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8章 走不出去

    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在环绕:“你不是罪魁祸首,不是扫把星,这一切都是安姚胡说的。”

    我看着自己一步接着一步向前走动的脚,口腔里似乎涌上一阵苦涩的味道,连带着我的精神都开始发苦。

    我第一次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不是因为我,我们家才会接二连三的发生那么多事。

    心中的疑团就像是冬日里的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我加快了步子追上前面的小叔,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小叔的步伐明显停顿了一下,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脚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依旧在向前走着。

    此刻我也顾不上任何顾忌了,只想着要把我心中的困惑问出来,对上小叔的眼神后立刻开了口:“叔,安姚以前说过我是我们家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我叔大概是完全没有想到我会问这样一个问题,我清楚的看见了他的瞳孔剧烈的震了一下,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我紧张的等着小叔的回答,可是走了大概有两分钟,他却一直都没有开口,我有些急了。

    “叔,你倒是说话啊!”

    我抓着小叔的胳膊就是一阵猛摇,他或许是被我弄的有些烦了,迅速的把他的手臂抽了出去,接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被小叔的那个眼神吓得不敢再说话,因为刚才那会儿突然而至的伤感,竟然让我忘记了自己现在身边可能存在的凶险。

    但是另一方面,我又隐隐有一种直觉,现在可能是我最接近当年和现在发生的这一切背后的真相的时候,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我就不一定会有下一次机会了。

    无论是鬼夫与我做夫妻的原因,还是婶子和安姚的不正常,这一切的一切肯定都是由因而起的,我所介意的,正是这个因究竟是不是我。

    小叔一直都没有说话,在斜后方望着他的侧脸,寸把长的头发上落了一些树上掉落下来的杂叶,脸颊上纵横交错布满了皱纹。

    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我几乎是可以肯定小叔知道许多我所不知道的秘密,这些秘密怕是应该特别惊人。

    “小叔……”我见叔迟迟不开口,刚准备开口继续追问,就被小叔堵了回来。

    “闭嘴,不许再说话了。”小叔的口气很严厉,再配上他那严肃的神情,我当下就被吓得闭了口,什么话都不敢再说了。

    出了白旗镇之后,我们明显比之前走的要慢上了许多,道路两旁的树和杂草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大家大气不敢喘的慢慢走着。

    只是这一路走来,别说安姚的尸体了,连一个人影我们都没有看见。

    不同于我们的不知所措,小叔一直都走得很有目的性,不时的嘴里还会冒出一阵我听不懂的咒语。

    起初,我以为小叔只是在自言自语,也就没在意。可是后来我渐渐发现不对了,哪有人自言自语是这么有规律的。

    其他人想必也和我一样茫然,我们把所有的宝都押在了小叔的身上。之前虽然听说小叔懂一些“旁门左道”,今天看来,小叔的这个“本事”应该是比我想象中要大的多。

    他每走两步就会用指尖捻一点泥土放到嘴里尝一尝,开始的时候我还会觉得恶心,看多了几次之后也就觉得习以为常了。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一个特别可怕的存在。

    每当遇到岔路口的时候,小叔都会分外认真的“品尝”不同方向泥土的味道,然后再做出决定。

    记不得我们总共走过了有多少个岔路口,也不记得我们总共走了有多长时间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简直就快要抬不起来。

    就是在这样心力交瘁的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终于不再是让人动摇的岔路,而是一片黑压压、深不见底的森林。

    刚看到这片森林的时候我就记起来了,这片森林就是我去白旗镇的时候经过的那片树林,没想到现在居然走到了这里。

    那个时候在这个树林里发生的一切随着眼前的景象一起在我的脑海里闪烁了起来,可怕的大娘和我爸被撕碎了的身子,这些记忆都让我忍不住的浑身颤抖。

    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不正常,我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我侧过脸看向小叔,他的目光一直盯在这片森林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目光悠长而又深远。

    身后有人在看到了这片树林之后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只是为时已晚。

    “接下来我们要进到这片树林里,大家小心一点,不要走散了。”小叔抹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珠被他一把抹去了。

    树林的旁边就是一条小河,我们缓缓地在树林里行走着,耳旁隐隐约约的能听见河流里潺潺的水声,清脆动人。

    或许在他们耳中是这样。

    在我看来,这片树林除了可怕的回忆就再也没有其他了,至今我还清楚的记得死鬼把我爸从那条河里捞起来的模样。

    那是我今生都不愿再次想起的画面。

    我一边神游一边跟着小叔在树林探索,他走的很慢,因此即使我的思绪飘了出去也能很好的跟着他。其他人全都小心翼翼的跟着我,恨不得连呼气的声音都不要发出。

    这片树林里安静的有些过分了,准确的说,应该是安静的有些诡异了。

    如果说树林里没有人,那我还能够理解,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跑到这种荒郊野外里来,但是这里面竟然连昆虫的鸣叫声也没有,树上也没有见过一只活鸟,这就很奇怪了。

    鼻间若有似无的又又一阵气味飘来,和之前闻到的那个味道特别像,wide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不仅是我,小叔也闻到了,他的眉头正深深的紧锁着,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站在原地等他做出下一步指示。

    我们一共十来个人像傻子一样在原地站了好一会,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股味道消散了不少,不像是花香,也不像是人造出来的气味,起码在我之前近二十年的人生里,我从来都没有闻过这种味道。

    直到味道完全消散,一点都闻不到了,小叔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举起手在空中挥了挥,示意大家继续向前。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已经走到了林子里面比较深的地方了,回过头完全看不到来时的道路了。

    突然,一个男人指着斜前方的一团黑影,对我们喊了一声:“看,那儿是不是有个小孩?”

    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因为还有点距离的缘故,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团黑影,并不能确定那个黑影究竟是不是人类。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前去一探究竟,纷纷停下来等小叔的指示。就在小叔沉默思考的时候,那团黑影离我们是越来越近了。

    终于走到肉眼可见的范围内,果然是一个小孩子,大家同时都松了一口气。

    “?这个孩子是不是镇上刘大爷家的孙子?”

    最先发现孩子的那个男人端着下巴对着孩子盯了好一会儿,不确定的问。

    听他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想起来了,除了我。

    见是镇子上的孩子,我们的心都接连落了地,小叔走到那个孩子面前蹲了下来,和他面对面的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有人抬着一个女的走进这个林子里了?”

    孩子顿了一下,抬起脸回到说:“看到了,他朝那里面走了。”说着就把手指向了树林深处。

    我一直在旁边观察着这个孩子,他的眼睛虽然又大又亮,但是我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听了孩子的回答,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激动,找了这么久,终于有了一点安姚的线索,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漫无目的的寻找了。

    小叔向孩子道了谢,又对他嘱咐了快些回家,别在林子里待久了之类的话后,就带着我们朝着树林的深处走了进去。

    走了没两步,我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过头,想要看看那个孩子的身影,却发现身后除了同行的人根本就是空空荡荡的,根本看不到那个孩子了。

    心中虽有疑问,但是我也没想太多,跟着小叔他们继续向前走着。

    我们走了不短的时间,已经快到树林里的最深处了,却没有看到一个人的身影。小叔站定扶着额头想了想,忽然一拍大腿,道了声糟糕。

    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去问小叔。

    我叔的语气里充满里懊悔:“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刘大爷家的那个孩子脸上有一块被狗咬的印记,刚才那个孩子脸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我们应该是被骗了!”

    我顺着小叔的话语回想着刚才见到的孩子,脸上确实是没有什么印记。

    在树林里看到一个不知来路的孩子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我们听了他的话朝着森林深处走了不少,现在就算是想要回头怕是也晚了。再者说,安姚的尸体还没有找到,我们也不能半途而废。

    “算了,”我叔掸了掸裤子上沾到的灰,对我们说,“既然都走到这里了,就继续向前走走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