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31章 鬼农院

    又走了没多远路,白千赤忽然停住了,脸色凝重地看着我们说:“小心,有东西跟着我们。”

    “有东西跟着我们?什么东西。”我问。

    这一路上遇到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我真的变得有些一惊一乍,白千赤这么一说后我就开始扫视我们周围。

    这一片都是很普通的山间小路,两旁都是种了东西的农作物。种的东西也都很常见,都是些甘蔗和苞谷之类的。虽然现在天已经亮得差不多了,按理说不会有什么脏东西这么嚣张,青天百日地就冒出来吓人。但是一想到昨天遇到的那辆鬼车,那一车子的鬼,都和活人一样,一点也不害怕阳光,再加上我昨天被咬了那一口,差点一命呜呼,还是不免的有些心惊胆颤。

    “不知道,我只是感觉到有东西一直跟着我们,跟了一路了都。而且,很熟悉,很诡异。”白千赤说。

    我被他这番话弄得有些蒙圈了,什么叫做很熟悉又很诡异?他很少会说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除非,他自己也不清楚跟着我们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伯父伯母脸色非常不好,一阵青一阵紫地。伯母抓着我的手说:“眉眉,小白既然觉得不对劲,那我们就赶紧往前走吧!到人多的地方去,阳气重,指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多脏东西了。”

    我觉得这话说的很对,便和白千赤说,我们赶紧往前赶路。而且那个造梦者也在信息上面说让我们赶快,我估计着应该是农村的风俗习惯和城里的不一样,他们都等着配阴婚才下葬,我们这么迟迟未到,估计是耽搁了不少功夫。只不过,这造梦者,说话之说一半,要去找到他,说不定也会耽搁一些时间,这也不能完全怪我们。

    我们一行四个继续跟着导航往前走,却不知怎么回事,被带进了一条死路里。我站在一个大池塘边,生气地咒骂着地图的开发人员:“这什么破地图,最近的路就是把我带到这里!还好我没有一直低着头看手机的习惯,否则不久被你带沟里去了!”

    白千赤看了一眼四周,一把夺过我的手机,“扑通”一声丢进水里。

    “白千赤,你干嘛呢?你是不是疯了,这手机用了才多久?不到两个月吧!你好端端地就把它丢了做什么!你现在还真以为自己是土大款,大土豪,有钱没地方花是不是?如果真的是,那你就给我买那个啥,最新出的那款苹果8。真是,一年到头,我的手机没一个长命的!最关键的是,你把我的手机丢了,我要怎么和造梦者联系?你说啊!”

    白千赤从口袋里掏出另一台手机递给我说:“要联系就用它联系。”

    我真的是懵了,他到底在搞什么鬼,自己有手机昨天还因为我手机没有电的事情指责我,现在又把我的手机丢进池塘里!他特么是故意的吧?不会是想吵架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把你手机丢了是因为有磁场干扰了你的手机,你再拿着它可能连你自己都会被干扰。用我这台,打开地图接着往前走。”白千赤解释道。

    他叽里呱啦说的这些话听起来还蛮高大上的,但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按照他的指示打开地图,才发现,刚刚我的手机给我指的路完全是错的,要往相反的路才能到我们要去的地方。

    我真的是要被气炸了,到底是那只鬼这么吃饱了撑着,还要干扰我的手机!我一边走着,一边碎碎念地咒骂着那无聊的鬼。

    忽然,一阵阴风吹过,路两旁的甘蔗地里面忽然传来了“呜呜”的哭声。

    “千赤,千赤......”你听到什么怪声没有?

    白千赤紧锁着眉头,说:“你们都靠近我一些,不要走得太分散。这里很不对,阴气非常重。”

    他的话才说完,原本晴空万里的天忽然飘来了一朵厚重的乌云,随之而来的则是狂风大作,烟沙四起。

    “看来要下大雨了,我们得先找一个地方避一避才行!”我说。

    “前面,我们到前面去,那里有一家农户,我们到那里借着避一避雨!”伯父指着前面说。

    我望向他指的方向看去,心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好像刚刚我没有看见这里有这么一间小农院啊?难道是我太不注意观察这周围了,这不应该才对,我刚刚早就观察过这里,根本就没有这农院。

    “千赤,你看那农院子,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我问。

    白千赤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说:“应该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这条路上阴气很重,我实在辨别不出来。”

    “阴气重?”我问。

    白千赤说:“这一路来,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庄稼长势都不太好?依我看,这一片以前估计是乱葬岗,后来才被开辟成田地的。怨气太重的地方,是不会出现生机勃勃的景象的,所以这些庄稼能够长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不容易的了。”

    “你们俩就先别讨论什么庄稼不庄稼的了,眼看这雨就要下了,我们到底去不去前面躲躲?”伯父问。

    “这附近就只有这么一间农院子,也只能这么办了。我们先上前避避雨,等这朵乌云走了之后再做打算。”白千赤说。

    决定后,我们一行人便走上前去。小农院看着不大,一间土胚房,看着也就能住一家三口这样,左边手是一个猪圈,但是里面已经没猪了,右边手的柴房似乎也很久没人打开,门上都已经结起好几层厚厚的蜘蛛网。院子里的一个果树似乎也很久没人打理,地上落了一地打得果子不说,还有很多鸟粪在地上,看着有点恶心。

    “这里好像没人住。”伯母说。

    我点点头,说:“看着应该是主人家出门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应该不是荒废了的屋子。如果真的荒废了,不至于把门锁着。”

    白千赤微微摇头,说:“这门没有锁,只是虚掩着。”说罢,他便走了上去,轻轻一推,那门便打开了。

    刚刚我看得不太真切,原来这锁头只是锁在一边门上,给人一种视觉上的错觉,让人以为这个门已经被锁上了。

    屋子里的摆设还算是整齐,床上还铺着被褥,只是上面也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这房子的主人家不在,我们贸然进来是不是不太好?”我问。

    伯母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说:“对啊,这屋子的主人把这里收拾得这么干净,我们就这么招呼也不打地就进来了,这的确不太好。要不然,我们出去再找别地方躲雨吧?”

    这时,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闪电,“轰隆”的一声,顷刻间,天空中宛如泄洪一般下起了倾盆大雨。

    “现在看来真是应了那句话了,下雨天,留客天。就算我们想走,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就先安心地在这里避雨吧。”白千赤说。

    三合口在三面环山的一个山沟沟里,每逢下雨天,这里就会特别的潮湿阴冷,加上这土胚房又不太结实,时不时会有阵阵冷风吹进来,吹得我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这天实在是太冷了,要不我们找点木柴烤火吧?”伯母小声地问。

    我们不打招呼就进了别人的屋子,现在还要拿别人的柴火来取暖,这件事怎么说都是没有道理的。只是这天,真的太奇怪了,怎么会一下雨就冷得这么厉害。我都已经披着白千赤的厚斗篷还是这么冷,更别说是只穿了两件衣服的伯父和伯母了。

    我看了眼白千赤,说:“要不你去柴房拿点柴进来?”

    伯父立即站起来说:“不用小白去,我去就可以了。顺便动动筋骨可以暖暖身子。”

    说着,伯父便走了出去,留下我们几个瑟缩着坐在房子中央。

    忽然,屋外传来伯父的一声尖叫。

    “发生什么事了?”我立即站了起来,正想往屋外走,便看到伯父一脸惊恐地冲了进来,他手上还紧紧地握着一根人类的手骨,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都已经开始发黄泛黑了。

    伯父脸上一阵青一阵紫地,瞪大着双眼语无伦次地开口道:“鬼,有鬼!之前车子上的那群鬼,全都过来了!”

    我看着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下意识地拉了一下白千赤的衣袖,害怕地开口问道:“伯父,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伯父直接开口道:“我拿的当然是木柴了。”

    “孩他爸?你仔细看看手上拿的是什么?”伯母颤颤地开口。

    伯父望了一眼手上的东西,立即甩了出去。

    “这这这......这是什么东西!”伯父惊恐地盯着地上的那根人骨头,磕磕巴巴地说:“我手上拿着的怎么会是这东西?我刚刚明明拿的是一根木头,怎么会变成死人骨头了?”

    我看这间农院八成有鬼,但是外面雨下这么大,我们一时间也不好离开。对了,刚刚伯父好像还说了什么?什么昨天车上的那些鬼?

    我连忙开口问道:“伯父,你刚刚乱七八糟说的是什么?什么车上的鬼。”

    伯父还没回答我,我就明白了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从窗子往外看,正好可以看见一个接着一个的鬼,正弯着腰垂着手,一晃一晃地往我们着走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