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32章 再遇丧尸

    这群鬼就是昨天我们遇上的那些,昨天咬我的那个烧死鬼也在,我绝对不会记错他这张长满了肉瘤子的丑脸,哪怕他被烧成灰我也会认出他!要不是他咬了我那一口,也不会扯出后来那么多事情来,指不定我们现在早就找到造梦者了。

    只不过,这群鬼不是被傀儡军收走了吗?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

    “千赤?”我担心地望着白千赤。

    白千赤脸色一黑,说:“糟了,我们中计了!赶紧走。”

    他的话才刚说完,屋子两旁的墙壁忽然传来了细微的摩擦声。

    两边的墙壁竟然在动!

    我连忙揉了下眼睛,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两旁的墙壁真的是在动。

    不不不,不只是两旁,是四面墙壁都在动。这房子好像是一个活物一样,不断地往里收缩,再这样下去,在这房子中的我们就会被它挤压成肉酱。

    完了,这到底是什么鬼房子。

    此刻,我们几个都把希望寄托在白千赤的身上。

    他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珠,让我们全都躲在他的身后。而后,他手握赤龙剑,嘴里振振有词地念了起来。

    之间赤龙剑的红光幻化成一条火红色的巨龙,直直地往白千赤面前的墙壁冲去。一道强烈而又刺目的光芒射入我们的眼中,紧接着就是一堆粘腻的液体喷溅到我们脸上,顿时一股咸涩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等我睁开双眼一看,面前的那堵墙竟然不断地在往外渗血。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惊讶地问。

    白千赤没回答我,而是设起了一道屏障将我们牢牢围住,而后回头叮嘱道:“废话先不多说,我们先逃出这里先。眉眉,你拉着我的手,伯父伯母,你们两个紧紧地拉住眉眉的手,我们可能要御空飞行一小会儿。”

    我们四个仿佛像是生命共同体一般,牢牢地抓着对方的手。只觉得身体一轻,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灼烧感。

    白千赤的赤龙剑正一点点地吞噬着那鬼屋子的墙壁,而我们正是趁着这空荡钻了出去。

    在空中不到五分钟,我们便落在了附近的一小片树林子里。

    刚一落地,白千赤便吐出了一大口殷红色的鲜血。

    “千赤,你怎么了?”我担心地问道。

    他的脸色苍白地如寒冬季节里的白雪,一丝的血色都看不见,双眼也比平时无神了许多。我扶着他到一旁的大树下靠着,拿出水来喂给他喝。谁知他才喝了那么小小一口,便又吐出两大口血水来。我看着他真是又着急又心疼。

    “千赤,你之前把精血渡给我身体才恢复,现在又勉强自己带着我们御空飞行,你的身体怕是要承受不住了。”

    “没事的,傻瓜。”白千赤勉强地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然后将手轻轻地搭在我的头上,像往常一样宠溺地揉了一下我的脑袋,“你也不看看你的夫君是谁,那有那么容易撑不住。放心,乖啊!别哭。”我带着哭腔说。

    “要是你变了,在这么哭下去会变丑的。”说着,他便伸手去擦拭我脸上的泪痕。

    “丑了就丑了丑了,我很有可能会不要你的。”

    “你敢,你要是敢不要我,我就把你大卸八块喂狗!”我瞪大着双眼,泪水还哽着在眼眶中。

    “惹,我的小娘子怎么变得这么张牙舞爪了?”

    我恶狠狠地捏了一下他的手臂,“更张牙舞爪的时候都有!我警告你,要是你在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继续做这种事情,那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我这不是为了保护我的小娘子吗?”白千赤贱兮兮地笑着说。

    我正想要反驳,他却竖起了手指在嘴边,眉头紧锁着警惕地望着四周。

    “有东西跟过来了。”

    我立即站起来,扫视了周围一圈。

    这是一片野林子,树木高高矮矮,乱生做一团,视野狭窄,就算真的有什么东西我们也不容易发现。

    白千赤略微有些吃力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和碎叶子,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走吧。”

    走当然是要走的,但至于往哪里走,这还真是让人犯难。刚刚白千赤带着我们逃脱的时候是胡乱找了个地方就降落了,我们根本不知道现在身处在哪个方向。而且这里连一点儿信号都收不到,要是胡乱走,再在这个树林子迷了路,那可怎么办?

    “不行,还不能走。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有东西跟着我们,那我们就更应该小心谨慎,先确定往哪里走,然后我们再出发。”我说。

    白千赤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乌云早就已散去大半,露出了明媚的日光。

    “太阳此刻在我们正上方,现在应该是正午。我记得我们从三合口出来的时候是一直往西走的,刚刚我御空飞行没有多注意是往哪个方向飞的,但我确定没有路过任何村庄,想必我们只要继续往西走,应该就能走出这片林子,到我们要去的地方。”白千赤说。

    白千赤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们一行人就决定继续往前西走,希望能在日落之前走出这个林子。

    路上发生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和原本既定的行程已经偏差了太多。再不赶快找到造梦者,说不定他哥哥就已经找了别的阴婚对象,到那时,我们几个这么一路以来的辛苦和劳累岂不全都白费了?

    不过走在这片树林子里还真是别有一番风趣。阳光打在树叶上,细碎的阳光透过树影洒落在地面,每走一步,都能听到脚步碾压过树叶的声响,还有悦耳的鸟叫声,不知名的虫子和飞蛾。如果抛开我们刚刚遇到的那些怪事,那还真是美妙而又有趣的体验。

    走着走着,白千赤突然停了下来,警惕地回头扫了一眼。

    “你怎么了?”我有些担心地问。

    刚刚他就说有东西跟着我们,但是走了这么久,别说脏东西,我连一座孤坟都没看到。不会是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连他都开始一惊一乍了吧?

    这时,白千赤身后忽然闪过一道白影。

    “千赤,你后面!”我惊骇地开口。

    白千赤迅速回头,可是那白影只是一闪而过,他什么也没有看见。

    “眉眉,你看到了什么?难道是有鬼?”伯母紧抓着我的胳膊,身子颤抖地问。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一闪而过的白影到底是什么,便摇头说:“没事,可能只是我哦看错而已。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走了没有两步,我一只听见两旁的树林中传来“沙沙”的声响。可是这树林子里一点风都感觉不到,又怎么会有风吹树叶的响声?

    我疑惑地往右边瞟了一眼。顿时,我便被吓得尖叫了一声后连连往左退去,一个披着白色斗篷,穿着白色衣服,就连他的脸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是白色的一个“人”定定地站在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望着我们。

    如果他身上的白是像白千赤的皮肤那样,即便毫无血色但也能看出原本皮肤的样子我或许还没有那么惊恐,但我看到的那个人,他就像是被浑身刷满了白色的油漆一样,我看不见他的五官,什么都看不清楚,只看到白色的一个“人”突兀地站在那里。

    白千赤听到我的尖叫,立即往我看向的方位看去,只是一秒的时间,那个“白人”便凭空消失了。

    “有鬼,真的有鬼,一个浑身白色的鬼!”我抓着白千赤的手臂慌乱地说。

    白千赤皱着眉头说:“白色的鬼?我怎么没看见。”

    “真的有鬼,真的有!他刚刚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消失了,但是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看见了鬼。”我哭着说。

    一旁的伯母看着我的样子,又着急又担心,连忙轻拍我的后背安慰道:“不怕不怕,眉眉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没有看错,我真的没有看错!”我连忙开口道。

    这时,白千赤身后不远处的地面忽然裂开一条缝隙,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从里面便突然钻出了好几个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