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2章 鬼挖眼

    坐在原地等终究也不是个办法,反倒是把众人的耐性磨得差不多干干净净,早就有人发牢骚说坐不下去了想要回家,但是终归还是没能战胜内心的恐惧,只好陪着多数人坐在原地等。

    我紧紧的凑在小叔的身边,现在他是我心中唯一一个能够依靠的人。

    小叔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烟草的味道丝丝缕缕的钻进我的鼻腔里,起初闻上去还觉得有些许的呛人,但是闻久了,竟然觉得这味道令人心安起来。

    不知不觉的,我的头慢慢的靠到了小叔的手臂上,眼睛不受控制的闭了起来。一整天的疲惫在此刻如漫天的雨将我包裹起来,紧绷的神经也因为这场困顿松懈了下来。

    眼睛虽然闭上了,但是我的脑神经却好像一直在活跃着,脑袋里疯狂的闪过了这两天发生的许多场景,心脏在左胸腔里疯狂的跳动,一刻也停歇不下来。

    朦胧中,我似乎听到了一阵的声音,那个声音虽然不算大,但总是围绕在我的耳边,也实在是扰的人心烦。

    猛地一下我就睁开了眼睛,我停顿了好一下才适应了周围的黑暗,四处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那个声音的来源。

    更甚者,自从我睁开眼睛以后,那个声音就消失了,怎么都找不到来源,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般。

    周围一圈人都七七八八的打起了瞌睡,我小心的看向小叔,他的眼睛也半闭着,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我睡了一小会儿以后,精神好了不少,现在真的是一点都不困了。

    没有人可以交谈,又不困,我只能坐在原地拔草玩。我特意拔了两根长一点的杂草,拿在手中把玩,编制成一个简陋的小手链。

    我低头编的认真,周围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正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有一点点微弱的声音,都特别引人注意。

    正前方响起脚步声,这个脚步声很轻,但是我还是听到了。最初我以为是有谁去旁边小解回来,可是那个脚步声却在我前方不远的地方停下了,没有回到我们这一群人当中。

    我觉得奇怪,抬起头向前看了一眼,这不看还没什么,一看真真是把我吓坏了。

    居然是我们之前看见的那个小孩,他站在前方目光如炬盯着我,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但就是看着觉得诡异。

    我心里觉得毛毛的,双手不自觉的抖了起来,抓上我小叔的胳膊,手指用力嵌入我叔的手臂当中,直接把小叔给弄醒了。

    “安眉,你……”

    被我弄醒的小叔心情不是太明朗,刚想说我就被我的表情吓到了,顺着我的目光向着那个孩子看过去,他脸上的神色登时就变了。

    但是我叔还是比我要冷静多了,他不过是片刻就恢复了正常,站起身把打瞌睡的众人全部都叫醒了。

    大家看见那个孩子都很慌张,毕竟要不是因为他,我们现在也不会被困在这个树林里走不出去,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

    夜深了,月光从空中撒向大地,浅白的月光看上去让人心情愉悦,但是我们却一点都没有办法这样觉得。

    那个小男孩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不寻常的光芒,小叔紧跟着大叫了一声:“大家都把眼睛闭起来,不要看这个孩子。”

    我们都有些没反应过来,我应该是所有人当中最先反应过来的,没有细想就闭上了眼睛。

    小叔见还有几个人没有闭上眼睛,急忙又喊叫了好几遍,看着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他才放心的也闭上了眼。

    因为看不见,听觉好像就变得更加灵敏起来,那个孩子似乎又走动了起来,脚步声在耳蜗当中回响起来,我很好奇那个孩子究竟在做什么,想要睁眼但是想到小叔的话还是放弃了。

    森林旁边的那条河就在离我们不远的旁边,听着那个孩子的脚步声,似乎是向着河流的那个方向走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要做什么。

    我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但是神经却一点都不敢松懈下来,手心隐隐的冒了汗,恨不得自己可以有透视眼看见那个孩子的动作。

    “扑通”一声,是很明显的重物落入到水里的声音,我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手足无措的朝旁边抓了抓,抓到一只胳膊立马就低声问了一句:“叔,是你吗?”

    小叔轻声应了一声,我狂跳不止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一些,只不过手上更加用力了,一点也不敢放松。

    专属于孩童的歌声从那个孩子的方向传了过来,特别清脆的声音,唱着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歌谣。

    伴随着歌声的还有一直响个不停的水声,我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一刻都不敢有所松懈。

    歌声一直在半空环绕着,不知道那个孩子究竟在唱一些什么,就是有令人毛骨悚然的魄力。

    我们所有人全部都慢慢的围到了一起,身体挨着身体,想要寻求一丝安全感。

    就在我以为他要一直唱下去的时候,从河的方向突然传过来了凄惨的叫声,他的声音本来就尖,这一叫更是显得凄厉无比。

    有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叫声也吓得叫了出来,只是那孩子的叫声一直都没有停下来,且一声比一声凄惨。

    我很害怕,全身都克制不住的抖了起来,整个脑仁里好像都环绕着那孩子的叫声,更甚的是,唤醒了存在我脑海里的,前一天晚上婶子凄厉的叫声的回忆。

    记忆和现实混杂在一起,我此时此刻最想的就是在地上挖一个洞,然后躲进去。

    当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身后的一个人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就偷偷看一眼,应该没什么事吧。”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可能只有我听见了,因为在他说完以后没有人出声。我觉得自己应该出声阻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嗓子就好像被堵住了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啊!”

    一声凄厉的喊叫声从我身后响起!正是刚在嘀咕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什么,随后就感受到他在地上剧烈的动了起来,他的叫声甚至快要盖过那个孩子的声音,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几乎快要撑爆我的脑袋。

    “大家都不许睁开眼睛,一定不要睁开!”小叔冲着大家大声吼叫着,声音在我耳边,震得我耳膜生疼。

    不记得那此起彼伏的叫声究竟持续了有多久,我感觉自己的听觉都快要麻痹了,直到少了一个人的声音的时候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到小叔说那个孩子走了,让我们睁开眼睛,我才是真正回过神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景象着实让我大吃了一惊:一个男人正捂着自己的眼睛部位在地上来回打滚,指缝里有鲜红的血液流出来,一滴一点的落在黄色的泥土里,化成一个个暗红色的小圆圈。

    分明就是眼睛被挖掉了,只剩下了空洞洞的眼眶。

    他的嗓子早就喊哑了,现在只能发出间歇的嘶吼声。我们一群人全部都躲在了后面,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前,瞬间就给他留出了一大片空地出来。

    小叔看了他一眼,指着他对我们说:“这就是‘鬼挖眼’,提醒人们不要看不该看的东西。”

    小叔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重重的敲打在我和在场所有人的心上,估计包括我在内,一定有好多人都在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因为好奇而睁开眼睛。

    小叔在他自己的衣服上撕了几块布条下来,给那人做了简单的包扎,把他放在了一棵树下。

    剩下的人重新回到一起,商量着要怎么做才能逃脱当下的困境,大家七嘴八舌的你来我往,终究还是没能讨论出一个清楚的结果。

    最终无法,小叔只好决定让大家在原地待着,等到天亮以后再想想看有么有什么办法可以逃离这片树林。

    夜色正浓,他们七七八八的都睡下了。我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脑子里一团乱糟糟的东西,快要把我的大脑挤爆。

    小叔坐在人群外抽烟,烟雾在他的脸前一点一点的升起,他的侧脸在烟雾的遮挡下根本就看不清,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意味。

    我走过去在小叔身边坐下,小叔侧过头看了我一眼。

    “没睡觉?”

    我摇了摇头,直直的看向小叔,小叔看着我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

    我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把心里藏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

    “叔,我之前不是和你说,我回白旗镇的时候也路过了这片树林了嘛,哪个时候,我就是在这条河的附近,看到了我大娘……”

    刚提到“大娘”二字,小叔立刻就用手势阻断了我接下来的话,他脸上的神情一点都算不上轻松,甚至可以说是严峻:“别说了,夜里不讲鬼,知道了没。”

    大概是因为小叔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严肃,我一下子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不甘心的咬了咬下嘴唇,扭头看向河面。

    夜里很凉,微风吹在脸上的冰凉感和那个死鬼触碰到我的感觉很像。想起死鬼,他自从下午出现了那么一小会儿之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一直逼着我让我叫他夫君,可是等我遇到事儿以后却又毫无踪影,这算是哪门子夫君嘛!

    我颇有些恨恨的想着,猛地在身旁的地上抓了一把野草,连根拔起扔到了地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