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5章 又出事了

    “你回答我啊,这样吊着我胃口我实在是不好受啊,你就告诉我吧,好不好?”

    我已经把我的语气放的软的不行,就是希望他能告诉我一切的真相,毕竟现在已经有了太多的疑问缠绕在我的心头。

    没等到鬼夫的回答,我妈的声音先传了过来。我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鬼夫把手放在嘴边咳嗽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在嘲笑我,不过这时候我可没时间和他斗嘴。我侧过身子看向声音的来源,我妈正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婶子朝我这边走过来。

    她们两个人边走边说着话,因为隔了一段不算短的距离,我听不清她们两个人聊天的具体内容,但是模模糊糊的“下葬”、“白旗镇”几个词语还是飘到了我的耳朵里。

    从我这个角度看,我妈只是回来了这几天,但是明显的老了不少,我看着她鬓角若隐若现的几根白丝觉得有些心疼。

    接连失去了丈夫和女儿,我妈心里的伤痛怕是比我要严重的多,只是她没有说出口罢了。我心中一阵酸楚,也顾不得再去而后鬼夫纠缠原因,眼泪都在眼角,涩涩难受。

    天气变得有些阴了,太阳被厚重的乌云挡住。

    我妈见我一个人站在我爸碑前,眼神里闪过一丝怀疑,虽然这怀疑的神情很快就被浓重的悲伤替代,但是还是被我细心地捕捉到了那一瞬间。

    虽然知道她是看不见那个死鬼的,可是每每当死鬼在我身边时,我都觉得我妈看向我的目光有些不正常,就好像她能看到一般。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心虚,还是我妈这些年的怀疑和惊恐就从来没断过!

    我努力的表现得镇定自若,微微低下了头。

    “安眉,过来给你爸磕几个头。”我妈严肃的说,声音不高不低,却很有震慑力,自从父亲疯了之后,我和安姚就很怕我妈,她是一家之主,靠一个女人柔弱的肩膀担起我和我姐生活上所有的经济压力。她从未抱怨过,可现在我爸走了,安姚也走了。

    我们家这边很重风俗,所以办丧事的流程也都进行的很严苛,什么时候该下葬,什么时候该磕头,这些都是有讲究的。

    我听见我妈说让我磕头,自然乖乖的走到前面。

    我刚跪下,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见我叔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我和我妈还有那个婶子一齐看向匆匆跑过来的小叔。

    他好不容易跑到了我们面前,还没开口就累得气喘吁吁地,弯腰撑着膝盖在那大口的喘着气。

    “别着急,缓两口气再说。”我妈看到小叔那副着急的样子,劝了两句。

    因为小叔弯着腰低着头,从我的角度刚好能看见他的脖子,那上面还有残留的指印,特别清楚的十根手指,乌青的有点发黑的颜色。

    大概过了有十来秒,我叔终于缓过来一点,他直起身子指向身后的斜方向,语气惊恐的说:“快去吧,安眉她三大爷家来了个不速之客!”

    当下我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心中一惊。

    在小叔身后跟来了不少乡亲和家里的亲戚,一个个都是一脸的不知所措,显然也是被我叔带来的这个消息吓得不轻。

    我猛地转过脸看向我妈,她脸上的血色已经完全褪去,呈现出一片苍凉的惨白。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我妈在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后第一时间就撇过了脸,躲开了我的视线。

    人群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说要去我三大爷家一探究竟,所有人的目光不知怎么的齐齐投向了我妈,一时间全都闭上了嘴。

    我的腿跪的有些发麻了,迷茫间我看向了墓碑上我爸的照片,他笑得是那么无忧无虑,好像一下子就把我拉离了现在的困窘之境。

    “嫂子,”还是小叔忍不住先开了口,“要不,我们还是……”

    我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妈打断了,她摆了摆手,对着我叔无力的摇了摇头。

    “大家还是一起去看看吧。”我妈的语气很是无奈,就像是迫不得已才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大家和小叔听到我妈这样说,每一个人都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调过身就跟在我叔身后快速走了。

    我见他们步履匆匆,急忙站起身子也准备跟着他们一起去,生怕晚一点就要追不上我叔他们了。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追上去就被我一把拉住了,我看看手腕上的那只手又看看我妈的脸,颇为不解。

    现在也好,上午安姚“发疯”的那时也好,我妈都是像现在这样阻止了我的动作,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妈,你快松开我。”我眼睁睁的看着小叔他们快要消失在视线里,心里不禁有些着急。毕竟离开白旗镇这么久,我早就不记得三大爷家在哪了。

    所有人都跟着我叔走了,墓地这里只剩了我和我妈两个人。我妈只是沉默的看着我,什么话都没有说。

    我看我妈没有动作,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外冒,手臂上用了劲儿,想要把手腕从她的手掌心里挣脱出来。

    我确实也做到了。

    挣脱出来的那一刻我立刻就转身跑了出去,可是还没有跑出两步远就再次被我妈抓住了,她拽住我的手,把我拉向了和小叔他们相反的方向。

    初始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我们这是要往哪走,走了两步之后我突然明白了:这条路线分明就是我们上午出殡走到墓地的路线,我妈这是要带我回家!

    “妈,我不回家,我要和叔他们一起去三大爷家!”

    我就像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一般,在我妈的身后死乞白赖的耍着赖皮,可是她对我的大喊大叫完全就是视而不见。

    喊叫了一会儿,我自己觉得累了,停了下来。认命的跟在我妈后面,乖顺的和她一起走。

    因为跟在她后面的缘故,我看不到我妈的脸。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一个人,我心里有点怕,但是还好手臂上有我妈的温度,这也让我稍稍定下心来。

    没想到我停歇下来没有多久,我妈突然叫嚷了起来。我有些担忧的快步向前走了两步,和我妈并排一起走着。

    我妈的眼眶红红的,鼻子也一抽一搭的。

    “这个白旗镇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可怜我的女儿啊。”刚开始我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安姚,以为我妈是在心疼我。

    刚想要出声安慰她,就听到我妈继续哭诉着:“我的安姚啊,你怎么就这么离开妈妈了呢。”

    我妈说到后面声音已经渐渐的低了下来,就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声低喃一样。

    我看着我妈这样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也不好受,反握住我妈的手掌,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妈,你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

    我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该说什么安慰我妈,就见她狠狠的看向了我,那眼神让我浑身不自觉的颤栗了一下,握住她的手也缓缓的松开了。

    “你……”我妈刚说了一个字,突然面露惊惧,把之后的话语都吞进了肚子里,也不再看我,扭头向着家的方向大步走了。

    我看我妈这样心里更是惴惴不安了。我一直都觉得我妈似乎对我隐瞒了什么事情,特别是当她每每对我欲言又止的时候。

    但是我心里也清楚,如果真的当面问我妈的话,她一定是什么都不会和我说的。在以前她就经常因为那些“阴人”的话题不止一次的骂过我,久而久之我也就不会再在她面前说这些话了。

    我看着我妈的略显蹒跚的脚步,心里五味杂陈。

    从我决定来白旗镇开始,我就好像走进了一个既定的怪圈一般,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好像一直都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我,虎视眈眈。

    我不知道和我同龄的女孩们都过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我,有这样的人生,连选择的机会都不给我。

    想到这里我也觉得鼻头酸涩了,眼泪大滴大滴的从眼眶中滑落出去,滴落在黄色的泥土地中,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虽然安姚曾经一次次的说过我,但是在我的心里她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姐姐。相比父亲的去世,安姚以那样一种惨烈的死状死在我面前其实对我的影响更大。

    在我胡思乱想的当间,我和我妈差不多已经快要走到家了,我妈一直都是以一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在我前面。

    我妈的背影无端的让我生出一种冷漠的错觉感,或许她在我和安姚中间,是更喜欢安姚的吧。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心中升起,我拼命的想让自己不要这样想,可是却抑制不住自己游.走的思绪。

    我好想伸出手,拉住走在我身前的我妈,认认真真的凝望着她的眼睛,问一句:妈,如果可以,你是不是更愿意死掉的那个人是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这种感觉就好像在我的大脑存在着另一个鲜活的生命一般,她有着最极端的阴暗的思想,这样的自己让我觉得害怕。

    我和我妈前脚后脚一起走进了家门,空无一人的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