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1章 天黑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急急忙忙的就开始为死鬼说起话来。

    “小叔叔,他虽然和我们不太一样,但其实他人真的挺好的。我来白旗镇的时候也是他陪着我一起的,那个时候我在这片林子里遇到了死去的大娘,差点就要没命了,也是他救的我,之后在他的陪伴下我才能平安回到家。”我知道现在所有白旗镇的人对阴人都有了不可遏止的偏见和恐惧,一边说一边下意识的观察大家的表情。

    我一股脑的把来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都和小叔说了,我也不指望他能全部相信,但求能让死鬼在小叔心里营造一个良好的形象,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叔听了我的话之后没有立刻说话,低头开始沉思起来。我不想打扰他思考,只好自己一个人乖乖的坐在旁边。

    我又朝着四周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鬼夫,不知道他又跑到哪里去了。诶,真要说起来的话,他总是神出鬼没的,也能算是一个缺点了吧。

    罢了罢了,我也不想多管他的事,毕竟人鬼疏离,我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做吧。

    我晃了晃脑袋,把目光和注意力重新投向了小叔。

    正巧碰上他看向我的视线。

    小叔的脸色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看上去还是有一点苍白。我想起刚才小叔刚才念咒语时痛苦的神情,急忙问他:“叔,你刚才怎么突然就念咒语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叔一副被话哽在喉头的模样,我知道他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和我说,也不想逼他,安安静静的等他开口和我细说。

    等了好一会儿,小叔才像是放弃什么一样,叹了口气:“其实这件事我本来不打算和你说的,但是既然今天都说到这里了,我干脆就和你说了。”

    听小叔这么说,我敏锐的察觉到,小叔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怕是一些我不知道的隐情,心里有些害怕却又有些期待。

    小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烟,从里面掏出一根,点燃,送到嘴里。

    一个接着一个的青灰色的烟圈上升到空中,我叔的目光开始变得悠长,似乎是陷到了回忆中。

    “这件事还要从你爷爷说起了,你爷爷是从医,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

    小叔顿了一下,看着我,我点了点头。

    “有一次有一家人找上来让你爷爷给阴人看病,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你爷爷答应了,但是最后却得罪了阴人,没有办法,只能让你给阴人做童养媳。”

    小叔从嘴里吐出了两个烟圈,香烟头夹在手指中间,一点点的变短。

    虽然在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和那个死鬼发生了关系,但是现在从小叔的嘴里听到自己给死鬼做童养媳的原因,心里还是堵得慌,说不上来的难受。

    恍惚间我甚至觉得,下一秒我就会流下眼泪。

    小叔口中的往事还没有说完,我抬手抹去眼角溢出的泪水,长长呼出了一口气,波动起伏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我叔手中的烟抽的差不多了,他将烟头狠狠地抵在地面上,火星在摩擦中熄灭,火光一点点变得黯淡。

    太阳早就落下了山,天虽然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但是抬头也能看见在遥远的天边挂着的一轮弯月,就是不算太显眼罢了。

    “你爷爷当时就在家里养了那个小鬼,一直小心的供奉着。我们本来以为事情也就暂时告一段落了,结果没想到你妈妈竟然因为嫌弃这些迷信就把你带走了。没有多久我们就发现,那个小鬼也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后来就觉得麻木了的缘故,我总觉得小叔口中说的事情似乎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就是离我特别遥远的一个故事。

    当然也只是我觉得罢了。

    这个事实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震撼人心,大概是因为这些都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那些曾经的往事我即便知晓了,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微风吹动了我的发梢,在空气中肆意飞舞,逍遥又快活。

    “安眉,你……”我叔的话还没说完,忽然一把捂住了他心脏的位置,脸上一副痛苦的神情,我着急的凑到了他面前。

    “小叔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叔的五官全部都皱缩到了一起,就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疼痛,紧紧的抓住了胸前的衣服,平滑的布料上立刻出现了不少皱痕。

    大概过了有两三分钟的样子,小叔的面部表情才慢慢的缓和了过来,紧握成拳头的手掌缓缓的摊开,紧绷着的全身立马松了劲儿。

    电光火石之间,我猛然想起小叔之前倒下的时候正是那死鬼出现不久之后,虽说他没对我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不可避免的怀疑到了他身上。

    我凑到小叔面前,跪在地上的双腿被上身的重量压得有点麻:“叔,你和我说实话,你这么痛是不是因为那个死鬼?”

    小叔听我这么说立刻摇了摇头,没有一点点的犹豫。他因为刚才那一阵的疼痛,胸膛还在不受控制的上下起伏着喘气。

    我两只胳膊同时用力才把小叔从地上搀扶起来,他刚坐正身体就闭上了眼睛,右手的手指掐掐指指,不知道在算些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有人做这样的动作,以前都只在电视节目中看见过,现在这样一看自然觉得十分有趣。

    没一会儿,小叔放下手,目光平静的看向我,冲我摇了摇头,算是对我上一个问题的回答。

    见被小叔否定了,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竟隐隐的有些开心,这种感觉就好像死鬼没有辜负我的期待一样。

    “我刚才之所以会倒在地上,应该是心肌梗塞发病了。”

    我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睛:“心肌梗塞?怎么会呢?小叔你现在不是正好好的在我面前吗?”

    不是我怀疑小叔说法的准确性,只是我没有办法相信他在经历了一次犯病之后居然还可以好好的和我对话,看上去就像一个没事儿人一样。

    我叔的脸上泛起了和我一样困惑的神情,显然他自己也没有弄明白这就是怎么一回事,又或者说在场的,除了躲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的,谁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周围开始有人抱怨说饿了,我的肚子其实也早就开始叽叽咕咕的叫了起来,除了早上吃的早饭以外,直到现在都是什么都没有吃。

    小叔站起身子,对着白旗镇的方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对谁,也有可能是自言自语。

    “我刚才之所以晕倒,应该是因为心梗,我给自己算过了,这本来就应该是我生命最后的命数之劫,可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居然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又活了过来。”

    大家听了我叔说的话都隐隐觉得惊奇,看向他的目光里都带上了惊叹,当然这些人之中也包括我。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天色变得更加暗了,每个人心里都开始着急起来。冥冥之中,我总是有一种感觉,就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似乎总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令我背后发冷。

    在这个紧急时刻,谁也不敢离开这个大群体,回家似乎成了一个遥遥无期的奢望。

    天色越发的暗了,很快就要彻底失去光亮的照耀,小叔站在原地不停的踱步,语气和神情军事越发的着急。

    “刚才我在弥留之际,看到了有许多阴人都聚到了一起,十分可怕。而且看他们这副来势汹汹的样子,白旗镇这次怕是要摊上大事了。”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都是生在白旗镇长在白旗镇,对镇子的情意均不是一般的浓重,听见我小叔这样说又是害怕又是担忧。

    再加上夜晚的即将到临,简直就是阴人为非作歹的最好时机,我们除了防卫也别无他法。

    果然和那个死鬼说的一样,我这一趟重回白旗镇,面临的果然是一重又一重的危难和艰险,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蝼蚁,深陷不知名的漩涡却又无法自拔。

    第一次,我开始怀疑,自己当时不顾我妈和鬼夫他们的阻挠,执意要回到白旗镇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如果我不回来,是不是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没有人能给我答案。

    天已经彻彻底底的完全黑了,我抬头看向没有尽头的天空,有星星点点的小星星嵌在那如黑色幕布一般的夜空里,闪烁着自身发散出虽然微小但却耀眼的光芒。

    不知道我妈现在在家怎么样了,我和小叔他们虽然现在身处的情况也不算乐观,但是好歹大家这么多人在一起,即使遇到了困难还能互相照应一下,相比我妈就完全不同了。

    她一个人在家我实在是有些担心,可也只能安慰自己,我妈在家肯定很安全,什么事情也没有。

    我甩了甩脑袋,拼命的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也只有冷静下来以后,对于很多事情才能看的更加清晰。

    越是身处危急的情况当中,就越要冷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