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2章 出殡

    我躺在床上裹紧了被子,被袭击的恐惧感还萦绕在心头久久没有散去。我的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刚才的安姚,没有注意男人在做什么,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我的身边了。

    “你,你要干嘛!”

    我妈现在正睡在离我不远的床上,我害怕会吵醒她,只好放低了声音问他。

    男人冰凉的大手贴在我的脸颊上,缓缓的向下抚摸,指腹在我的锁骨上摩挲了两下后继续向下,最后停留在了我的胸前。

    即使是隔着布料,我也能感觉到男人手上的冰凉,他只是触碰我一下都叫我身体发麻。

    想着他刚才救了我,我的语气也不如之前那样横,倒是多了几分小女生的娇柔:“别,别摸了。”

    我仰面躺着,鬼夫侧身躺在我身边。或许是感受到了我因为紧张浑身紧绷着,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他呼出的气息也是冰冷的,一点点的抚平了我内心的焦灼。

    我听见鬼夫用他一贯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好多天没要你了,我想要。”

    没想到死鬼竟然这么直接的说这种令人害羞的话,我的心好像停顿了片刻。

    男人却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他的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直接触摸到了我的肌肤,左边的柔软被他捏在手掌心里,用力的揉.搓,一种令人战栗的快.感猛地窜进大脑。

    身体诚实的做出了反应,但是我的大脑却依旧保持着最后一丝清明,我爸的棺材还在外面,我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

    一把抓住男人另一只想要伸进我裤子里的手,我觉得有些难堪:“别,不要,我爸死了,我不能……”

    他听了我的话明显愣了一下,我以为他是不高兴了,急忙对他解释道:“我不是,如果做的话,是不敬,我不能……”

    心里想要作出解释,但是嘴巴却怎么都组织不好语言,我乱七八糟的说了几句话之后觉得自己解释的更乱了,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

    和我想象中不同,鬼夫竟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意思,还自觉的把伸了一半到我裤子里的手拿了出去。

    他一边把手抽出来一边还嘟哝了一句:“活人就是规矩多。”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用这样埋怨的语气说话,竟透出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可爱的感觉。

    我转过脸看他,那双湛蓝的眸子分外的迷人。

    他察觉到了我的目光,用调戏的口吻说了一句:“怎么这么看着我,爱上我了?”

    “你瞎说什么呢!”我听他这么说立马就反驳了回去,可是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着,我刻意忽略了那一份悸动,还在心里不断的说服自己。

    开玩笑,我怎么会爱上这个鬼呢,我巴不得他快点离开我,那样我就可以早点获得自由身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鬼夫听了我的回答没有说话,我觉得有点困,闭上眼睛就准备睡觉。

    可就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旁边那个人的手再次不安分的摸上了我年轻的身体。

    “不……”

    我刚说出一个字嘴巴就被男人冰凉的唇堵住了,这个吻就如蜻蜓点水一般,只是触碰了一下他就离开了,我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

    “我只是想摸摸你。”我听见男人对我这样说着,声音里似乎还带上了一份压抑,那压抑的究竟是什么我不敢去细想。

    他的双手同时摸上了我胸前的柔软,手指不断用力把双.峰揉出不同的形状,他的手指甚至夹住了那两粒可口的红樱桃细细把玩……

    我一直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我不想承认男人只是这样摸我都让我产生了难以启齿的快.感……

    可能是玩够了,男人松开了手,我在觉得松口气的同时还产生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个认知让我害怕。

    我感觉到自己的腰侧正被鬼夫的手指一点点的抚摸,我觉得痒,不自觉的就抓住了他想要继续动作的手腕。

    “痒……”我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媚意。

    他像是越摸越起劲,大手一路向下到了我的臀部,他没有再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隔着裤子轻轻地揉捏着我的两片臀瓣儿,时而用力时而轻柔。

    “啊……”

    我抑制不住的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声音,刚叫出来我就紧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同时扭头看向我妈。

    她背对我睡着,一动不动,我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她听不见的,你放心叫吧,我喜欢听。”男人如鬼魅一般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更让我觉得羞愤交加,干脆不理他。

    见我不回答他手上的动作愈发的大了,我想我此刻的脸一定就像那煮熟的虾子一样红。

    他突然在我耳边再次开口说着:“其实你很喜欢我这样对你是不是。”

    闻言我咬了咬下嘴唇,对于身体对他的触摸所做出的的自然反应我觉得羞愧,心中也更加的觉得忐忑不安。

    安眉,你究竟在想什么,他是鬼啊,他不是人!

    我一遍遍的在心里对自己说,或许是这种心理暗示真的起了作用,我竟然真的慢慢觉得身体上的触感没有那么明显了。

    看着窗外逐渐变亮的天色,我知道今晚大概他是不会让我睡觉了。

    之后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他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过我的全身,就好似我是一块上好的玉石一般。

    男人所特有的冰凉气息也随着他的手指遍布了我整个身体,但即便是这样,他也只是摸了我,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天大亮了,我听到了我妈翻身的声音,连忙也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没一会我就听到了我妈起床穿鞋的声音,不敢自己和鬼夫单独留在房间里,我急忙跟着从床上坐起了身子。

    第七章

    洗漱完以后我和我妈一起去厨房里给大家做早饭,经过安姚房间的时候我看她的房门紧闭着,猜她应该是还没有起床。

    昨晚安姚后来怎么样了我完全不知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担忧。因为心里在想事情,我妈一连喊我好几次我都没有听见,直到她走到我旁边戳了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

    “想什么事那么入迷呢?”我妈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还有,你脸怎么这么红?”

    我摸上自己的脸颊,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昨晚被那死鬼摸了一夜,脸上好像真的开始烧了起来。

    “是不是……又来找你了?”我妈紧张的看着我,走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妈手上的力气很大,抓的我手腕发疼,我把手从她的桎梏里挣脱出来,掩饰的解释说:“没,脸大概是被火烤的吧。”

    这一次我不敢再和我妈说出实话,因为那个死鬼的脾气实在是太过捉摸不定,我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会对我妈不利,所以我妈少知道一些是对她好。

    我一直在帮我妈生火,这个理由听上去也确实合情合理,她大概是相信了,就没再问下去了,但是脸上还是存了几分怀疑。

    做好早饭大家也基本都起床了,除了安姚。今天是我爸出殡的日子,吃完饭以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我妈见安姚没出来就让我去叫她,可是昨晚和之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我推脱了几句躲到了厨房里。

    我妈不知道具体原因,大咧咧的骂了我几句,自己去叫安姚了。

    看我妈走了进去,我四处张望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那个死鬼,仔细一想从我起床开始就没有看见他了,也不知道他究竟躲到哪里去了。

    我妈很快就把安姚带了出来,她看上去神色有些憔悴,脸色也有些苍白,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出一点昨晚的痕迹,但我终归还是留下了阴影,离她远远的。

    等到所有人都吃完了饭,小叔把出殡要用的东西全部都从里屋拿了出来,递给我和安姚孝衣还有需要系上的白色带子。

    我妈早已换好了孝衣在我爸的棺材旁边站着,我看着手中的白色带子,想到我爸那时拼了命的保护我,鼻头一酸。

    我穿好衣服系好带子走到我妈旁边,没有看见安姚的身影。

    “你姐姐呢?”我妈见只有我一个人,一边朝里面望了一眼一边问我。

    我摇了摇头,我和安姚都是回各自的房间换衣服的,她房间的门又是紧紧关着的,我经过的时候以为她在我之前就已经出来了,谁知道她竟然还没弄好出来。

    今天的天气很好,艳阳高照,不时的有一阵阵微风吹过,把我系好的带子吹得飘动起来。

    所有人都弄好了,只等安姚一个人。

    没一会儿安姚终于走了出来,我们齐齐朝她看了过去。她一身白衣,手里还拿着根白色带子,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我妈看安姚弄了这么久结果还没有弄好就走了出来,一下子就有些生气:“安姚,你带子怎么还没系上去,让这么多人等你像什么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