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30章 身陷险境

    “你不会想把我吃了吧?”我也不知道自己脑子在想什么,脑袋一抽就问出了这么傻的问题。

    伍大哥眯着眼一笑,说:“我说你这大妹子咋这么机灵呢?不过啊,有一点你没有说对,俺不是想吃了你,俺是想把你做成烤串。你不知道,这人肉烤串,可比猪啊、牛啊、羊啊什么的劲道多了。特别是人的大腿肉,那叫一个美味,多少回头客来找我吃。”

    我听完他说的话,想起昨晚吃的那一大盆烤肉,胃里一阵翻涌。

    “你这鬼是不是变`态,你知道我是人,还要给我吃人肉。我昨晚点的分明不是人肉,你这是欺骗消费者!”我抓着铁笼子大喊道。

    伍大哥收起了他那憨厚的笑容,冷着一张脸说:“我什么时候欺骗消费者了?我那菜单上分明就没写着有牛羊肉,而且你自己不也吃得很开心吗?”

    “我我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恨只恨自己贪嘴,否则也不会遇上这种事情。不过昨夜我分明是和白千赤一起睡的,怎么我被抓了,他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吗?还是说,他也出什么事了?我连忙开口问道:“你把跟着我来的那三个怎么样了?”

    伍大哥冷笑,“俺真是不明白你们这些活着的人,为什么死到临头还要关心别人的死活?”他侧过身子,指了指身后的案板,笑着说:“呐,这就是跟着你一起来的那两个人,只可惜,他们都已经变成我的烤串了。至于另外一个鬼......”

    “他怎么了?”我着急地问。

    伍大哥仰起头“哈哈”地笑了起来,而后诡谲地望着我说:“我说他被我打伤自己一个人逃命了,你会怎么样?会不会特别伤心,特别难过?那你哭出来,赶紧大声哭出来。”他弯着要,瞪大着双眼,面容扭曲地看着我说:“大妹子,你知道什么样的人肉最好吃吗?最上乘的就是婴儿的肉,肉质鲜美,入口即化。再者就是和你一般大的少女,正值花一般的年纪,肉质Q弹爽滑,当然年轻的男性肉也是不错的,就是有点难嚼。最差的当然就是老人的肉,一股子老人臊气不说,肉还塞牙。不过俺是一个有品味的美食家,当然不是和别人一样,随便按照年纪就划分肉质的鲜美。我最爱吃的,就是那些情绪激动,浑身的肉都紧绷绷的少女的肉。所以大妹子你尽情地哭,尽情地喊,一直到你没有力气了,我就会一片一片地把你的肉割下来,串到我的烤串去。”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被他这一番话激起了,头皮一阵发麻,手脚也不自觉地抖动。他刚刚说白千赤被他打伤逃跑了,是真的吗?

    此刻我的大脑乱得很,就像是有一只小猫在我的大脑里把好几团毛线球给弄乱了一样,怎么也理不清楚。要是白千赤真的出事了,那我该怎么办?还有高莹父母......

    我真是想抽自己俩大耳光子,昨晚为什么要吃什么狗屁烧烤,忍一忍找一家正规的旅店住下来,说不定现在我们就已经找到造梦者了。

    伍大哥见我毫无反应的样子,从外面伸进一只手来死死地抓住我的脖子,面目狰狞地对我说:“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说跟你一起来的那两个老东西被我吃了,还有你的那个小白脸鬼,也被我打伤了。你倒是有点反应啊!给我挤出一点泪水来,不要像假人一样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

    我的脖子被他紧紧地抓着,一点儿空气也进不到肺腔里,浑身的力气都快要消失了。说真的,我其实真的要崩溃了,如果事实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那我除了“死”估计就再也没有别的生路了。只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连阎王都打不过白千赤,更何况只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屠宰户,他一定是骗我的。

    我拼尽了力气,瞪大着双眼对他说:“你休想骗我,他们根本一点事情也没出。那案台上的也根本不是和我一起来的人,你以为随便找条人的胳膊和大腿就能够把我逼崩溃?那你还真是痴心妄想!我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把我骗到这里来,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过不了多久我的同伴就会来救我。到时候,就要轮到你哭着求饶了!”

    伍大哥的身子震了一下,眼神里闪过一丝错愕,冷笑着说:“就算你看出来是我骗你又怎么样?这地方除了我,根本没人知道,你就乖乖地变成我的烤肉串吧!”

    说着,他便狠狠地将我甩到一边去。“哐当”一声响,我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铁笼子的栏杆上。我真的是要痛死了,脑袋还晕乎乎地,眼前的景象还出现了重影。我真的好想哭,就快要忍不住了。可是我知道,现在我还不能哭。白千赤还没有找到这里,我要是自己先垮掉,可能就等不到白千赤来救我了。一定要忍着,相信他一定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把我就出去。

    伍大哥把我丢在一边后就再也没有再搭理我,而是走到一旁开始烧开水。那个锅很大一个,应该可以把我整一个放进去炖。但是我想,他应该是想用那些开水帮我剥皮,因为在墙的另一边挂着好几张风干了的人皮。看到那人皮,我忽然一怔,高莹会不会也是遇到了像他这样的鬼?

    “喂,你杀人都只是为了吃肉吗?”我问道。

    伍大哥回头望了我一眼,说:“当然,难道你宰牛宰羊不是为了吃?”

    我盯着那些人皮观察了很久。从那些人皮上看,他应该是没有说谎。伍大哥是一个精致的美食家,却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那些挂在墙壁上的人皮,无论是从切口还是从皮肉剥离的程度上看,都可以说是粗糙,和高莹的尸体呈现的完美度来看,根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看来,杀害高莹的凶手,最值得怀疑的还是杰克。

    不过现在最应该思考的问题根本不是伍大哥是不是杀害高莹的凶手,而是我该怎么逃出去啊!这地方只有一道门,而且钥匙还在他的身上。而我现在还被关在这个笼子里,别说逃跑,就连站起来舒展舒展筋骨都做不到。

    大锅里的水彻底烧开了,伍大哥看着我的眼神,像极了小时候宰牛的时候,爸爸和二叔对着老黄牛的眼神,充满了血腥和杀戮。

    他好像一点也不怕烫,直接就抱起了那一大锅滚`烫的开水。虽然这个屋子的灯光非常的昏暗,但是我依然清楚地看到了大锅里沸腾的气泡和蒸腾而起的水汽。

    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那一锅开水往我这里抱过来?

    我脑子里陡然出现了杀鸡的画面。一般人杀鸡,都是先烧好一锅开水,再把鸡割喉放血,而后把半死不活的鸡放到开水中烫上几分钟,等到鸡皮都烫熟了,用手轻轻一推,鸡毛便立即被去光了。

    可是我也不是鸡啊!他难道想要活活烫死我吗?

    伍大哥一步一步地走近,我仿佛是看到了死神在向我前进。在他快要走到我的面前时,微微地举高他手上那锅开水,眼看着那锅里面的开水就要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和我的身子来一个亲密的接触时,一道红色的亮光闪过我的双眸,紧接着那原本该泼到我身上的热水全都泼到了伍大哥的身上。

    “哐当”一声,困住我的铁笼子随即被劈成两半。

    “千赤,你总算来了!”我激动地看着他,想要站起来,可惜刚刚困在笼子里实在是太久了,脚都已经麻痹了。

    白千赤见状,话不多说,直接将我扶起揽在怀中,而后眼神肃杀地望向伍大哥,说:“好你这一个贪吃鬼,没想到主意打到了本王女人的头上。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在太岁头上动土是什么样的下场。”

    他不等伍大哥开口,便高举赤龙剑,凌空一劈。只见赤龙剑寒光一闪,站在我们面前的伍大哥立即被劈成了两半。

    我当时就被吓蒙了,在伍大哥的肚子上藏着七八张大嘴,每一个都长得大大的,就像在等吃的雏鸟一般。

    “这这这......”我懵得有点语无伦次,抓着白千赤的手臂磕磕巴巴地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白千赤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立即解释道:“这个鬼就是民间常说的贪吃鬼,生前就是犯了偷吃的罪,所以才被判官判他身上长着八张大嘴,每天都要不停地吃,不停地吃。不过他为什么能够从地府中溜出来,这还真是想不通。”

    “想不通就别想了,那现在伯父伯母呢?”我问。

    “放心,他们两个都没事。我察觉不对的时候就已经带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去了,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能破了我的结界将你带走。这次的事情还是真的要怪我,明明知道他不是人,还同意住在这里,只能说我太自负,太相信自己的能力了。以后还是要谨慎为上。”

    这件事明明就是我贪吃惹的祸,但白千赤还是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这让我更加自责了。只是这种话我只好埋在心里,要是说出口,我们两个又会争论不休,没个结果。

    等我们和高莹父母回合的时候,天已经灰蒙蒙亮了。好在这镇子上能够收到信号,我们为了避免再发生昨天的事情,一致决定直接走路过去。从地图上看,从镇子上再到金海新村,左右也不过是要走一个多小时,虽然是累了点,但也好过在遇上什么鬼车之类的东西吧。

    于是,我们便在镇上随便吃了一顿早餐,再买上几瓶水就开始上路了。这个镇子不算大,我们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走出了镇中心,除了随处可见的牛羊粪便,就只有零星两个农民在田里干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