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5章 可见可不见

    “你这个鬼胎,”那个刚刚拉着我的人突然开了口,我听到声音这才正眼看向他,那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的神情,怕是也被鬼附体了,“看样子是成气候了啊,居然也敢来管老娘的事!”

    那人的语气很嚣张,但是鬼夫倒也没有因为这一句话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他冷冷的看向那个被鬼附体的人,冷静的问道:“这些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我问你,安姚的身体究竟在哪?”

    那人发出一声冷笑,朝着旁边的河流指了指:“就在那。”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安姚的身体正漂在河面上,慢慢的随着水流向下漂着,眼看着安姚的尸体很快就要漂到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顿时就急了。

    “快,快把安姚的尸体捞上来,快点啊。”我着急的对着后面的人喊着,却看见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反应,顿时我就急了。

    我见安姚那尸体很快就要漂到眼睛看不到的下游,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着急忙慌的就向着安姚的尸体跑了过去。

    还没跑出两步,我的手突然就被鬼夫给拉住了。

    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语气里满是着急:“你快放开啊,安姚的尸体马上就要不见了,你快帮我过去把她的尸体找回来啊。”

    鬼夫手上的劲儿又大了几分,对着我说:“安眉,你别急,你这是被迷了心智,那河面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尸体,我们都没看见,只有你一个人看见了。”

    “啊?”我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痴痴呆呆的问:“真的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叔也走到了鬼夫的身后,他听见了我的话,没等鬼夫回答就对着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鬼夫是不会骗我的,想到自己刚才迷不楞登的就跟着那被鬼附身的人走了,知道那鬼如果想对我施法看到幻想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知道安姚的尸体并不在那里,我着急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

    幸亏鬼夫及时制止了我,才让我没有进一步的走进那阴人的陷阱中。我转过头对着鬼夫露出了一个短暂的微笑,这可能是我第一次真正发自内心对他笑。

    躲过了一劫,我很快就松懈了下来,完全忘记了那女鬼还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我们,或许是我愉快的表情刺激到了那个女鬼,她的喉咙深处慢慢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一阵一阵的,就好像骨头在一起摩擦而发出的声响,听上去就叫人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一番不小的动静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死鬼把我半搂在怀里,熟悉的冰冷的气息立刻将我包裹了起来,特别的安心。

    我知道安姚尸体失踪的事情肯定和这些阴人脱不了关系,就想着想个法子从他们嘴里套话出来,谁想到那阴人根本就不给我开口的机会。

    被女鬼附身的那个男人,五官毫无预警的全部团缩到了一起,脸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褶子,面部狰狞的样子特别可怕。

    纵然我已经看过了那么多不寻常的事情,看见这人发生这样的变化,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能接受,喉咙一紧,差点就要吐了出来。

    那人的眼睛半闭着,露出了大部分的眼白,那副样子就像是被人勒住了脖子,随时都会窒息一样。

    我下意识的就像鬼夫的怀里蹭了蹭,想要寻求些许的安全感。那死鬼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动作,揽住我的手臂紧了紧。

    浅白色的月光照在那人身上,就像是给他蒙上了一层浅色面纱,增添了几分神秘。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在被附身的人身后拉长,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完全超脱正常人影子的长度了。

    那影子的颜色是非常深的墨黑,和普通的影子一点也不一样。

    见那影子一点点的脱离地面立了起来,我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影子的动作很慢,大概过去了有两三分钟之久,黑影才完全站立了起来,显现出了一个人的模样。

    待我看清黑影的模样后,我几乎有一瞬间差点窒息!

    这个黑影所显现出来的样子,竟然是我爷爷生前的样子!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还小,所以对他的印象也不太深,之前回忆起来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个大概的轮廓。

    可是现在看见这个影响,爷爷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登时就变得丰满了起来,我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就是我爷爷的模样。

    太多情绪在我的脑海中翻转着,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鼻头有点酸酸的,眼眶也觉得干干涩涩。

    几乎是下意识的,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的,我就对着那黑影大喊了一声:“爷爷!”

    毫无意外的,那黑影没有回答我。

    相反,站在我身后的小叔倒是大声呵斥了我一句:“安眉,不许乱喊!”

    我听到小叔口气这么凶,顿时就变得有点局促,转过身子望向小叔的时候还想解释什么:“可是,小叔,我……”

    小叔没等我话说完就朝我投来了恶狠狠的一个眼刀,他的眼神里隐藏了太多震慑的意味,我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眼睛,立刻就闭上了嘴巴。

    沮丧的低下头,我的心情就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瞬间就从制高点落到了谷底,这种极与极之间的落差实在是不好受。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我爷爷都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了,这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但是在我的心底深处,我却自欺欺人的想着,万一呢,万一这就是爷爷呢。

    直到小叔的一句话完全的打破了我的幻想,我从臆想中走到了现实里,看清了面前的这个黑影恐怕也是那些阴人做出来的把戏。

    鬼夫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我内心的低落,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我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他,如果在今晚之前有人和我说,鬼夫会安慰我,我肯定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小叔在我胡思乱想的期间走到了我们前面,距离那黑影也就一米左右的长度。

    他手上做了个我看不懂的手势,嘴里念念有词,应该是在说着驱邪的咒语。片刻的时间,那黑影果然就慢慢的变淡,直到消失完全不见。

    随着黑影的不见,被附身的那个男人也突然倒了下来,躺在地上四肢抽搐了两下就完全晕死了过去。小叔走过去在他的鼻子下面探了探鼻息,对上我期待的眼神时,遗憾的摇了摇头。

    这次周围是真正的恢复了平静,千方百计想要带走我的阴人终于全都消失不见,我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哽在喉咙里的那口浊气随之一排而出。

    死鬼松开了放在我肩膀上的手,那一瞬间我的心里滑过了一丝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失落。

    他走到小叔身边,用我们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我感觉到他们都走了,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片树林吧。”

    小叔对着鬼夫点了点头,没有说其他的话。

    我这才发现,现在能看见鬼夫的人竟然不是只有我一个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大家都能看见鬼夫了。

    死鬼走在最前面,他带着我们在森林里穿梭,我稍微留了个心眼观察了所走的路,惊奇的发现和我们之前走过的每一次居然都不一样。

    明明感觉上都是同一个方向。

    有了死鬼的帮助,我们这次终于不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树林里乱窜,走了有十五分钟的样子,前方终于隐隐透出了不一样的光亮。

    已经有人开始小声惊呼起来,我的心情也随之越来越兴奋,那份光亮不是别的,正是我们即将要走出去的标志!

    直到完全走了出来,我才真的大声笑了出来,其他人也随之大笑起来,瞬间周围只有起起伏伏的一片笑声。

    我们终于冲破了这可怕的鬼打墙,从那片诡异的树林里逃了出来,我是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我们继续在里面停留,还会发生多少我连想都不敢想的危险。

    这一次,我们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到白旗镇的路。

    走出森林以后我们才发现黑夜早就已经过去了,太阳遥遥的挂在西边的天空上,散发出橙黄色的光晕,竟是一天又快要过去了。

    也就是说,我们在那林子里待了一天一夜,现在想来,之所以在树林里看天空一直都是一片黑幕,应该也是那些阴人的杰作吧。

    虽然身心俱疲,但是走在回镇的路上,我们的心情和出来前相比还是轻松了不少。越是因为经历过危险,才越知道生命的可贵。

    鬼夫一直走在我的左手边,他身上那特有的凉气不时地喷洒在我身上,就像是有一种奇妙的魔力,让我定下心来。

    小叔走在我的右手边,他前后探头探脑看了一会儿,我以为他是在找人也就没有多加注意,直到他问我鬼夫去哪儿了,我这才知道他在找的居然是死鬼。

    我有些发愣,那死鬼明明一直就在我的旁边,小叔和他之间不过就隔了一个小小的我,不可能会看不见他才对啊。

    心下正疑惑着,左侧传来了鬼夫冷静的声音:“我用了阴术,现在只有你一个人能看见我。”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下顿时了然。刚才在树林里毕竟是特殊情况,有鬼夫在大家会更安心一些,可是现在逃出那片树林了,鬼夫如果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话,他们可能就会觉得害怕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