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8章 我姐回魂

    小叔的口气听上去颇有些阴阳怪调,听着让人觉得不太舒服。我勉强扬了一个笑脸看向他,镇定的笑了笑,没做其他的回答。

    我坚信在这种模棱两可的情况下,越是解释就越是模糊,干脆不做解释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好在之后我没有再发生害喜的情况,一顿早饭有惊无险的吃了过去。

    吃过早饭之后,小叔和我妈他们又开始商量关于之后该怎么办处理镇子上的这些事情,吵闹非常,我坐在一边听着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不太想再在人堆里呆着,想着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休息一下。

    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没有人注意到我,我稍微注意了一下,猫着身子就从堂屋走到了院子里,接着就走出了我们家。

    一边走我一边把手放上了自己的小腹上,我知道那里现在正在孕育着一个小生命,这种感觉奇妙的让人都找不到形容的词汇。

    镇子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我走在路上连一个镇上的人都没有看见,路上只有我一个行人。

    出门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好究竟要去哪里,只是觉得他们的吵声让我更加觉得不舒服,现在出来走了两步,周围都是静悄悄的,连空气似乎都变得清新了起来,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

    漫步目的的走了一会,我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一幢看上去格外别致的房子,在脑海里稍微思索了一下,想了起来这是三爷爷家的房子。

    三爷爷之前是我们这个镇子上一所中学的校长,经济条件在整个白旗镇上应该都算的上是佼佼者。小时候我经常和安姚一起去三爷爷家玩,三爷爷对我们也都特别好。

    思绪转了几个弯,我几乎是没再多想就朝着三爷爷家走了过去。三爷爷家里没有人,我只能按着自己记忆里的路线走,我记得他们家有一个专门待客的小书房,布置的十分雅致,里面还有一张小床,睡觉休息刚刚好。

    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微弱的声响,我没怎么费劲就找到了那个小书房,手指贴上门框,一个用力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向着房间里面走了几步,在看见有一个人坐在床上的时候,我的脚步顿住了,甚至是下意识的又向后退了几步。

    那是一个女人,她的长发全部都披在了脸前,我看不清她脸的具体五官模样,但是她的坐姿和她那身上的衣服却是我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分明就是安姚。

    思及此,我又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前一天我们还一行人出去千辛万苦的寻找她的尸体,今天她又忽然出现在我的明显,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去多想。

    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变得冰冷了起来,我没怎么动,但是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冒出了不少小疙瘩,活脱脱就是吓出来的。

    那每一根头发都是我特别熟悉的,安姚身上的衣服还是她那天死的时候穿着的衣服,我的眼前仿佛立刻就出现了那一天的场景。

    脚步一转,我的心里在不断叫嚣着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我的身子刚转了过去,背后的那个女人,安姚,突然就开了口:“安眉,你怎么看到我就走了,难道你也怕我吗?”

    她的话几乎是让我立刻就停下了脚步,因为我很清楚的在安姚的话里听到了伤心难过的语气,这和我之前印象中的那个安姚几乎就是判若两人。

    我的心里因为她这一句话顿时变得酸酸涩涩的,心里也有些怅然若失,是啊,安姚她不是别人,她是陪伴了我十八年的姐姐,是我最亲最亲的人。

    我转过身子看着她,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我还是尽量放轻了语气:“安姚,你别伤心,我不怕你。”

    没想到我这句话刚说出口,立刻引起了安姚情绪上的波动,她突然放大了嗓音对着我大喊:“可是我恨你,我恨死你了!要不是因为你我根本就不会死,咱爸也不会死,白旗镇更不会遇到这么多事!”

    安姚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打在了我的心上,想要辩解却又发现自己无从说起,甚至感觉她说的好像就是现实。

    我上前一步,眼泪不自觉的从眼眶里流落下来,无可奈何的开口说道:“可是安姚,这些也不是我想的,你告诉我我可以做些什么,我可以帮你什么吗?”

    说完我刚准备继续向前走到安姚的身边,她忽然就抬起了头,头发后面的脸立刻显现了出来,我被吓得脚步立刻就钉在了原地。

    我不敢相信那样一张脸竟然是曾经最爱美的安姚的脸:铁青的脸色,两只眼珠全部都从眼眶里脱落了出来,摇摇欲坠的挂在那儿,眼角和嘴角都是鲜红的血迹,鲜红的吓人;嘴唇泛着不同寻常的紫色,更让她看出去恐怖异常。

    不过几秒的功夫,这一次我没有再犹豫的立刻掉头就跑,身后安姚的声音立刻就跟了上来,她一直在我背后大声叫喊着。

    “安眉,别跑,你别跑,你到姐姐这来,咱俩睡一张床,你忘了吗,我们从小就是睡一张床的。”

    此刻安姚的声音就像是索命的绳索跟在我的身后,我什么也顾不上了向前跑着,身后安姚的声音一直不近不远的跟着,让我寒毛直起。

    我跑出三爷爷家的房子,在白旗镇的小路上一直跑着,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在路上遇到其他人,可是老天爷并没有让我如愿,我跑了那么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我的心里越来越紧张,只想着要拜托安姚,一下子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路,被一个石头绊倒摔倒了地上。

    “啊!”

    我发出一声尖叫,脚踝那里不知道是不是扭到了,疼的厉害,根本就动不了身子,身后安姚的声音似乎离我越来越近,没有几秒的时间,背后感觉到一阵阴风吹起。

    安姚的声音似乎直接就贴在了我的后脑上:“小安眉,我看你这次要往哪里跑!”

    安姚的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吓得根本不敢回过头去看她走到了哪里,脚踝的地方痛的厉害,我尝试了一下想要站起来,但是一点都动不了。

    内心的恐慌越来越大,我仿佛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手指不自觉的颤抖起来,牙齿也跟着打起颤。

    恐惧就像一个气球不断膨胀,已经大到即将爆破的临界,我死命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才没有惊叫出声,我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安姚的手触碰到了我的肩膀。

    就在下一秒,真的有一只冰凉的大手摸上了我的手臂,冷冰冰的温度就像是要刺破我的肌肤,直接贯穿到细胞里。

    “啊!”

    我以为是安姚抓到了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惊叫出了声音。

    我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但是脑海中却在不断浮现着刚刚看见的安姚的模样,只是单纯的想一下都可怕的不行。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一个温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安眉,是我。”

    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我不敢相信的睁开眼睛,眼前站着的竟然是今早消失不见的鬼夫,我瞬间就忘了反应,连安姚都被我抛掷到了脑后。

    死鬼拿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有些好笑的说:“嘿,回神了。”

    眨巴眨巴了眼睛,我勉强把思绪调了回来,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莫名的竟有一种心里一酸的感觉,眼眶隐隐的开始发热。

    “我……”

    我刚想开口,安姚就从鬼夫的后面走了过来,她的步子不紧不慢的,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看见鬼夫她明显也愣了一下,随后就停下的前进脚步。

    安姚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眼神不善的看向我,嘴角勾起了一个不算友善的弧度,要笑不笑的样子。

    鬼夫也看到了安姚,他一只手揽过我的肩膀,对着安姚口气嚣张的说:“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竟然连本王的女人也敢动!”

    我很少听到鬼夫用这种口气说话,诧异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安姚听了鬼夫的话却没有多大的反应,她反而是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样,脸上真实的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呵呵,要是我没死的话,你可还要叫我一声大姨姐呢。”

    我没想到安姚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她和鬼夫两个人的对话都让我觉得有些神奇,缩在了鬼夫的怀里不敢说话。

    鬼夫没有理睬安姚刚才套近乎的话语,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揽住我肩膀的手紧了紧:“你快点走吧,一会儿收魂人就要过来了,你现在尸体还没有死透,要是被他们收了可就不得超生了。”

    这一段话让我心里一惊,对于收魂人我以前只是略有耳闻,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人竟然是真的存在。

    可是另一方面,我因为鬼夫的话又隐隐的有点担心,目光转向安姚,她的神色终于也有了一丝动摇。

    见我看她,安姚立刻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从她的眼神里我清楚的看见了她对我的恨意。

    只是她看了我一眼之后立刻就调头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更加难过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