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9章 人肉烧烤

    伯父伯母两个犹豫不决,你看看我,我望望你,一时半会儿似乎也得不出结论的样子。

    “伯父伯母,你们一时间做不了决定没关系,我们先到前面的镇子上找一家店住下。你们两个仔细思考一个晚上,明天一早我们再做决定。”我说。

    白千赤也在一旁附和道:“您二老不用着急,慢慢想也可以。这地方阴气太重,诡异的很,我们还是赶紧往前赶的好。”

    刚要转身,伯母便抓住了我的胳膊,用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我说:“眉眉,不用想了,这一趟就算死,我们两个也是要亲自走一趟的。莹莹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她无故惨死,如果给她配阴亲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两个做父母的都不亲自去帮她看着,那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她?”

    伯父点了点头,接着说:“本来这件事情麻烦你们两个小辈,我们两个身为长辈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如果再不亲力亲为,什么事都让你们两个去做,那实在是太不合乎礼仪了。”

    见他们两个这么坚定地要亲自走一趟,我也不好再劝说他们。反正白千赤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就算真的遇到了什么怪事,估计也坏不了什么事。

    这么决定后,我们一行四个便接着往镇子上走。出乎意料地是,这一路竟然再也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一直到我们进了镇子上,连一个孤魂我都没有见到过。

    难不成是我刚刚说的那些话被上天听到了?所以决定让我们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顺顺利利?

    这个镇子看着比白旗镇还要穷,街道都是水泥混着泥土铺成的,一条路有好几处坑坑洼洼。垃圾什么的也是乱丢,随处可见的塑料包装袋。估计是夜深了的原因,整条街都关门闭户,连灯都不开一盏。还好这镇上的路灯还算是明亮,没有刚刚我们走过的那条乡村小路这么昏暗,否则真是要吓死人。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吧,我便再也没有耐心了,停在一边再也不肯往前挪动。我还以为进了镇子就能找到一间旅店,不要求多高大上,只要有一铺床给我躺着便好。可是都走了这么久了,我特么连一家买宵夜的都没有看到,更别说是旅店了!这个镇上的人真的好奇怪,他们都没有夜生活的吗?在21世纪的今天,竟然还有人没有夜生活。我的天,他们的生活该是多么枯燥而又乏味。正常人的夜生活,哪怕不去夜店这种风花雪月灯红酒绿的地方,怎么也得撸个串什么的吧?这这这......这里特么是个什么鬼地方?

    唉,好吧!其实是我饿了。我真的好饿,下午吃的那块压缩饼干,又硬味道又难吃,要不是为了顶饱,我真的不想折磨自己,把这样的垃圾往自己的嘴里塞。

    “再走几步吧!要不我背着你走。你看现在这里,一条街空荡荡,你就呆在这?”白千赤劝说道。

    我看了眼四周围,无奈地起身来,正准备要走,我那天生的狗鼻子却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是烧烤,一定是烤肉的香味!腌好五花肉被串在竹签上边然后被放在火架子上面烤,高温让五花肉上面的肥肉发出“滋滋滋”的声响,然后再往上面刷蜜汁、孜然粉、烧烤粉、花椒粉,最后放在嘴边大口咬下去。外焦里嫩的五花肉立即在口中化开,那股香味随即涌上你的天灵盖,忍不住一大口把全部五花肉都吃进嘴里。美味!想想都流口水啊!

    我已经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顺着那香味一直往前走,然后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那里面竟然别有洞天,是一条夜市街!

    “天啊!谢谢你的垂怜,我真的万分感谢你!我早就饿到前胸贴后背了。”我拉着白千赤就开始往前走,看到一家烤肉摊子便坐了下来,菜单都懒得看便开口道:“老板,这里来三十串牛肉、三十串五花肉、十串鸡翅膀,再来三瓶罐装王老吉!”

    烧烤摊子的老板身材很健硕,头发是自然卷,偏棕色,眼睛很深邃,看着有点像新疆人,但又不太像。他一开口,便是纯正的东北腔,“好嘞,您稍等!”

    很快我点的东西就端了上来,招呼了高莹父母几句便开始猛吃了起来。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在凉爽的秋夜里撸串更舒爽的事情了。酒足饭饱之后,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开口问老板:“大哥,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可以住宿的旅馆吗?”

    烧烤摊老板随手用围裙擦了下手,热情地说:“几位要住宿是吧?要住宿在我这儿住啊!还到处走干哈?”

    我刚刚净顾着吃了,都没注意到这烧烤摊后面就是一间旅店。我望了眼白千赤,说:“要不今晚我们四个就住这了?”

    高莹父母没什么意见,白千赤这个喜欢豪华酒店的鬼碰上了这么偏僻的乡镇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同意了。

    这家旅店是用自家楼房改造成的,一共也就八间房间。我们选了在三楼的两间,对门的,有什么事情也好照应着点,而且在三楼也没那么吵。

    这旅店看着是挺小的,但里面的东西还算是齐全。大床是标配这就不用说了,还有一台42寸的高清电视机,wifi覆盖,24小时热水。对于这么破的乡镇有这么好的齐全的设备的旅店,我已经很满意了。

    我的手机已经没电大半天了,虽然应该不会有人找我,但还是要充电,这样明天才好联系那个造梦者。于是我边借了老板的充电器充电,我去洗个热水澡。等我出来的时候,白千赤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折腾了一整天,我也累的很,整副身子骨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躺下正准备睡的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我拿起手机一看,是造梦者发来的消息。

    他问,你们怎么还不来?我哥准备就要下葬了。

    我连忙回他消息说,我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不到一秒,消息便回了过来。只有一个字,快。

    快?快什么?让我们快点过去?这人还真是奇怪,又不肯告诉我们他的具体地址,又要我们快点过去。那我们到了之后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呢?难不成到了村子上之后满村子地找人问,谁家死了个二十多岁的男人?

    不管了,这事情等到明天再说,现在还是先好好休息。

    我盖上被子靠在白千赤身边便睡了过去。

    模糊中我似乎听到了磨刀的声音,不是那种水果刀,而是以前还在白旗镇的时候,每逢过年过节都会拿出来的那种宰牛刀。

    这声音我记得很清楚,是绝对不会记错的。在我三岁那一年,家里那头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黄牛终于干不动活了,家里人就商量着把它宰了,请街上的街坊邻居都吃上一天,然后再去买新的耕牛回来。老黄牛是我出生以来就在家里的,从我会走路起,它就驮着我走过许多乡间小路,要杀了它,我自然是不愿意的。只是一个三岁的幼儿,无论怎么哭闹都是改变不了大人的决定。再说了,任凭哪一家农户都不可能养着一头无用的老黄牛,等待它的命运就只有死。

    那天,妈妈怕我伤心,故意带我出门买糖吃。等我回到家的时候,老黄牛的脑袋已经被砍了下来,那一双大牛眼直勾勾地看着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不救它?而在它旁边的二叔和爸爸磨着两把大刀,那“嚯嚯”的磨刀声至今是我挥之不去的恐怖回忆。

    睡梦中的我,陡然一惊,睁开眼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铁笼子中只有我一个人,在笼子角落放着一个大盆子,里面还有一些发臭的潲水,另一边则放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尿壶的东西。两种味道夹杂在一起,简直堪比生化危机。

    我看向笼子外,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四周密不透光,只有一盏橘黄色的灯勉强照明。

    磨刀的声音停止了。

    “醒了?”烧烤摊老板笑着走到笼子前,用围裙随便擦了擦他手上的肉刀。

    我望向他身后的案台,心脏一紧。那上面竟然放着一个人大腿和一只人手胳膊。眼前忽然就出现了电影镜头里的那种人肉摊子,脑子开始高速运转。昨晚突然出现的那条小巷子?莫非是......

    “你不是人!”我惊骇地说。

    烧烤摊老板脸上依旧是昨夜面对我们时那种憨厚的表情,“咋这么说话呢?大妹子。你这话说的虽然是事实,但是听起来不咋好听。这话呢,应该这么说。我就是这鬼夜市中人称帅气潇洒风流倜傥的伍大哥!不过我可不是姓伍,而是我在家排行第五。”

    我眼前划过一道黑线。真不知道这两天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遇到的全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鬼,废话一大堆!

    “伍大哥是吗?你把我关在这个破笼子里想要做什么?”我问。

    “大妹子,你说你问这个问题,让大哥我咋回答呢?俺这个人是最不爱说谎话的,但是这话呢,要是明明白白告诉你了,对你也不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