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章 疯爹死了

    “他,不是自杀。”

    我心里明白,数学老师和我同桌一样,都是死于一种无形的阴间力量。但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会相信,他们只认结果,只看数学老师从楼上摔下去,满脸鲜血的样子。

    有人说他是自作自受,有人说他是良心发现。只有我知道,他是被鬼索命!

    其实,这些年,自打我爸疯疯癫癫的开始胡言乱语,我就对那些无从辨别真假的话语里,知道了很多关于那方面的事情。只是我妈不许我相信,她总让我好好读书,说有文化的人信那些东西,简直就是白痴!

    我妈脾气不好,做事也极端,我和我姐都不敢违背她的意思。但是自打十四岁我被那鬼破了处之后,我就再不相信我妈说的话,反而信我爸的胡言乱语多一些。

    我知道我妈其实也害怕,她一个人心惊胆战的带我和我姐离开白旗镇,就是因为她恐惧那些无法用知识去解释的是是非非。

    因为数学老师的死,我们一整天没怎么上课。数学老师平日里对我最好,我想他肯定是故意让我看到他的死因……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我就一遍一遍的给我妈打电话,她起初不接,后来终于通了,安姚告诉我,我爸真的走了!

    我顿时就崩溃了,坐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哭的厉害。

    我和我爸其实没在一起生活多久,反正我记忆中关于他的一切就都是疯癫之后的事情。

    但是即便是疯了,他还是很疼我,每次来城里都给我抓两只肥鸡,还给我弄一些烤地瓜。我喜欢吃他烤的地瓜,他每次都用脏兮兮的手给我掰开香喷喷的地瓜,看着我吃,傻呵呵的笑。

    我爸对我的爱我能感觉到,这可能就是血脉相连吧。我觉的我爸死我都不回去看他最后一眼,我就不是人了。

    我捏着兜里的几百块钱,决定一个人回白旗镇送我爸最后一程。

    我其实对白旗镇的位置并不清楚,只记得小时候好像都是坐火车回去,我想再打电话跟安姚问清楚,但是电话就一直无法接通了,没办法,我决定坐那种十几个座位的小客车,反正上面有售票员,我不清楚也可以问明白。

    我几乎是哭着跑去客运站的,我问客运站的乘务员,去白旗镇的车发了没有。乘务员看着我说,早都走了。我当时就崩溃了,我说我爸死了,明天就出殡了,我今晚必须回去才能看到他最后一眼,乘务员看我哭的惨兮兮的,一边安慰我一边帮我想办法。

    “你可以坐中兴的车,到了之后你再往前走一段路。”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立刻就答应了。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不能回去!”

    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头发根都竖了起来!

    我知道他是谁,这声音我在夜里听到过很多次。每一次他来都会用这样阴冷可怕的声音和我说话,但是只有我能听到。我于是详装听不见,不肯回头的去检票。

    我以前从我那疯爹的嘴里知道,人的肩头是有两盏灯的,若是回头,灯就会熄灭,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能轻而易举的带走你的灵魂。

    检票之后,我直接上了去中兴的车。

    窗外已经有点黑了,我抱着书包,看着天边慢慢升起的月亮,想起我再也见不到我爸了,眼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倾泻而出。

    我哭了很久,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快到站的时候,那声音竟然又再次突兀冷冽的响起:“白旗镇所有人都得死!你回去就是送死!”

    “你说什么?”我顿时愣住了,这家伙就和挤牙膏似得,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才说!还有,他跟我上车了?

    我猛地回头看向客车的最后一排位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