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39章 消失不见

    安姚离开以后我一直都没有说话,失魂落魄的发了一会儿呆,直到鬼夫拿手碰了碰我之后我才真的回过了神。

    他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我想到安姚难免会有些担心,拽住了鬼夫一边的袖子焦急的问:“安姚她从刚才那个方向走会不会碰到那些收魂人啊,你可一定要帮助我姐平安转世!”

    鬼夫没有立刻回答我,我知道他可能是不能理解我对我姐的感情,立即又补充对他说道:“我从小就和我姐一起长大,现在她已经变成了这样,我希望她能少受一点苦难。”

    “你管的倒是还挺宽的嘛,”对于我的解释鬼夫显然也只是觉得我多此一举,他上下扫了我一眼,“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可不是想着你姐,你只要想着保护好你自己的肚子就行了。”

    他的话刚落音就拉着我的手朝着门外走了出去,甚至都没有给我回话的时间。鬼夫的速度很快,我要走的很快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子。

    早上没吃多少东西,再加上刚才那么一吓,我早就胃里空空了,没走两步就累得气喘吁吁。

    “那个,你,你能不能走慢一点,我好累啊。”我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一点撒娇的软糯,想要让他温柔一点。

    没想到那死鬼竟然那么不解风情,对我说了一句:“女人就是麻烦。”但是之后的速度还是明显慢了下来,我没敢表现出来,自己偷偷在心里乐。

    我仔细的看着他带着我走的路线,明显是要回我家的方向,我不知道鬼夫为什么要把我送回家,也不好问他。

    又走了几步,我见那死鬼不主动和我说话,一路上两人都是无言的情况也有些奇怪,我稍微想了想就开了口。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早上吃个早饭全部都吐了出来,差点就被我妈看出来了。就因为怀孕结果吃也吃不好、谁也睡不好,现在别说是替你生孩子了,我感觉自己都快累死了。”

    我忍不住的对鬼夫抱怨着,毕竟这个孩子有一大半的原因都是他,我觉得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对我说一些好言好语让我觉得开心。

    我一直都是跟着鬼夫,低着头,所以他猛然停下脚步我也没看见,一下子就撞到了他身上。

    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我仰头看着鬼夫,眼神中满是无声的疑问。

    “每个女人生孩子不都是这样,不要太矫情了。”他一字一句的对我说着,一下就把我说懵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心里顿时就有些不高兴。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噘着嘴回他说道:“可是我还在读书啊,生了孩子以后我还怎么读书啊?”

    我觉得自己说的话特别有道理,理直气壮的看着鬼夫,等着他的回答。

    没想到那死鬼竟然凉凉的回了我一句:“读书又怎么了,我纳的最小的妾室也不过才十三四岁,相比之下你可就大的多得多了,你还想要怎么闹?”

    十三四岁!我在心里小声的惊叫着,一边不怀好意的看着鬼夫一边在心里暗暗腹诽,没想到这个死鬼看上去一脸正直,结果竟然是这么花心的一个人。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的感觉,连鬼夫拉着我继续走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不自觉的就跟在他身后走了起来。

    心里转了个弯弯,我猛然又想起这个死鬼第一次和我做那个事的时候我不过也才十四岁的年纪,我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咬牙切齿恨恨的想,这家伙该不会是个恋童癖吧……

    答案自然不得而知,这句话我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根本就不敢真的问出口。

    大概走了又有一会儿,我还是觉得心里不痛快,就好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堵在胸口上,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顿住了脚步,拉住想要前行的鬼夫问他:“你到底有多少个老婆?”

    我眼睛直直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那死鬼似是轻笑了一声,带着笑意回答我说:“很多。”

    轻飘飘的两个字就像是一记重锤打在我心上,我怎么都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脸上的表情大概也跟着不好看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就小声抱怨了一句:“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花心!”

    我把“花心”两个自咬的特别重,鬼夫大概也听出来了,他笑了一下,把我向着他身边拉的近了一点:“你吃醋了吗?”

    “吃醋”两个字就像是一道霹雳在我脑中轰然响起,我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竟然一时之间没找到反驳的话语,就那么愣在了原地。

    鬼夫见我没有说话,似是心情好了许多,但是他也没有再说话,拽着我的手转身继续向着我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这次不再是抓着我的手臂,而是牵着我的手,还是十指相扣的那种。我第一次这样和一个男性牵手,心脏跳得厉害。

    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好像是打击在我的耳膜上,我竟然觉得回家的路是那样的漫长。

    但是心里竟然连一点反感的情绪都没有,甚至还希望这一条回家的路能够再长一点,再长一点,长到天长地久。

    只可惜老天爷并没有听我的话,没一会儿鬼夫就带着我走到了家门口,他看着我:“你进去吧,我就不和你一起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对鬼夫竟然生出了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特别享受他的手牵住我的那种感觉。

    这一次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读出我心里的想法,松开了我的手之后立马就调头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心中怅然若失,就是缺了一块什么,空空落落的。

    不记得到底在家门口站了有多久,直到我妈走出来看到我站在门口喊我,我才回过神来,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直到走起路来我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膝盖上传来一阵不轻的刺痛,低头一看,果然,膝盖上赫然有一个不小的破洞,边缘都被磨得毛毛糙糙的。

    因为疼,我走路的速度自然就比我妈慢了不少,两人之间的距离渐渐拉了开来。

    我妈的手被我拉住,她明显面带疑惑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我犹豫了一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腿,我妈顺着我的动作向我的下身看过去,立刻大惊失色。

    “你这是怎么弄的,在哪摔的,要不要紧啊。”我妈关切的语气让我心里一暖,联想起刚才被安姚吓得要死的场景,我立刻脸色一白。

    “妈,我刚才……在三爷爷家看到安姚了……”我几乎是声音颤抖着把这句话说了出来,想要在我妈那里寻求一丝安慰。

    谁知我妈听了我的话之后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安慰我,她面露喜色急迫的望着我,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你说什么,你刚才在哪看到了安姚?”

    我妈这种太过显而易见的喜悦让我的心里闪过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只觉得我妈的心里似乎是一点都没有我这个女儿的位置。

    忍住这种不适,我还是回答了我妈的问题:“在三爷爷家……”

    我回答她的声音很小,主要是我担心我妈会问我为什么跑去三爷爷家里,到时候我又不能对她说是因为我身体不舒服,那样肯定一下子就露馅了。

    但是很快就告诉我,是我想多了。

    我妈根本就没有想要问我为什么要去三爷爷家,她的心思全都扑在了安姚在三爷爷家显灵的这件事情,几乎是在我话音刚落没多久,她就松开了我的手,直直的向着三爷爷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看着我妈的背影,心里忍不住一阵发酸。抬手把眼角还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水全部擦掉,忍住膝盖上的痛意,快步跟了上去。

    鬼夫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你的腿不疼么,跟过去做什么?”

    虽然鬼夫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样冷冰冰的,但是我却在那一层冰冷之下听出了他对我的关怀之意,心中顿时就被一股暖流填满。

    “我没事。”说完我就继续跟着我妈朝着三爷爷家走过去,鬼夫不远不近的跟在我旁边,没有再说话,一直都是沉默的跟着我。

    我跟在我妈的身后走到了那个小书房的门口,书房的门是紧闭着的,我妈迫不及待的伸手把门推开,里面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一片。

    整个房间就像是被什么笼罩了一般,比室外要黑上许多,空气里仿佛弥漫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空气里的温度似乎都要低得多。

    所有的物件都摆放的特别整齐,除了那张可以工人休息的小床外,还有待客的桌椅,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看上一眼都叫人头晕目眩。

    我站立在书房门口,没有立刻走进去,但只是站在门口,我就被书房里阴森森的气氛激的直起鸡皮疙瘩。我妈冲了进去,左右四处看着,似乎是想要找到关于安姚的蛛丝马迹。

    我的目光也一直在整个书房里打量着,明明还是这个书房,但是却变得特别陌生,就好像是安姚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