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6章 我怀孕了

    想明白了之后,我自然就对小叔撒了谎,装作在周围审视了一圈:“?没有吗?我也不知道啊,明明快走出树林的时候还看到了他啊。”

    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镇定一点,小叔审视的目光在我脸上上下扫了好几圈,见我没有什么异常才信了我的话,没说什么直接扭头转了回去。

    回程的路上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一路上都很顺利。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隐隐的有些发暗了,太阳早就隐没到了山腰下,不见了踪影。

    我跟在小叔身后刚一踏进家门,就见我妈飞快的冲了上来,速度之快几乎超过了正常人的速度。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妈激动的问我叔:“怎么样,找到了安姚没有?”她两只手紧紧抓在我叔的胳膊上,可见我妈内心的急迫。

    小叔大概是不忍心告诉我妈事情,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所有人都累得不行,坐在堂屋里休息。昨天晚上在树林里遇到的那一切玄乎的就想一场梦一般,我不自禁的抬手抚上心脏,那里发出了有力的跳动。

    我妈在得知了我们没有找到安姚的尸体后就开始哭了起来,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抹眼泪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前去安慰安慰她。

    我能看出来大家的心情都不是太好,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阴沉沉的,鬼夫站在堂屋的角落里,从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他笔直的站在那里。

    我妈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传到我的耳朵里,她哭的很伤心,几乎是撕心裂肺的程度,大有越哭越难受的趋势。

    “安姚,我可怜的安姚,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年级轻轻就抛下妈妈走了……”我妈哭的太凶,一句话都说的结结巴巴的,但是我还是听清楚了。

    听着她的哭声,我心里也特别不好受,对安姚的思念之情就像洪水一般向我扑面而来,我根本就挡不住。

    我妈差不多哭了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小叔终于是看不下去了,拿手指戳了戳我,让我去劝劝我妈别哭了。

    我有些为难,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我去和我妈说话,那简直就是直接往枪口上撞。可是耐不住小叔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去劝她,我咬了咬牙,还是起身走到了院子里。

    我妈直接坐在了地上,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不少了,月亮冒出了一个小尖尖。镇里晚上气温凉,我怕我妈着凉,急忙上前想要把她扶起来。

    手指刚碰到我妈的那一瞬间,她就像是触电了一般,猛地把我的手拍了下去。

    我看着瞬间就变红了的手背,大脑有片刻的发懵。

    不仅是我,我妈也明显的愣住了。她看着我讪讪的笑着说:“安眉,你……”

    她叫了我的名字后就闭上了口,不知道她是不知道说什么还是对我无话可说,反正任一种可能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稳了稳心神,再次上前把我妈扶了起来,这一次她没有再推开我。

    我把我妈扶到里屋里坐着,她还有些抽抽搭搭的,像是停不下来。我怕她越哭越伤心,就想着找个话题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想起了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个黑影,化成了我爷爷轮廓模样的那个黑影。

    嘴巴不经大脑思考的,早一步说了出来:“妈,我昨天看到了爷爷的轮廓,特别……”

    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看到前一秒还在啜泣的我妈,突然换了一副神情望着我,那副表情就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样。

    “闭嘴,你怎么就知道说这些东西,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我妈用嫌恶的眼神看着我,她的注意力虽然确实被我转移了,但是她却一直在骂我,而且骂的话还越来越难听。

    小叔中间有一次想劝她不要再骂我了,被我妈一句话就怼了回去,之后也就不敢再去了。

    我被我妈骂的有些大脑发懵,我妈大概是看了我这幅傻样子,更加生气了,有些口不择言的说:“要不是你,安姚也不会死,你这个扫把星,害了那么多人还不够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我更不敢相信这么恶毒的话语竟然是从我妈的嘴里说出来的,顿时目瞪口呆的坐在了原地。

    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到了一起,难受无比。

    如果可以选择,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过着平凡而又普通的生活,可是这一切根本就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

    我妈的话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剑深深的刺在了我的心窝上,让我几欲落泪。

    被我妈的话伤的心烦意乱,我干脆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里,顺手把门锁了起来。

    脱掉鞋子和衣躺到床上,我用双臂环绕住自己。我妈的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响,鼻头酸酸的,心里的委屈早已泛滥成灾。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没有注意到在我背后躺着的鬼夫,直到他用冰冷的声音问我:“哭什么?”

    我听见声音后立刻翻身转了过去,面对着他。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鬼夫以后,我心里的委屈好像顿时就放大了无数倍,之前还一直隐忍在眼眶里的泪水全都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落到枕面上,我的视线因为泪水而变得模糊一片,连鬼夫的模样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他冰凉的指腹轻轻擦去了我脸颊上的泪珠,我听到鬼夫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和我说:“不哭了。”

    却不想他这一句话让我觉得自己更加委屈了,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根本就止不住。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嚎啕大哭,鬼夫没有再出声说话,而是一直轻拍着我的后背,沉默的安慰着我。

    我大概是把身体里所有的眼泪都流完了才停了下来,随着这些眼泪的流出,心里的委屈和压抑好像也随之缓解了不少。

    哭完了以后我才后知后觉的觉得害羞,我哭完以后的模样我自己是知道的,眼睛应该是肿的像红色的桃核,鼻头应该也是红的,反正就是很不好看的样子。

    “你,你别看我……”我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就想把自己的脸挡起来不让那死鬼看。

    鬼夫自然没有听我的话,坏笑了一声:“都看这么久了,还差这一两分钟吗,你现在害羞也太晚了一点吧。”

    我真是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可是残酷的事实告诉我,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眼见躲不掉,我也就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没有再说那么矫情的话,把一张大脸完全敞露在死鬼的面前。

    我们两个人之间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我之前哭的太久消耗了不少体力,再加上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太安静了,我浑浑噩噩的就闭上了眼睛,意识慢慢的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就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有一只熟悉的、冰凉的大手在我的手背上细细抚摸,从指尖到手腕,再从手腕身上。

    那只手就是有意识一样,在我的胸前停留了片刻,抚摸上了我的脸。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死鬼今天摸我的感觉里,多了一丝温情的意味。

    我挣扎着逼迫自己从朦胧的睡意中挣脱出来,一睁眼正对上了鬼夫的脸。他只有那双湛蓝色的眼眸是露在外面的,趁着窗外的月色,我感觉自己甚至看清了他瞳孔里面倒映出来的我的身影。

    我感觉自己差点被那双美丽的有些过分了的眼睛吸了进去。

    鬼夫的手还在我脸上细细的抚摸着,带上了那么一点温柔的意思,这是之前完全不曾有过的。

    可能是我的错觉吧,我总觉得死鬼的眼里似乎有那么一点,疼惜的意味……

    这个想法把我自己吓了一跳,我使劲的眨了眨眼,想要让自己把这种可怕的想法驱之脑外。

    因为还在服丧期,我怕他对我做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连忙把鬼夫放在我脸上的手拿了下来,有点急切的说:“那个,我,我现在心情不太好,实在没有心思,那,那个,你今天可以放过我不做吗……”

    我面红耳赤的说着,因为紧张,一段话说的断断续续的。我的眼睛一直看着下面,根本就不敢直视他眼睛,怎么说呢,其实我现在还是有一点害怕他。

    “呵呵。”我刚说完就听到那死鬼轻轻笑了一声,那笑声里满是愉悦,没有一丁点不满的感觉。

    “你放心,我在七七四十九天里面都不会碰你的。”

    他刚一笑完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一听顿时就对死鬼感激涕零,天知道他每次对我做那种事我的内心要承受多么大的煎熬,现在他肯放过我简直是太好了。

    还没高兴一会儿,我就听到了对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的一句话。

    “不用那么感谢我,我不碰你是因为你怀了我的阴种,如果和你做那种事的话孩子可能会保不住。”

    “你,你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鬼夫。

    耳边还在重复回响他刚才的那句话,我怀了阴种?我怀了死鬼的阴种?我怀孕了?

    我感觉世界似乎顷刻间颠倒了,不敢置信的摸上了自己的小腹,那里现在还是一片平坦,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迹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