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0章 小叔的怀疑

    身后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让我听见,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安家这个丫头不会是有精神病吧?”

    “我看像,你说多好一姑娘啊,怎么就得这个病了呢。”

    我听了他们的话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但是却没有心思和他们辩解,干脆就由着他们随意去想。

    倒是小叔听到这几句话不乐意了,口吻低沉的说了一句“别多说话”,这才止住了那些人的嘴。

    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我循着笑声望过去,果不其然看见鬼夫正捂着嘴,欲盖弥彰的想要掩饰他在笑的事实。

    我瞧见鬼夫的这个模样,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生气,而是觉得神奇。虽然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几乎没有看见过他的样貌,但是鬼夫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冰冰冷冷的,很少能看见他这样直白的表现出愉悦。

    我当时就有些愣住了,直到鬼夫的笑声再次把我从出神的精神世界中拉了回来。

    我能感觉到我的整张脸都是火烧火燎的,羞愤的感情来的快而猛烈,我几乎是破口而出就对着站在面前不远处的鬼夫喊道:“死鬼你倒是快过来帮帮我们啊。”

    可是任凭我怎么叫喊,鬼夫始终都站在原地,不说话,也没有动作。

    被怒气冲昏了头脑的我早就把身旁的其他人都抛到了脑后,眼中只有那死鬼一个人。

    不经任何思考的,我直接把右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朝着鬼夫的方向就扔了过去。

    那只鞋子在空中画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才落下来,只可惜并没有砸到死鬼,而是在他面前直直的掉到了地上。

    我见那只鞋子没有砸到死鬼,可惜的拍了一下面前的地面。

    “安眉,你这是在做什么呢?”小叔见我朝着空气扔了一只鞋子,即便不相信旁人的那些话也觉得有些怪异,看向我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要怎么和小叔解释,那死鬼竟然勉为其难的开了口,懒洋洋的发出了一声嗤笑。

    “你见到夫君就是这样来表示愉快的?”

    男人清冷的嗓音钻进了我的耳中,天知道我竟然觉得那死鬼的声音今天听上去特别的性.感,他说话总是习惯性的带上一点鼻音,总会让人产生一种是在耳边轻声呢喃的错觉。

    不过这种感觉不过在我的脑海里存留了片刻,对于刚才他对我的求救一直置之不理我还是很介意的,想着身边有这么多人他也不能对我做什么,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

    我不服气的看着鬼夫,如果此刻我能看见自己的模样,我想我一定会看见自己的双瞳里熊熊燃烧的小火苗。

    不顾后果的朝鬼夫顶嘴吼道:“你这个死鬼,我拿鞋子扔你都算是便宜你了!”

    鬼夫听了我的话冷哼了一声,语气里满是不屑:“不守妇道。”

    四个字猛然撞进我的耳中,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死鬼,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有些不能理解他的脑回路究竟是怎么想的。

    “噌”的一下我就站了起来,光着的右脚轻轻搭在左脚的鞋面上。指着死鬼的脸气急的质问说道:“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就不守妇道了,还有,谁说我是妇人了,我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美少女好吗!”

    一段话我说的没有一点空隙,说完以后差点缺氧,急忙拍了拍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死鬼像是完全没有看出我的生气一样,照旧骂了我好几句,无外乎还是不守妇道那一类的话,彻底点燃了我心中的导火索。

    我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把左脚的鞋子一起脱了下来,手上用了吃奶的劲向他扔了过去,还附赠了一个鬼脸。

    这一次我扔的要准的多,没有再在半途掉落在地上,不过还是没有砸到死鬼,那家伙用手稳稳的接住了。

    “我是你的夫君,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在这么多人面前拖鞋,不是不守妇道那是什么?”鬼夫的声音似乎又冷上了好几分,就像是从冰窖里刚刚拿出来的冰块一样。

    在他说出理由以前我已经想过很多个可能的理由了,可是直到他说出口我才知道竟然是这么无厘头的一个理由,立刻就笑了出来。

    “就因为这个?”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个死鬼居然因为这么一件不足为道的小事就骂我。

    死鬼没有再说话了,冷酷的点了点头。

    这次换我冷笑了,我赤着脚站在土地上,细小的石子儿和砂砾有些刺皮肤,不过倒也不是多痛罢了。

    “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陈旧思想了?拜托,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好么。”我双臂环在胸前,一边嘴角挑起玩味的看着他。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没听过?”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死鬼的声音和他这个人一样冰冷。

    “呵,”我真的是被他这套说辞弄得有些无语,“你这才叫因循守旧好不好,拜托你,稍微跟上一点潮流可以吗?”

    我俩吵的不可开交,完全就把身边的一群人当做了空气,直到小叔忍受不了戳了戳我,我才从面红耳赤的争吵状态里逃脱了出来。

    “安眉,”小叔的眉头再次皱缩在了一起,看向我的眼神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你到底在和谁说话,你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人是不是?”

    没想到小叔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我会看上去在自言自语,这种特殊情况下我也不打算瞒着他了,点了点头。

    我们两个人的对话同行的人都能听见,很自然的随之我就听见了身旁的那个叔叔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也能理解他们,设想如果我不是从小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听见有人这样说我应该也是会害怕的。

    小叔紧张的盯着我看了好几秒,最后还是犹豫着开了口。

    “你看到的人,是谁?”

    小叔的问题一下子就把我难倒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那个死鬼,难道要说是我的夫君?怎么可能,那样还不如让我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见我扭捏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小叔心里大概是明白了几分,劝慰我说道:“没事,没什么好怕的,说出来就行。”

    “我……我……”

    小叔和旁边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等着我的答案,显然如果我现在不说出个所以然他们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我闭上眼睛,狠了狠心,死命的咬着后槽牙对小叔说:“就是……那个……和我配阴婚的人……”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声音不自觉的就降了下去,但是我知道我叔还是听清楚了,因为我明显看见他的瞳孔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几乎是没有停顿的,我的话音刚落,我叔立刻就嘴中念念有词的说起了咒语,他念的声音不大,语速又特别的快,我根本就听不清他具体都说了些什么。

    小叔的眼睛一直紧紧的闭着,不一会儿额头上就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和旁边的人一起紧张的看着他,我叔看上去根本不像在单纯的念动咒语,倒是更像在和什么人博弈一样。

    我能清楚的看见小叔脸上的血色在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急速褪去,他的嘴唇慢慢的开始颤抖起来,整个人的脸都是一片惨白。

    还没来得及细想,我就看见小叔身体一软,手捂在心脏的部位倒了下去。我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急忙走到小叔身边,下意识的探了一下他的鼻息。

    还好,还有呼吸。

    就在下一秒,倒在地上的小叔忽然就睁开了眼睛,我的手指还停留在他鼻下没来得及收回来,虽然没有什么,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觉得有点尴尬。

    “安眉,扶我坐起来。”小叔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我不敢有停顿的立刻就把他扶了起来,小叔的脸色虽然看上去还是很白,但是比刚才已经要好上许多了。

    我在小叔身边坐下,他朝着我刚才说话的方向,也就是鬼夫站着的方向看了一眼,我有些不明所以,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鬼夫已经不见踪影了。

    我叔收回眼神直直的看向我,目光如炬:“安眉,叔问你,他是不是一直都跟在我们身后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都发生了什么,但是小叔的语气听上去很严肃,我也就不敢有什么马虎,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回答他。

    “不知道,我之前也都没有注意,也是刚才才看见他的。”

    我也知道我的回答听上去没什么用,但是这确实是实情,我是真的直到刚刚才看到了那个死鬼。

    我不知道小叔相不相信我说的那些话,他的神情一直都很凝重,没有半分轻松。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小叔为什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心里悄悄的打起鼓:“难道我们遇到的这些事情和那个死鬼有关?不可能啊,死鬼其实还是不错的。”

    我摇摇头,想要把这些想法从自己的大脑里甩出去。迎上小叔的目光,却正碰上他的探究的目光,看的我心里一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