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0章 害人精

    如果不是因为有鬼夫存在,我甚至都要认为刚才发生的那一切不过是我自己产生的臆想。

    忽然,我的视线被小床上的一部手机吸引住了,我踏过门槛走进到书房里面,走到那个小床旁边,看着那个很熟悉的手机,叫了我妈一声。

    “妈,你过来看看这个。”

    我指着床上的那部白色手机,手机壳上贴了可爱的小图案,我记得特别清楚,俺要曾经无数次拿着贴有这个图案的同款手机在我面前晃悠。

    我妈走过来看到这部手机应该是和我想到了同一件事,她手指颤抖的把那部手机拿了起来,拇指按了一下锁屏键,屏幕一下就亮了起来,屏保的图片显现了出来。

    我和我妈都是呼吸一滞,屏保是安姚的照片,这部手机就是安姚的手机!

    我妈在我旁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我有些木讷的转过头看她,我妈抱着安姚的手机痛哭流涕,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糊了一脸,看上去特别不好看。

    我虽然看到这部手机之后心里也觉得有些难受,可是却没有一点想要哭泣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平静,就好像这样的场面我曾经经历过一次一样。

    我妈的哭声又大又凶,她的眼泪就像是哭不干一样,源源不断的从她的眼眶里争先恐后的流出来,打湿了她衣服的前襟。

    我陪着我妈,鬼夫在我的身边陪着我,书房里除了回荡着的我妈的哭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因为如此书房里的气氛似乎又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感觉。

    我妈哭了很久才停下来,一抽一搭的吸着鼻涕。

    我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决定和我妈说我刚才看到的那一切,包括安姚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的事实。

    我破有些为难的看着我妈,艰难的开了口:“妈,我刚才看见安姚……已经变成了厉鬼,而且她还追着我要索我的命!”

    我妈听完我的话脸上的神情立马就变了,她凶狠的看着我,食指指着我的脸,一副特别生气的模样:“你在说什么呢,安姚她可是你的亲姐姐!”

    我没想到我妈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这么偏心,心中一阵不快,也就失去了向我妈倾诉的欲.望,干脆闭了口。

    对于我的欲言又止我妈就像是完全都没有看到,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安姚的手机上。

    我妈把安姚的手机当做一个宝似的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她自己的口袋里,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把那手机磕了碰了的模样。

    我见我妈这样自然是不那么舒服,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在一边沉默的看着她。

    我妈把那手机放好以后才后知后觉的问我:“你刚才说安姚追你,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被我妈这么一问,我才发现自己因为不快没有注意,一下子就把实情和我妈说了出来,完全忘记了这样说很可能就暴露了鬼夫救了我的事实。

    脑袋里不断想着理由,我呆愣在原地没有立刻回答。我妈见我这样明显就不乐意了,用了推了我一下继续追问着。

    “你倒是说话啊,既然你说安姚向你索命,她又变成了……那你是怎么逃掉的?”

    我妈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格外认真,我见她这样知道可能是没有办法找理由糊弄她了,没办法只好选择把真想说出来。

    我低下头看着地面,声音小的不能再小,就像是蚊子哼哼一样:“是他救了我!”

    说话的同时我指向了身边的鬼夫,我妈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没有说话。

    我见我妈没有反应,猛然反应过来她是看不见鬼夫的,顿时就觉得有点尴尬,停留在半空的手指真真是放也不好,收也不好。

    我妈大概是看着我脸上的表情猜出了个七七八八,她一把拉过我的手,把我拽到了墙边,小声的问我:“是不是那鬼又来找你了?”

    我知道这下没办法再骗我妈了,点了点头。

    没想到我妈看我点头,立刻就拽着我的手朝着书房门口走过去。我妈手上的力气很大,我被她拽着只能踉踉跄跄的跟在她身后。

    我妈的步速很快,我跟在她身后没一会儿就走出了不少距离。我回过头看着身后,远远地还能看见鬼夫的身影,只是有些模糊。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鬼夫我心里竟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毕竟在这之前每一次我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他及时出现把我救了出来,可是现在……

    我只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就像是把他抛弃了一样。

    可是我妈这次似是下定了狠心,直到带着我回了家才松了我的手,我看着自己被勒红了的手腕若有所思,反正也不正眼看我妈。

    我家里有很多人,不仅有小叔在,还有村里的许多人,他们大概是听到了我和我妈回家的动静,立刻都把视线转到了我和我妈的身上。

    我被那些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只是也不好说什么。

    还是我叔的一句话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了过去:“今天把大家叫到一起也不是因为别的事,就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下,谈谈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应对这阴人索命的事情。”

    小叔的话让屋子里的气氛立刻就低了下来,每个人都是神情严肃,嘴巴紧紧的抿着。

    在这种人当中,三爷爷忽然看了我一眼,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当年发生的那些事现在大概也就只有我最清楚了,”说着他又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把安眉给交出去。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安眉而起,只要把她送出去了,那么自然所有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我没想到三爷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下子就呆住了。

    不仅仅是我,连我妈也和我一起沉默了下来,小叔的脸色一时之间也黑了下来,嘴角紧紧抿着看着三爷爷他们。

    我妈就站在我的身边,我清楚的感受到了她的肩膀在微微的颤抖,没忍住侧眼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我妈的脸上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很明显的是不高兴了。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妈的声音就像是从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下发出来,似乎随时都会将那其中蕴藏的怒气爆发出来。

    我没想到我妈竟然会因为三爷爷的一句话生这么大的气,之前心里还因为安姚的事升起的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立马就消散了个干净。

    三爷爷不知道是没有听出我妈的语气还是毫不在意,挑了挑眉看了我妈一眼,紧接着又看了我一眼,不甚在意的说:“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只要把安姚交上去大家就不会有危险了,这么有奉献意义的事,不是挺好的么。”

    说完三爷爷像是被自己的话说动了一般,发出了一阵轻笑。他的脸一笑起来五官就全部都皱到了一起,整张脸上都是深深浅浅的褶皱。

    三爷爷说出这话的时候完全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就好像把我交给那些阴人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完全忽略了我也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我妈被三爷爷的话彻底激怒了,她恶狠狠的看着他,朝他啐了一口:“呸,你说的倒是轻巧,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自己上!”

    和我妈激动的状态相反,三爷爷一点也不着急,他悠闲的看了看他的手,上下扫了我几眼:“呵,那他们要的人不是我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话如果单从字面内容听上去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可惜,但是三爷爷的语气根本就是明明白白的幸灾乐祸。

    “你这个老家伙!”

    我妈终于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地一下子扑了上去,狠狠地拽住了三爷爷的领子,作势就要给他一拳。

    我虽然被我妈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就反应过来立刻上前把她拽了回来,不论怎样,我和我妈两个女人在这个镇子上还是有些吃亏的。

    “妈,别这样……”我拼命克制住自己心中的委屈,劝着我妈。

    三爷爷气愤的抚平了被我妈弄得褶皱起来的领子,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三奶奶生了气,不管不顾的就对我妈大呼小叫起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跟你说再胡闹就都给滚出这个镇子!”

    三奶奶的声音特别大,把我整个人都吓得一震,手下一个没注意就下重了手,我妈或许是被我掐痛了,痛得叫出了声儿。

    我以为我妈会骂我,没想到她竟然没有说我,反而是对着三奶奶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这个老太婆不知道就别乱说,再说这些有的没的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我妈和三奶奶你一句我一句的骂了起来,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也不敢开口。

    “你女儿本来就是个害人精还不让人说了?”

    “害人精”三个字从三奶奶的嘴里蹦了出来,狠狠的打在了我的心上,刺的我耳膜生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