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4章 灭顶之灾

    我死命的瞧着那边的动静,绝望的发现即便是我死命的喊了一句,还是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去帮忙。

    就在我觉得小叔快要窒息而亡的时候,安姚竟然稍稍松了手,小叔不要命的咳嗽了起来,即使安姚的手还是在他的脖子上没有放下来。

    不知道安姚究竟是要做什么,又或者是说附在安姚身上的“那位”究竟是要做什么,我不停的在脑海里想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把我叔救出来。

    “姐,安姚,你先松手,好不好。”我尝试着对安姚说了一句话,不出意料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安姚的脸早就因为失血过多变得惨白惨白的了,双眼空洞无神,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把我拦住,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出来这个“安姚”的不正常。

    我低头正好能看到我妈的脑袋顶,她的头发有些乱了,也没有曾经的光泽了,就像一团黑色的杂草一般。

    我看着那一根根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卷曲的发丝,倏地生出一种浓重的厌恶感,双手也不知怎的就生出了一股力量,猛地就把我妈推到了一边。

    我妈大概也是没想到我竟然能把她推开,一时之间忘记了上前来制止我的动作,跪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此刻我也顾不上去看我妈是什么反应了,一股脑的就朝着我叔和安姚跑了过去。

    小叔的余光看到了我的身影,已经开始混沌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光亮,那份光叫做希望。

    掌心触碰到安姚手腕的瞬间,我惊惧的睁大了眼睛,她的肌肤没有一点点温度,就是冰凉彻骨的温度。

    这更加验证了我之前的想法,安姚应该是被什么附身了。

    我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没能把安姚的手挪动半分,反而是我在靠近了她之后,更加清晰的闻见了在空气中弥漫的那股恶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多走过一秒,我叔就多一分危险,我心里着急万分,可是却想不到一点办法。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突然多出了一双手和我一起去掰安姚的手,我顺着手臂望过去,竟然是我妈!

    我妈没有看我,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双手上。我虽然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想通了来帮我和我叔的,可是这个结果是我愿意看到的。

    终于,在我和我妈,还有小叔三个人的努力下,终于把我叔从安姚的双手下解救了出来。我们三个人全都不受控制的向后坐倒在地上。

    我叔在我旁边惊魂未定的咳嗽着,两只手一直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摩挲着,像是想要缓解甚至是忘却刚才的痛苦。

    安姚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站着,见我叔从她手中逃开了她也没有急着追上来,反而是淡定的站在原地。

    从她睁开眼睛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

    我刚想开口,我妈伸手制止了我,我不解的看向她,我妈对我使了个眼色后率先开了口:“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妈的口气特别平静,我看着她毫无波澜的侧脸,突然明白了,她应该也是知道此刻面前的这个“安姚”不是原来的安姚。

    安姚的手依旧维持着刚才掐住我叔的动作,一动不动。

    我本以为这一次她也不会回答,可事情往往都是出乎意料的。

    “呵。”

    阴冷的笑声在耳畔响起,我不可置信的看向安姚。

    她的嘴巴没有动,保持着她之前半微张的状态。可是紧接着又有一长串笑声响起,我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这个笑声不是从安姚的口中传出来的,而是从半空中。

    不过是片刻的时间,但是我们都明白了,这个笑声的主人,应该才是刚才这一连串事情背后真正的始作俑者。

    这个笑声听上去格外的人,令头顶上的阳光都变得有些阴冷起来。

    “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小叔在我旁边断断续续的问了一句,我闻言看着他,他的额头上还零散的布满了汗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安姚依旧是维持着之前的动作,没有改变。

    就在我以为小叔的问题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那个女人的声音竟然又再次响了起来。

    “之前没能抓住,下一次我可不会再手软了。”她的声音有两分的嘶哑,听上去就像是坏了的金属摩擦在一起,心里难受的发紧。

    或许在场所有的人都会认为这是对我叔说的话,只有我知道,她的这句话是对我说的,无论是之前婶子一系列不正常的行为,还是安姚昨夜和今天的种种变故,这一切针对的人一直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

    那个声音好像也知道这一点,我仿佛还听到她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笑,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今天半夜我还会再来,不见不散。”

    在这一句让人发毛的话语之后,安姚突然像是一个被撤了线的提线木偶,忽然的一下就松懈了下来,像一滩烂淤泥彻底躺在了地上。

    她的眼睛在这一刻终于紧紧的闭上了,我看着我妈蹒跚着爬到安姚的身边,手指颤抖着在她的鼻孔下探了探。

    下一秒就爆发出了惊天的哭声,连我也为这哭声而随之动容。

    虽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但是我知道,安姚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彻底离开我们了。

    这一段波折后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把我爸的棺材送去下葬,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大家忙活了好一阵子,直到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爸的棺材被土一点点的盖上,我才真正有了他离开了我的实感。

    我妈好像是要和别人商量一些细节上的事情,走到一边去了,小叔因为其他事情先回了镇子里,一时间墓碑前就只剩了我一个人。

    我看着墓碑上我爸的照片,照片里的他剪着利落的短发,嘴角微微勾起,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根本看不出他在生前有过一段疯疯癫癫的日子。

    “在想些什么?”鬼夫不知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用他那一贯低沉的嗓音问道。

    想着之前安姚掐着小叔时他的小动作,我心里还是很感激的,连带着语气也变得柔软起来:“我想我爸了。”

    这次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对我说话,言语里反而像是有几分安慰的意思:“生死有命,你也别太难过了。”

    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在我印象里一直是个冷酷的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向了他,想要看看他究竟是不是那个好.色的死鬼。

    “要不要现在就地试试我是不是如假包换的真货?”他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用调戏的语气问了一句。

    我就知道他正经不到三秒,气愤的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自从安姚死后,我的心头一直压着一块大石头,令我有些喘不上起来。

    虽然开口之前我有些犹豫,但是我也清楚,现在我能够依靠的,或许就只有这个不正经的死鬼了。

    “那个,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我几乎是用了低三下四的语气在问他了,谁让我有求于他呢。

    谁知死鬼居然酷酷的就回了我两个字:“休想。”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给我留。

    “可是如果你现在不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我们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有些着急的看向他,眨了两下眼睛表示自己的恳切。

    他倒是对我的放电视若不见,又回归了之前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我管不了那么宽,你还是别在我身上想办法了。”

    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竟然可以冷酷到如此地步,一时间也有些急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就大声嚷嚷了起来:“不就是我爷爷当年没有治好你么,我都陪你四年了,难道还没有一点点情分吗!”

    说到最后我都有些动容了,毕竟四年,在我这十八年的生命里着实是一段不短的时光了。

    他这次没有立刻回答我,颇长的头发挡住了他的脸,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下意识的我就想把挡住他脸的头发全部拨开,仔仔细细的看着他。

    可是还没等我来得及动作,死鬼开口了:“你们这次遇到的这些事和我无关,这次白旗镇的灾难其实另有原因。”

    说到这里他就没说了,实打实的吊足了我的胃口。我等了一会见他一点都没有再继续的准备,找急忙慌的开了口。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你之前和我说整个镇子上的人都会死?”

    那时在林子里鬼夫为了劝阻我不要回白旗镇时所说的话我到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在脑子里,这也是我一直都很费解的一点。

    鬼夫依旧没有回答我,他的沉默让我感到害怕。

    我不知道白旗镇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才会导致现在发生的这些灭顶之灾,甚至是之前同桌和数学老师接二连三的死亡,让我的心里直发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