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6章 神婆卜卦

    我站在大门的地方看着院子,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可是大脑却像是生锈了一样,怎么都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变了。

    还没等我想出来,我妈突然冲到了院子中央,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情绪又爆发了出来,失声大哭。

    我从我妈被哭声弄的支离破碎的话语中终于想起来了,是了,我们上午把安姚的尸体稍稍处理了一下就放在院子里了,可是现在的院子里哪里有半点尸体的影子。

    我跨过门槛走进院子里,我妈蹲着哭的地方就是上午安姚尸体所在的地方,我慢慢的走进,仿佛还能闻见那一阵糜烂的恶臭味。

    我低下头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地面上的痕迹,若是正常人一定是不会把安姚的尸体带走的,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

    地上除了散落的一点血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包括害死安姚的那根白色丝带都和安姚一起不见了。

    我盯着地上的腥红,血迹的面积不大,零零散散的摆成了一个颇为怪异的图案。我蹲下来仔细的盯着那团血迹看,睁大了眼睛想要从里面找出蛛丝马迹。

    可能是离得近了的缘故,鼻尖好像还多了一丝血液所特有的腥味,混合着腐烂的恶臭,让我几欲作呕。

    我有点受不了这种气味,猛地站起了身子,我起的太猛,眼前瞬间一片黑暗,但是还好,片刻之后就慢慢地恢复了清明。

    此刻我已经顾不上去安慰我妈了,我在院子里四处走了一圈仔细查看着,很明显的地上有一大团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弄乱的痕迹,看上去让人莫名的烦躁。

    我妈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到后面有发展为嚎啕大哭的趋势,我看着此刻看上去特别虚弱的女人,心里一软。

    “妈……”我走上前环抱住我妈,她在我的怀里显得是那样的娇小,想到此时她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我也有些悲从心生。

    空荡荡的院子里只有我和我妈两个人,偶尔一阵微风吹过我们的耳畔,激起我们身上一片又一片的鸡皮疙瘩。

    不自觉的,我一点点的收紧自己的胳膊,把我妈抱得更紧了。

    就在我们娘俩陷入各自的精神世界的时候,门外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小叔他们,看来他们已经去三大爷家看过了。

    以小叔为首的众人站在门槛处看着我和我妈,脸上神色恐惧。

    “安眉,你怎么和你妈都哭了?”小叔看着我和我妈,站在原地开了口。

    我没有细想为什么他们一直都站在门外没有进来,听了我叔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我竟然也哭了。

    我抬手抚摸上我自己的脸颊,果然是一片冰凉。

    在之前我一直都没有发现我竟然是如此爱哭的一个女孩,可是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我就已经不知道流了有多少次眼泪了。

    松开环抱住我妈的手,我看着小叔他们,心里仿佛顿时就有了底气,急冲冲的跑到小叔他们面前。

    “叔,我姐的尸体没了,不见了。”

    我的一句话好像成了一颗定时炸弹一般,顿时在人群中炸了开来。我看着他们脸上的恐惧更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心头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从他们的脸上一一看过去,每看一个人他们就避开了我的视线,始终没有人愿意和我对视。

    但是他们脸上的恐惧和害怕却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你们去安眉她三大爷家看到了什么。”

    我妈冷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和之前沉浸在悲伤中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小叔听见我妈的问题之后脸上的神情明显又变了变,他嗫喏了半天想要开口,但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我妈一步一步的朝着小叔走过去,她的步子走的很沉稳,就像是带着什么必死的决心一般。

    我妈经过我在小叔的面前站定,直直的盯着我叔的眼睛,语气冰冷:“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几乎没有见过我妈这样的一面,冷酷无比。

    小叔长长呼出了一口气,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浑身都像是泄了一口气:“大家先进去吧。”

    “说。”

    我妈对我叔的话却像是置若罔闻一样,坚持让小叔先说出三大爷家的不速之客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叔最终还是耐不住我妈的坚持,缓缓开了口。

    “去安眉她三大爷家的是一个神婆,”我听了小叔的话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神婆这个词实在离我太远,我曾经一度以为这样的人是存在小说故事里的。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小叔没有停歇的继续说着关于那个神婆的事情。

    “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是三爷看到那个神婆的时候,脸色立马变了。三爷说,那个神婆在之前就来过一次白旗镇,可是那一次她的到来就已经引起了灾难。”说着小叔看了我一眼,弄得我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继续听着我叔说下去。

    原来,那个神婆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曾经来过白旗镇一次,那次她一来,就说我爷爷会有性命之忧,果不其然,后来没过多久我爷爷就去世了。之后那个神婆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大家都记住了她的话十足十的准。

    “这一次,这个神婆又来到我们白旗镇,说咱们这个镇子上所有的人都会死。”小叔冷静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在我心里一震。

    这样一句话,在这之前我就已经听过一次了,是那个死鬼,在劝我不要回白旗镇的时候他就说过,镇子上的所有人都会死。

    我的心在胸腔里猛烈的跳着,有一种强烈的恐惧感从心头生了上来,我看着我妈,却发现她的脸上是意外的平静,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消息应该有的反应。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我妈是在经历了这么多波折之后练就了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就没有多想。

    我能感受到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的恐惧,毕竟“镇子上的所有人都会死”这样一句话所蕴含的内容,就是意味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难以逃脱死亡的厄运。

    站在门口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小叔冷静下来之后把大家全都带到了里屋,说是要商量如何解决这个在劫难逃的厄运。

    说是说商量,但是每一个人却都是闭口不言,脸上都是犹豫又担心,屋子里的气氛沉闷的有些压抑。

    我妈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茶水,我帮着一杯杯的端到了他们面前,小叔从我手上接过杯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小叔抿了一口水,低头想了一会出声说道:“现在我们都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想要找解决办法,现在也是无从下手。”

    众人明显因为我叔的话脸色黯淡了好几分,我也不例外。

    虽然我因为鬼夫的缘故,可能比大家要更安心一点,毕竟在很多危急的时候,我都可以寻求鬼夫的帮助,但是镇子上的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他们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了。

    我妈坐在我旁边没有说话,她的头微微的半低着,头发散落下来挡住了她半边的脸颊,我看不清我妈脸上的具体神色。

    不过我能够感受到我妈此刻心里恐怕也是不平静的。

    小叔现在成了我们所有人的主心骨,在众人都是六神无主的情况下,有小叔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是特别重要的。

    有了我叔的开头,其他人也慢慢的开始说出自己的想法,有人提议先去找到安姚的尸体,说这是我们现在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听到他们再次说起安姚,我之前稍稍平静下来的心又波动了起来,五??杂陈的总也不???个滋味儿。

    小叔的大拇指一直在摩挲杯口,应该是在考虑众人的话,我一直用余光注视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叔的话语里好像有一些保留。

    “那就这样吧,我们先去把安姚的尸体找到,其他的事之后再说。”说着小叔就站起了身子,率先走了出去。

    我跟在小叔的身后,看着他仔仔细细的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腰半弓着,眉头微周,神情严肃。

    也不记得是听谁说过的了,我叔好像懂一些这方面的事情,在之前小婶和安姚的事情上也能够看得出来,我看着他的动作,陷入了自己的思考。

    小叔停在了原本安姚尸体的摆放处,那里现在只剩了乱糟糟的痕迹,我们看着小叔半跪在地上查看那些痕迹,不时的还伸出一根手指在地上摸了摸,凑到鼻子下闻了一下。

    我们都是紧张兮兮的看着我叔,唯独我妈,淡定的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喝着手中的水。

    我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向我妈,她的头上打下了一片阴影,竟让我生出一种我妈与我恍如隔世的错觉感。

    这种奇奇怪怪的感觉一直缠绕着我,我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谈了一下温度,温度正常,没有发烧的迹象。

    “安眉,去灶房里弄一些灰土给我。”

    我正在神游天际,小叔的声音突然从院子里传了过来,我急忙回过神来,对他大声应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该问的时候就不要问,乖乖的去灶房里弄了一小盆的灰土,走到院子里送给了我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