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7章 脱掉红色

    “叔,给。”我把装着灰土的小盆递给小叔,他对着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些痕迹一看就不是人为的。”我叔突然说了一句,只说了一句就戛然而止,但是他没有说出口的话语我们都懂。

    既然不是人为,那必然就只能是……

    小叔用那些灰土把地上的痕迹一一遮挡了个干净,埋的很干净。他看着地上已经没有外露的痕迹之后,才把小盆放到了一边,拍了拍手上沾到的灰。

    “好了,”我叔环视了一圈之后对着我们说,“现在这样应该就差不多,我们现在就去找安姚的尸体吧。”

    叔的这句话是对着我的方向说的,这也是我回来这么久以后他第一次这样直面的和我说话,竟然我产生了一丝紧张的感觉。

    我反应了几秒之后才呆愣愣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小叔说:“叔,你是说让我和你一起去吗?”

    大概是我的样子太好笑,我叔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我看着我叔的动作,下意识的就扭头看向了我妈,我本以为她会对小叔的提议有所阻拦,没想到她这次竟然没有出声。

    我有些意外,事实上从回到白旗镇以后,我妈几乎一直都把我放在一个小小的保护圈里,所以这次我才以为我妈会对小叔的话出声阻扰。

    不一会的功夫,小叔已经在剩下的众人里找好了几个人,准备带着我和他们一起去找安姚的尸体。

    小叔拉着我的手还没走出门,我妈就赶了过来:“我和你们一起去。”

    她的眼中有一种近乎疯狂的执拗,那种眼神看得我心里一惊。

    小叔走了出来到我前面,对我妈说:“不行,嫂子,你要留在家里。”

    我妈听了小叔的话几乎是当场就急了,但是我叔没有给我妈说话的机会,直接又开口说了下去:“家里不能没有人守着。我就说明白了吧,一旦我们找到安姚的尸体的话,她很有可能会自己回来,只有你在家,她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小叔的声音很轻,或许在场的所有人就只有我妈和小叔,还有离他们特别近的我听到了叔的这一番话,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自己没有听到。

    该怎么说呢,小叔的话莫名的让我后背生出一阵凉意,我有些听不懂,但是转头看向我妈,她竟然是面不改色。

    我看看我妈又看看小叔,总觉得他们两个人好像知晓一些我不知道的隐情,更重要的是那些秘密估计是除了他们两个人,大家都不知道的。

    事情好像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我叔带着我还有十几个年轻的人一起去找安姚的尸体,我除了小叔谁都不认识,只好亦步亦趋的跟在我叔身后。

    我们一行人走在白旗镇窄窄的小路上还颇有那么一点浩浩荡荡的声势,我一直和小叔保持着一臂左右的距离,其他人都走在我和我叔的后面。

    我跟着我叔在白旗镇的小巷子里穿梭了许久也没有走出去,小腿肚子隐隐的冒着酸意。

    不知道为什么,白旗镇这个地方总是让我的心里产生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特别是沿路我竟然连一个镇子上的人都没有看见。

    我一边在心里悄悄的打鼓一边想着自己的小心思,小叔喊了我好几声我都没有听到,也没有注意到他停下了脚步,直愣愣的就撞到了他的背上。

    “啊……”我吃痛的叫了一声,伸手在自己撞到的额头上使劲揉了揉。

    小叔大概是觉得我好笑吧,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我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听见他的笑声突然就升起了几丝不快。

    “安眉你这是在想些什么呢,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也没回答我。”我叔说话的语气里还充斥着满满的笑意,从我的角度正好看见他眼角的细纹,涌到嘴边的话全部被我一一吞了下去。

    “没……没什么……”我的话语里明显带上了遮掩,但不知道小叔是没听出来还是不愿意为难我,他没有再继续询问我出神的原因。

    一行人的步伐因为小叔的停下全都停了下来,白旗镇镇口的大门近在眼前,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镇外的世界就像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正虎视眈眈的等着我们。

    “大家都听我说,”小叔走到人群中间,面色凝重,“接下来的路不用我多说,想必大家心里也都有所察觉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但是一定要切记一点,莫多说莫多看。”

    在场的所有人都点了头,算是应了下来表示知晓。时间已经不早了,把该说的情况都说了,小叔带着我们继续踏上路途。

    走出白旗镇没有多远,我恍惚闻到了一阵迷人的香气,虽然那香气不算浓烈,若隐若现的,但是味道却是十分浓郁,只要闻过一次必然就不会忘记那个味道。

    显然不止我一个人闻到了这个味道,我听见身后有人在悄声的感叹:“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这话刚一说出口就得到了大家的响应,我因为刚才小叔的话一直都没有开过口,这下听见有人说话不自觉的就想转过头去看看说话之人的模样。

    就在我转头的那一瞬间,原本走在众人前面的小叔突然大声呵斥了一句,吓得我浑身颤栗了一下。

    “都别说话!”

    小叔的声音听上去紧绷的厉害,把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因为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通通都匿了声,等着小叔的下文。

    小叔一脸紧张兮兮的在四周看了一圈,他的鼻子耸了耸,在空气里闻了一圈后停在了一颗树前,小叔弯腰伸出手在树根处抹了一下,指尖上沾着泥土。

    我们看着小叔把手指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手指尖,我的心里生出一阵恶寒,猛地转过身子,扶着膝盖吐了起来。

    我知道这个动作对于小叔来说很不礼貌,但是生理上的反应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抑制住。

    等我吐完回身擦嘴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叔站到了我面前,手还伸在半空中没来得及收回去。

    显然他刚才正准备拍拍我的背以做安慰。

    其实这也并没有什么,但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朝着小叔讪讪的笑了笑,我想我一定笑得很丑。

    见我没事,我叔没在我面前多停留,他收回手背到身后,看了一圈所有的人。

    “大家把身上所有的红色的衣服全都脱掉。”

    直接的一句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有一个女生,年级大概和我差不多大,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内..衣是红色的,也要脱吗?”

    我听到这个问题觉得有些可笑,但是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让我没有办法轻松的笑出来。

    很快就有人开始脱衣服了,我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瞥到了一个男生把裤子脱了,露出了里面的大红色内.裤。

    我脸“噌”的一下就红了,急忙看向了另一个相反的方向。没想到刚转过去,碰巧就看见了刚才那个问话的女生正在脱红色胸罩,露出白花花的肉体。

    这一派场景弄得我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另一方面又觉得可笑。如果在这之前有人对我说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我一定会觉得那人是在白日做梦。

    可是现在,这一切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身边。

    等所有人都把红色的衣服脱掉以后,小叔把地上所有的衣服全都拿到一起用土埋了起来,一切处理完大家才重新出发。

    走了没有两步,我想起我们这一次出来的目的,寻找安姚的尸体,突然悲从心生,眼泪没有征兆的就落了下来。

    我的头低得低低的,因此没有人看见我的泪水。安姚生前的模样一帧又一帧的展现在我眼前,是那么的灵动和活泼。

    安姚生前最讨厌的人就是我了,她每次看到我都会咬牙切齿的,说我是我们家最大的灾星,是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

    可是不论她怎么说我,在我心里安姚始终是我最亲的姐姐,这种感觉就算她骂我不要脸的时候我也没有消除过。

    在我的印象中,安姚是一个很自信的姑娘,她就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时刻都高昂着她的头颅,连看向旁人的眼神都是那样不可一世。

    相对应的,安姚惨死的模样同样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拼命地摇了摇头,想要把那些画面从脑海中甩出去,却怎么也做不到。

    这是在安姚死了以后,我第一回这样想她,那份想念浓郁得仿佛随时都会从我的心里破茧而出。

    耳边似乎还一直环绕着安姚的声音:“安眉,是你害了我们家,爸妈现在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眼泪湿润了双眼,我却不敢哭出声音。血脉相连,至亲手足,安姚的死其实对我打击很大,可是面对这样的白旗镇,面对每时每刻都没法预知的可怕状况,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和时间大哭一场……

    “安姚,我知道你恨我,可是这一切真的是因我而起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