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7章 离别的意味

    我只觉得鬼夫的话里透露出了一种离别的意味,有些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犹豫了一会还是按上了他放在我脸上的手,小心的问他:“你怎么用这种口气说话,说的好像你马上就离开一样。”

    我本以为这句话说出来死鬼会立刻驳回,没想到他竟然沉默着没有说话,他这一沉默,弄得我就更慌了。

    我们俩面对面的躺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沉寂在我们两人之间弥漫,我心里乱糟糟的,明明想要说点什么,嘴巴却怎么都张不开口。

    鬼夫身上冰凉的温度和我的肌肤相触,掌心里的凉意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莫名的让我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一种不知来源的燥.热感在心底滋生,我的手像是有意识一样,缓慢的在鬼夫的手背上摩挲,似是要把没有说出口的千言万语都表达在手上的动作里。

    我想的简单,自然也就忽略了我的这个动作在那死鬼的眼里可能就染上了另外一层意味。

    在我思绪神游胡思乱想之际,鬼夫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比我要大得多,把我的手全部都包在里面还绰绰有余。

    他凑近了到我面前,放低了声音说:“你再这样我可就要认为你是在勾.引我了。”

    我的大脑因为他这一句话立马“轰”的一声,全部都放空了。死鬼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我想要装作没听懂都没办法做到。

    死死的咬住下嘴唇,我没有回答那死鬼的话,他却像是来了兴致一样,兴致勃勃的等待着我的答案,眼睛闪亮亮的。

    “怎么不说话了,害羞了?”鬼夫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响起,明明没有任何热气我却觉得自己的耳朵火烧火燎的热了起来,连带着脸也变得红红的。

    或许是我的这幅模样取悦了他,死鬼更是兴奋的凑了上来,冰凉的大手一寸一寸的拂过我的肌肤,他的指尖像是有魔力,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一片火热。

    我被他这一举动吓到了,顿时就僵住了不敢有任何动作。四年了,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太过熟悉,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是本能的我就是觉得那死鬼的动作里有那么一些情.色的意味。

    我动也不敢动,可是那死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我踌躇了一下,还是嗫嚅着问了一句:“你不是说,四十九天都不会和我做那什么事的吗……”

    天知道我把这句话说出口有多么羞耻,但是这也是我唯一能够想到的能够阻止他继续动作下去的理由了。

    果不其然,我的话音刚落,身上那只不安分的手立马就停了下来。鬼夫把我抱在怀里,我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下巴正好顶在我的发旋上。

    “你说的对,那我这次就先放过你了。”他在我的头顶慢悠悠的开口,听他的话似是十分开心,连一点点不耐烦的感觉都没有。

    我本就犯困,一直都是强打着精神才勉强和鬼夫对话,现在他不说话了,再加上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特别的舒服,眼皮不自觉的就开始上下打架。

    我本来还想着再仔细问问死鬼他之前的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是被浓重的睡意折磨的够呛,渐渐也就忘记了要开口了。

    我这一觉睡的特别沉,直到天明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刚睡醒的时候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只觉得身边似乎有点空落落的,只是精神还没有跟上,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躺在床上缓了一小会儿,我才终于睁大了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景象: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昨夜还抱着我入眠的鬼夫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对着空气试探的喊了一声:“死鬼?你在吗?”

    回答我的只有一室的寂静,那死鬼不知道去了哪里,没了踪影。

    我在脑海里细细咀嚼他昨晚说过的那些话,果不其然透露着深深的要离开的意思,只是我那时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就没有深究。

    突然之间没有了鬼夫在身边我竟然还有一点不适应的感觉,就好像没了能够保护自己的人,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习惯。

    窗外的太阳已经升到了天边,强烈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洒下一片金色的纱衣。

    我走出房间简单的洗漱完就去了堂屋,里面只有我妈一个人在桌边坐着,我一看见她就不自觉的想起了她昨晚对我说过的那些伤人的话,心里有点难受。

    原本向前迈着的脚步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我有些犹豫是否要继续向前,别扭的不适感始终弥漫在我心间,跨不过去心里那道坎。

    就在我踌躇的瞬间,我妈突然转了个身子,直愣愣的就看到了我。

    我见已经被我妈看见了,也不好假装没看见转身就走,只好小声的喊了一声:“妈……”

    我妈听见我叫她明显愣了一下,脸上的神色颇有些尴尬,不自在的应了我一声之后就没有再说话。

    眼下这个情况我也不好离开,只能走到她旁边坐下来,坐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摩挲着指尖。

    “安眉,妈昨天说话说得太急了,没过脑子说得有些重,你别放心上,理解理解妈好吗?”

    我妈率先打破了沉默对我说道,我听了她的话还是觉得心里有些发酸,手指绞的更紧了。

    “嗯,我知道,我能理解的。”我的声音很低,也不知道我妈究竟有没有听清楚。

    好在这种难捱的沉默没有维持太久,没一会儿我小叔和其他人就过来了,手上端着做好了的早饭。

    我不想和我妈过多的纠结在昨天的事情上,急忙起身上前去给他们搭手,帮着把早饭端上了桌。

    我妈不知道是听了我的话放心了还是为什么,也没有再过多的执着在这件事上,也帮着去弄早饭了。

    早饭很丰盛,有粥有鸡蛋,还有包子。

    我妈在一大盘包子里挑了一个夹给我:“来,安眉,吃个肉包。”

    我看着碗里那个肉包表皮上隐隐渗出的油滴,心下一阵阵发麻。

    心里只是看着那个肉包,我就已经有反胃的感觉,更别提如果把这包子吃进嘴里会是什么样,可是我妈就在旁边看着,我也不好不吃。

    在我妈殷切的目光下,我咬了一小口放到嘴里慢慢的咀嚼。因为咬的比较小,只有一点点的油,但是肉包里肉馅的味道还是不可避免的进入到了我的嘴里,十分浓重的油味。

    我的头一直都低的很低,几乎都快要埋到碗里,就是不想让我妈他们看见我脸上不适的表情。

    我本以为我可以勉强咽下去,可是没想到咽到一半的时候,胃里突然一阵翻山倒海,几乎没有停顿的立刻就吐了出来。

    吐的动静不小,我妈和我小叔立刻就隔了筷子望着我,急切的问:“安眉,你没事吧,怎么了?”

    我吐了好一会儿,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胃里空空荡荡的,吐到后来只差没把胆汁儿吐出来。

    好不容易反胃的感觉消了一点,我拿了几张餐巾纸随意把嘴擦了擦,尽量不把视线放到桌上的早饭上面。

    我妈又接着问了我好几句,都被我用一句“没什么”给搪塞了过去。我妈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明显是不太相信,但是见我一脸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也就没有追问了。

    不想表现的太明显,我特意夹了一点咸菜放到碗里,就着粥一起喝了下去。本以为这样吃挺清淡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没想到几乎是在咽下去的瞬间,我立刻又吐了出来。

    我妈和小叔本来已经在吃饭了,听到我这边又有了动静立马就看了过来,我这时也管不上他们怎么想了,只觉得自己肚子里难受。

    在吐的空隙,我想起来昨晚鬼夫说我怀了他的孩子的事情,心下顿时了然,我这个应该就是害喜了。

    一想到自己怀了那个死鬼的孩子,我就说不上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总觉得有点奇怪。

    这次比刚才那回稍微好了一些,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胃里实在没什么东西能再吐出来,只干呕了两声。

    “安眉,”我刚直起身子就看到我妈神情严肃的看着我,“你和妈说实话,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别拿刚才那几句话搪塞我。”

    我看我妈这样心里有点害怕,要是在往常我可能也就直接和她说了实情,可是经过这段时间以后,我感觉和我妈之间似乎总是隔了一层纱,让我对我妈有些捉摸不清。

    从心底就是不想和她说实话,我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脱口而出:“妈,我没事儿,可能就是昨晚没睡好,着了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神色很自然,我妈这次竟然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只是盯着我的脸看,似乎是要把我的脸看出一朵花出来。

    就在我刚想要松口气的时候,小叔忽然在我的左手侧开了口:“我看这件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