是他了。看他呆呆愣愣的模样,叫这个名字还是挺符合的。

    “呵,笑话。从来都是本王拦住别人的去路,还从未曾听说过有人能够拦住本王的去路的!”说完,白千赤便腾空而起,手握着赤龙剑直指蛇女的心脏。

    蛇女也不甘示弱,一直藏着的九条尾巴全都露了出来,但现在只剩下八条尾巴可以用了,还有一条尾巴在刚刚已经被白千赤一刀砍断。

    “小白脸,我今天就让你用命去祭奠我的尾巴!”说着,蛇女的八条尾巴齐齐飞出,当下便把白千赤牢牢困住。

    伯母担心地看着他们两个,紧抓着我的胳膊问:“眉眉,小白他不会有事吧?”

    “别乱说话。”伯父在一旁开口道。

    伯母悻悻地看了一眼黑着脸的伯父,再也不敢在开口,只能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继续看着上空。

    此刻的白千赤被蛇女牢牢困住,我的心已经被提到了嗓子眼,脑海里无数次设想着要是他输了该怎么办?想是这么想,但我更加相信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输给这么一个怪物的人。

    果不其然,只见一道红光从白千赤身上射出,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叫喊,随后我便看到蛇女的八条尾巴断成了一节节,散落在不同的位置。

    白千赤厌恶地将不小心飞溅到身上的绿色血液抹去,嗤笑道:“怎么,还不给本王滚开,是想让本王把你捉回去,炖龙虎斗给我的小娘娘补身子吗?”

    蛇女看了一眼自己被齐齐断掉的尾巴,脸上满是不甘,但却敢怒不敢言,什么话都没说便化作一缕轻烟溜走了。

    她走后,我正想找那无头孩,只看到池面上冒出几个小水泡,那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溜走了。

    “没事了,放心吧!”白千赤解开结界对我们说道。

    伯母长吁了一口气,手还是一颤一颤地,脸色惨白地说:“刚刚真是吓死我了,那小孩,还有那个怪物。还好有你们两个在,要不然我们两个老身子骨,早就变成它们的下酒菜了。”

    这一路上遇到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直觉告诉我,再这么走下去,遇到的怪事还会更多。我想了一下,觉得这样不好,如果是我和白千赤两个,遇到什么事情还好应付,可是现在还带着高莹父母,如果再遇到什么麻烦,危险系数就更大了些。于是我便开口道:“伯父伯母,有些事情我思前想后还是要和你们说。之前莹莹被千年女尸附身的时候你们也了解了一些关于鬼怪的事情,只是天下之大,鬼多如牛毛。有像千赤这样的好鬼,自然也有像刚刚那样无理取闹的鬼,当然也会有恶鬼。我不知道我们往下走还会遇到什么事情,再往前就是镇上了,如果你们害怕,等天亮你们就坐大巴离开吧!”我顿了一下,接着说:“你们二老放心,莹莹阴婚的事情我和千赤一定会负责到底的,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俩就交给我们就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