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4章 火烧的怨念

    娉娉袅袅的戏曲在河中央响起,那声音在整片森林的半空环绕,我们一群人顺着那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个女子穿着一袭红衣,姿态妩媚动人。

    她口中唱着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戏曲,月光洒在她如黑色瀑布一般的长发上,发出了不一样的耀眼光芒。

    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差点被眼前的景象所迷惑,而忘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恐怕也是由阴人而变。

    那个女子一直都是背对着我们,只顾着唱戏,让我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死鬼把我护在身后,朝着那女子仔细的看了一会儿,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我道是谁,不过就是刚才附在那人身上的女鬼罢了。”

    我听出来了死鬼是故意把话说的难听了一点,想要用激将法去激那女鬼,可不知道是不是那女鬼根本就没有听见死鬼所言,她依然在河中央唱着她的戏,万分妖娆。

    小叔的想法和死鬼一样,在当下的环境中,每一个看见的陌生人恐怕都是来势汹汹的敌人。

    死鬼让小叔留在符咒圈里保护我们,他自己一个鬼向着河边走过去。说是走,在我看来不过就是飘了过去。

    就在他快要到河岸的时候,那女子停下了嘴中的哼唱,一曲终了。

    死鬼不再继续向前,他等在原地,似乎是想要看看那女鬼究竟是想要耍什么花招。

    我们全都紧张的盯着死鬼和那女鬼的方向,我的指甲不知不觉中已经嵌入到了掌心里面,抠的我自己生疼。

    女鬼从白空中落到了河里,河水似乎浸湿了她的衣裳,但又像是没有。月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随着水纹的波动而一摇一晃,特别的美丽。

    只是此时已经无人有心思去欣赏这幅美景了,连我都感受到了空气里隐藏着的压抑的因子,鬼夫和小叔肯定不会察觉不到。

    我大气不敢出的躲在人群里,我知道这样是骗不了那些阴人的,但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大家,我真的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那女鬼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不急不慌的在河里玩起了戏水的把戏,手掌每在河面上拍打一次,就会激起一层水花,看着倒也好看。

    因为鬼夫是背对着我的缘故,我不知道他此刻是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看着那女鬼的,虽然就算他面对着我我也看不到。

    月亮一寸一寸的躲到了云层后面,原本波光粼粼的水面一下子就变成了一面死气沉沉的镜子,那女鬼的动作却更大了。

    光线太暗了,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份黑暗。模糊的视线中,那女鬼身上的衣服好像早就已经湿透了,但是她却迟迟没有对我们下手,似乎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

    鬼夫站在河岸边,如一座挺拔的山峰威严不动。

    “呵呵呵。”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笑声,我却硬生生的听出了几分娇媚的意味在那里面。

    “好热啊,快过来一起洗澡吧。”

    几乎是没有停顿的,那女鬼笑完就开口说了话。她的声音只是听上去就特别的酥魅,叫人忍不住软了半边的身子。

    我虽然觉得这个女鬼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其他的特别的感觉。身边的男人却有一两个开始无意识的向前行走,分明就是受到了蛊惑的模样。

    我没想到那女鬼竟然还有这般魅惑人的能力,大家连忙一起把那几个人都抓了回来,我看向鬼夫,见他依然没有动作,稍稍放下心来。

    看来,他并没有被那女鬼蛊惑。

    女子的声音没有间断的还在传来,一声又一声让人听得心烦气躁。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生前被火活活烧死还不够,现在居然还生出了还认的心思。”

    那死鬼的声音不算大,但是足够让我们所有人都听清。显然,那女鬼也听见了,她没有再发出叫喊声,她停了下来。

    黑暗中我看见那个女子转过了身子,就在她完全转过来的那一秒,躲到了云层后面的月亮恰好现了身,眼前顿时一片明亮。

    借着月光,我看清了那女鬼的面容,没忍住惊叫了一声。

    她的脸已经看不出原来的五官了,焦黑一片,看上去十分吓人。

    “呵呵呵,被你发现了呢。”被烧得只剩一张空洞的嘴一闭一合,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犹如天籁的声音,竟是从那样一个地方发出来的。

    死鬼缓缓抬起了右手,声音沉着冷静:“今日可留不得你了。”

    他说完手上就要做动作,硬生生被女鬼一句话给打断了。

    那女鬼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娇媚的语气里好似又加了一分乞求:“放你们走可以,不过我也不能做这便宜生意是不是。你们留下两个活的人用用,我自然就可以让你们顺利走出这片林子。”

    死鬼没有立刻做出回答,倒是我,被女鬼这一番话吓得不轻。

    不论怎么说,大家这一趟之所以会出来,都是为了帮我寻找安姚的尸体而来,我不能因为一己之利就牺牲他们之中的任意一个,我的良心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顾不上去考虑那死鬼会如何回答,我上前一步对那女鬼大叫了一声,见她的注意力被我吸引过来后才开口说道:“不行,我们都是为了找安姚的尸体而来,大家一个也不能留下,你休想!”

    我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其实一直都很紧张,心脏躲在左胸腔里“怦怦”的跳动着,似乎下一秒就会冲破肌肤跳出来。

    那女鬼玩味的看着我,虽然她已经没有眼睛了,但是我却分明的感受到了她投放在我身上审视的目光,带着灼热的温度。

    我被那赤..裸裸的目光弄得有些害怕,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就在这一秒的时间内,那女鬼忽然破水而出,直接朝着我的方向飞了过来。

    她这一次什么话都没有说,用最直接的行动向我表示了她的愤怒和不满。

    那女鬼的速度极快,只用了几秒就到了我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却一点都不害怕了,就像是心底很清楚她不能伤害到我一样。

    她的手还没有触及到我的身体就被鬼夫给拦住了,他只用了一招就把那女鬼从我的身边带离了。

    他们过手的招式极快,加上是晚上的原因,我有些看不清楚,但是还是能看出来,在他们俩这一来一往的比试中,鬼夫是完完全全占上风的。

    见情形这样我也就放心了许多。

    大概交手了不到十招的样子,那女鬼被鬼夫一个辟掌直接从空中打落到了地上,还没看清死鬼做了什么,那女鬼就魂飞魄散不见了。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鬼夫向四周看了一眼,急匆匆的走到我面前,我刚凑到他面前想和他说一句话,突然就听到鬼夫低声呵斥了一声。

    “不好!”

    这短短的两个字弄得我有些发懵,我甚至还没来得及作反应,那死鬼就从我的面前不见了。

    “诶,你……”我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嘴都还没闭上,变故又发生了。

    之前出现的那个孩子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这一次他完全脱下了外面那一层假装的模样,面上凶神恶煞,和鬼夫两人打的不可开交。

    小叔就站在我的旁边,我们俩齐齐的看着鬼夫的方向,我有些担心,他刚刚才和那个女恶鬼过完招,这么快的又和这个孩子动手,我实在是担心他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个孩子明显和刚才那个女鬼完全不同,一招一式都厉害了多,鬼夫应对起来似乎也觉得吃力了不少。

    我的眼睛一直都定在鬼夫和那孩子的身上,生怕鬼夫会一个不小心受到伤害。

    我们一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紧紧的缩在符咒圈里什么都不能做。鬼夫和那个小孩打的很胶着,一时半会也没分出个胜负。

    我的右手一直都放在右侧的腿缝处,我跟着鬼夫他们俩打斗的方向移动,一直跟着走到了到了人群的后面。

    突然,一只手猛地牵上了我的右手,一句“快点走”在耳边猛然响起。

    随着这一句话的响起,我的大脑好像被灌入了一大团浆糊,脑袋晕晕乎乎的,什么都没有办法思考。

    那种感觉我事后想起来,就像是喝了迷魂汤一般,整个人都变得混沌起来。

    我跟着那只手的主人一起走了起来,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里,大脑虽然闪过了一丝疑惑,但是瞬间就被我压到了心底。

    小叔的声音似乎在我身后响起,他好像在急切的叫我的名字,但又像是没有,我摇了摇头,继续跟着那只手走着。

    另一边鬼夫因为小叔的大声叫喊也注意到了我这边的情况,见我一脸呆呆傻傻的跟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走,顿时就急了,一个飞脚就把那孩子踹到了一边,然后朝着我飞奔了过来。

    他赫然落在了我的面前,看见鬼夫的那一刻,我大脑里断了的神经瞬间就串接到了一起,登时就恢复了清明。

    我看着自己被牵着的手,愣愣的问道:“我?”

    鬼夫没有回到我,他霸道的把我从那只手里抢了过来,一把抱在了怀里,话语里带上了浓重的愤怒:“本王的女人你竟然也敢抢!”

    我被鬼夫抱在怀里,他的怀抱特别清冷,但是却说不上的舒服。鬼夫因为刚刚接连和好几个人过招,胸膛微微的起伏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