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29章 可怕人影

    “啊!”

    小叔在发出这声惊叫后就像是被人定在了原地一般,没了动静。我走到他旁边,看到眼前的场景之后,立刻就明白了我叔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野坟,鼓起来的小土堆上长出了许多杂乱的草,碧绿的颜色插在黄色的土石之间,十分的显眼。

    “这儿,这儿怎么会有坟?!”小叔半是震惊半是疑问的说着,从他这一句话里我登时就明白了,我叔之所以会那么震惊,是因为眼前平白无故出现了一个坟头。

    来历不明的孩子,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野坟,自从走进这个树林以后,我们不仅没有找到安姚的尸体,相反还遇到了很多超乎想象的事情。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我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人在阻扰我们找到安姚的尸体。

    树林里太黑了,小叔说我们要么就尽快找到安姚的尸体,要么就先回去,休息休息之后再出来继续找。

    一些胆小的人早就被吓得不行了,只不过碍于面子一直没有说出来,这下听到小叔说可以回去,立马就说要回去。

    小叔看了看那座坟头,斟酌了一下也决定先回去,商量一下之后的事情。一行人做了决定之后几乎是没有停歇的,立刻就调换了方向,朝着进来的方向沿原路返回。

    往回走的路似乎比我们进来的时候要远的多,背后都走得隐隐冒汗了,可是出口还是遥遥未见。

    初时我们还没有多想,只是一味的朝前走着。可是走着走着,小叔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直到再次看见了那座野坟,才彻底确定了那份不对劲。

    我们迷路了。

    原来根本就不是回去的路变长了,而是我们在森林里迷路了!

    小叔的眉头皱了皱,没说话。他在地上剪了一个小石块,看了我们一眼,抬步朝着他认为是出口的方向走了过去,沿路都在树上画了一个小叉作为标记。

    走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当我们再一次回到那个野坟的前面,并且清楚的看到了小叔用石子在树上画的标记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惊恐。

    冷汗从额头沿着脸颊滑落下来,汇聚在下巴处。

    “我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一个声音在我们当中响起,话语里带着深深的恐惧。

    没有人回答他。不用看我都能想到自己的脸怕是比白纸还要苍白,垂在双腿两侧的手指止不住的发抖,指尖的颤动直达内心的最深处。

    在这种特殊情况下,我六神无主的就想要向小叔寻求安慰,可是转脸就看到我叔脸上同样严峻的表情,心下当下了然,我们所处的情景怕是比我想象中还要严峻许多。

    有胆小的女生开始低声啜泣,那压抑的哭声让我本就纷乱的心绪变得更加杂乱,茫然无措,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萎靡不振之际,小叔走到那座野坟前,弯下身仔细瞧了瞧,他弯着身子绕着坟头走了好几圈,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好不容易定下心神,左右转头看了一圈,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片树林里的树一般都长得比较茂盛,唯独这座坟头这里,是一大片空荡荡的空地。

    我们所有人都站得很紧凑,气温下降了不少,空气打在脸上竟有一些微薄的凉意。

    每个人都紧张的盯着小叔的动作,迫切的希望他能找到带我们走出这片树林的方法。

    我叔随便在地上捡了一根小树枝,直接就在坟头旁边的泥土里翻翻找找起来,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旁边那座野坟的存在。

    我一直都是屏气凝神的看着小叔手上的动作,整个精神都是保持着高度的紧绷,生怕会突然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

    小叔翻找了好一会儿,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眉头也皱的越来越深,他毫不停歇的换了好几处,身后留下了一个个不算小的坑。

    眼看着小叔几乎围着坟头挖了一圈却始终毫无所得,我近乎绝望的认为,小叔想要找到的那样东西怕是找不到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小叔又挖了一个不小的坑却毫无所得之后,他将手中的小木棍随手向旁边一扔,脸上的神色实在算不上是好。

    “叔,怎么样?”有人见小叔停下了动作,立刻带着希冀问着。

    得到的结果自然就是我叔沮丧的摇头。

    所有的人顿时都变成了泄了气的气球,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小叔看着我们这副模样,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半带着鼓励对我们说:“先别觉得绝望,我们再走一次,万一这次就走出去了呢。”

    小叔的话好像真的起了作用,把我们心中的阴霾都驱散了不少。这一次不仅是小叔,还有几个人也在沿路上留下了标记。

    或许是我的心理作用,我总觉得这一次我们好像比上一次走的时间要久上许多。心里不自觉的开始雀跃起来,仿佛下一秒我们就能逃脱这个森林一样。

    这种雀跃的心情还没有维持多久,我脸上的笑容在看到面前的野坟之后立刻消散不见了,没错,我们再一次走回到了原地。

    明明一路上我们都没有看到留下的记号,可是我们还是走回了原地。

    这一次包括小叔在内,所有人都是彻底沉默了,我们再也没有理由和借口说服自己刚才的迷路不过是一场意外。

    见出不去,身上也没有带什么吃的,小叔提议我们先坐在原地休息一下,保存体力。

    我坐在地上百无聊赖的拔着地上的杂草,短短的、绿油油的,单单是看上去就觉得特别有生命力,和我的精神状态完全相反。

    没有人说话,我们陷入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沉寂当中,谁都不知道铺在我们前方的路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光景,又或者说我们连自己能不能走出去重见天日都是一个未知数。

    身边一圈的草都被我拔的差不多了,土黄色的地上光秃秃的,坑坑洼洼的看着让人心烦。

    一直坐着总归不是个事儿,没有草拔了我转而把心思放在了扔小石子儿上,漫无目的的随手抓一个就朝前面扔过去。

    还没扔几个,我突然瞧见在我的正前方,离我们最近的那棵树前面站着一个人。我摇摇头定睛一看,从那双玉鞋看上去,视线停留在那人的脸上,还是看不清脸,只能模糊的看见一双湛蓝的眸子。

    这人除了是鬼夫还能是谁!

    那死鬼的出现让我本来还在阴雨绵绵的心情登时就变得晴空万里,一颗心脏更是在胸腔里猛烈的跳了起来,说不出的开心。

    “死鬼,我在这儿!”

    大概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此刻我也顾不上那个死鬼和我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了,也顾不上这一段自己以前想要隐藏起来的关系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几乎是下意识的,声音不受控制的就从我的喉咙里蹦了出来。

    只是那死鬼对于我兴奋的叫喊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很确定他听到了我的声音,可是他还是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回应。

    见他不说话,我一连又喊了好几声,可是死鬼就是不说话,保持着同一个动作一直看着我们一群人的方向。

    直觉性的我就觉得鬼夫这次肯定是又在作弄我,当下就有些着急:“你这个死鬼,快过来帮帮我们啊,我们走不出去了。”

    我的视线一直都盯在死鬼的身上,自然就没有注意到旁边其他人看向我的怪异的目光。

    小叔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我的手臂:“安眉,你在和谁说话呢?”

    我当下也没想那么多,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鬼夫的方向指了过去,不以为意的说:“和那个死鬼说话啊。”

    我不以为意的转过脸,发现周围一群人全都是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望着我,当下就愣住了。

    是了,我怎么就忘记了呢,死鬼以前就和我说过了,除了我别人都看不见他。也就是说,他们看见的都是我在对着空气说话。

    “哈哈……哈哈……”我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一时间有些举措不安,两只手全都绞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鬼夫的身份告诉小叔,正犹豫着,抬头猛然发现那个死鬼不见了,那棵树前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下意识的我四处寻找,根本没有注意到在我斜前方忽然多了一个人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