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3章 安姚之死甚为恐怖

    我本以为以安姚的性格听了我妈的话一定会火冒三丈像一只炸了毛的耗子,可谁知她竟然全无反应,脸上甚至连一丝表情的浮动都没有。

    我妈看她这个样子更气了,走上前去一把抓过她手中的带子,强硬的就要帮她给系上。

    前一秒还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安姚这一刻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像是疯魔了一般死命的把我妈拿了一半的带子抽了回来。

    我看着此刻的安姚,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安姚的力气很大,把我妈一把就推到坐在了地上。众人被这突然其来的变故弄得发懵,我急忙跑过去把我妈扶了起来。

    我妈刚站起来,我就听到周围的人同时发出了一阵惊呼。我转过头一看,安姚竟然开始吃起了手中的那根白色带子。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安姚此刻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人类,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制止她,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安姚把那一整根袋子都吃进了嘴里。

    她就像是在吃什么特别美味的食物一般,肆意的咀嚼着,我们甚至还能听见她的牙齿咬碎布料的声音。

    “安……安姚……”

    我妈在我旁边嗫喏的喊了一声,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整个人都靠在了我身上。

    本以为安姚吃完就已经是结束了,可谁知她刚吃完就把胸前的衣服全部撕了开来,她的手就像是锋利的刀刃一般,似乎什么力气都没用,轻轻松松的就撕开了衣服。

    我们都不知道安姚究竟要做什么,只能围成一圈看着她。

    金色的阳光洒在安姚的身上,我看着她的周身散发的一圈光晕,不知怎的就觉得有些悲凉。

    接下来令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生了,安姚的双手竟然活生生的撕开了她自己的肚皮,她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将手伸进了她自己的肚子里。

    我已经害怕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安姚在肚子里找了几下,突然拽出了一根白色的带子,分明就是她刚刚吃下去的那一根。

    带子很长,她在拉扯的过程中牵扯出肉粉色的肠子,空气里弥漫着胃酸的恶臭,我听见周围已经有人忍不住的吐了起来。

    安姚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一直到带子全部被拉出来,她才像是松了一口气般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看着我和我妈的方向,眼睛里一瞬间有特别闪亮的光芒闪过。随即就像是一张纸片一般,倒了下去。

    我妈猛地冲了过去,把安姚一把抱在了怀里,我站在原地看着她们,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安姚的眼睛闭上了,她的肚子上赫然还有一个恐怖的孔,旁边的地上散落着她拽出来的东西,我妈抱着她瑟瑟发抖。

    安姚死了,我看着我妈怀里的安姚,悲凉的想着。

    陪了我那么久的姐姐,死在了我妈的怀里。

    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头顶的阳光变得冰冷无比。

    安姚的死状太吓人,以至于我妈抱着她的尸体嚎啕大哭的时候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我下意识的找了一圈,没有看见鬼夫。

    空气中弥漫的怪味更重了,我不愿意看见安姚这幅不得善终的样子,强忍住心里翻涌的酸意,走到我妈旁边。

    “妈,安姚她……”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妈打断了,她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冲着我大声叫喊:“闭嘴!”

    即使知道我妈是因为太过伤心才会性情大变,但是此刻我还是被那两个字伤的心生生发疼,踌躇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身边接二连三的有人死去,我的害怕和恐惧绝对不比任何一个人小,心中隐隐的有一种预感,但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

    微风吹动我的衣摆,我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衣,眼眶里猛地泛起一阵酸涩,用力的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把快要涌上来的眼泪逼了下去。

    “嫂子。”我叔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朝着我妈走过去,我清楚的看见了他垂在两侧的手在微微颤抖。

    我妈像是完全没有听见我叔的声音一般,抱着安姚在小声说着什么。我不忍心去看安姚的脸,扭头看向了小叔想听听看他要说什么。

    小叔一直走到距离我妈不过一拳的距离才停下,他的身影遮挡住了我妈头顶上的阳光,在她身上留下了一大片阴影。

    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了,甚至连身子也小幅度的抖动了起来。

    “嫂子,”我叔继续开口向我妈说道,“哥还没来得及出殡,现在安姚又……肯定是背后有阴人在作怪!”

    小叔说的“阴人”二字让我不可抑制的就想起了婶子和昨天半夜想要掐死我的安姚,婶子发狂的模样大家都看到了,但是安姚的事除了我和鬼夫,就没有人再知道了。

    我陷入了思考当中,自然就没有注意到我妈听了叔的话后立刻变了色的神情。

    “你也给我闭嘴!”我妈冲着小叔大声的吼了一句,把离得不远的我也吓了一大跳。

    我妈的脸上满是浓重的悲痛,她的手一遍又一遍抚摸过安姚的脸,声音里带上了几分颤抖。

    “谁都不许再提阴人的事。”我妈抬起头,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她的声音不大,却能感受到里面蕴藏的怒气。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心中一惊。

    但是小叔却不吃我妈这一套,不折不挠的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嫂子,这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在眼里,你这次是想瞒也瞒不住了啊。”

    听了小叔的话我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去看那些前来帮忙的乡亲们的神情,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的都带了几分恐惧,有几个人甚至都躲到了人群的最后偷摸的看向我们这边。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要是还喊我一声嫂子就听我的!”我妈的话里明显有几分隐忍,我把目光重新放回到她身上,果不其然看见我妈正恶狠狠的看着小叔。

    她的眼神特别狠厉,目光里就像是藏了一头凶猛的野兽,我看着这样的我妈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我叔却像是对我妈的话语全若未觉一样,不迭不休的说着要找人来驱走阴人,再这样下去肯定还要出事之类。

    我紧张的看着他们二人,直觉告诉我我妈现在的状态不正常,可是具体哪里不正常我又说不上来,只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我妈明显是对小叔忍到了一定程度,额头上的青筋若隐若现,胸脯大幅度的起伏着喘气。

    “你到底说够了没有!”

    我妈彻底的一句怒吼总算了打断了小叔的喋喋不休,她抱着安姚的手紧了紧,目光不善的仰头看着我叔:“事已至此,你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用。”

    在我印象中我妈虽然说不上多温柔,但也绝对算不上泼辣,可是她今天的表现分明就有些咄咄逼人了。

    他们两个人谁都不肯让步,争锋相对的吵了起来。我想要在中间劝解调和一下,犹豫了半天也没办法在中间插嘴开口。

    场面一度变得特别尴尬,我能感觉到后面那些镇上的乡亲们探究的目光,那些目光让我不自觉的就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怎么都觉得不自在。

    我爸的棺材被遗忘在身后,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转了个身就准备进屋里给大家都倒一杯水。

    脚下的步子还没来得及迈出去,我突然听见了一阵短促的惊呼。

    不明所以的我急忙扭头看向了我妈和小叔的方向,不看还好,一看到眼前的情景我猛然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咽下了出口的尖叫。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景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一定会觉得是天方夜谭。

    在我妈怀里咽了气的安姚竟然睁开了眼睛,而且她的双手正死死的掐着我小叔的脖子。

    小叔被安姚掐的面色发青,额头上青筋尽显,我妈傻傻的呆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动作,显然是已经吓傻了。

    我想要上前帮小叔从安姚的控制下解放出来,我能明显的看出来小叔已经明显窒息的有些失去力气了,可是我却一步都迈不出去。

    我清楚的明白这不是因为我害怕又或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这种感觉准确的来说其实更像是鬼压床。

    是了,是他,鬼夫。

    我没有看到他,想到他之前对我说这些厉鬼是冲着我来的,我也就想明白了一些他为什么不让我上前去帮小叔了。

    “放开我,让我过去。”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小叔,我低声说了一句,我知道鬼夫能听见。

    果不其然,下一秒我的身体就可以动弹了。

    我感谢的冲着空气小声说了一句:“谢谢。”随后就向着小叔冲了过去。

    还没冲到小叔身边,我妈不知道怎么就冲了上来一把把我拦腰抱住:“安眉你别过去,别过去。”

    “妈,我不去小叔会没命的,妈!”我着急的向我妈喊着,可是任凭我怎么说她都紧紧抱着我不撒手,固执的不行。

    我叔的脸已经开始隐隐的发白了,如果安姚再不松手,他是真的会死掉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