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1章 过世的爷爷

    这一句话我妈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周围围观的人纷纷都向我们扔起鸡蛋来,黏稠的蛋液从蛋壳中破壳而出,滴落在我们的衣服上,接着又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每一张脸都在我的面前快速闪过,每一个人都是面目可憎的模样,嘴里还在骂着我。

    我妈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我仿佛还能听到鸡蛋打在她身上的声音,每一次蛋壳的破碎声儿都像是在我心上划过。

    “妈……”我的声音低低的,隐约还带着哭腔。

    我们母女俩被镇上的人围成一圈堵在中间,虽然我看不见我妈脸上的表情,但是我能想象到。

    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我更加的思念起我爸来,不论我爸是不是疯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一定都会保护好我和我妈的。

    “行了行了,都住手,别这样了!”

    就在我心中一片凄凉的时候,小叔的声音突然响起,于我和我妈就像是荒漠中的一片绿洲,来的十分及时。

    在小叔的劝阻下,镇上的人渐渐的收起了手中的鸡蛋,我急忙从我妈怀中挣脱出来,看见我妈满脸都是那些黄色的蛋液,心里心疼的狠,拿起袖子就想帮她擦干净。

    我妈握住我的手腕,声音里全是温柔:“行了,妈没事,别哭了。”

    听我妈这么一说我才知道我竟然哭了,抬手摸上脸颊,果然是冰凉凉的一片。

    小叔挡在了我和我妈的身前,张开双臂直面和三爷爷面对面的对峙,他语气不善的对三爷爷说:“当年如果不是我爸擅自接阴胎,今天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如果真要追究因果的话也不关安眉的事,她也是被连累的。”

    听见小叔这样说我不禁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但是也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但就是这样的背影也让我觉得安心无比。

    周围其他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被小叔说动了,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松动,有个别人看向我的目光似乎也变得恻隐起来。

    “可……”三爷爷见情况有变,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立刻就被小叔堵了回去。

    我叔狠狠地瞪了三爷爷一眼:“还有你,三叔,你身为长辈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媳妇辈分的人,说出去可要叫人笑掉大牙了。”

    三爷爷听小叔这么说他登时就不乐意了,摊开手就准备反驳回去,只是小叔压根就没给三爷爷驳回的时间,张口顺着说了下去:“人在做天在看,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书房的那些猫腻!”

    小叔特意把“猫腻”二字咬的极重,我听他这么说觉得有些奇怪又有点好奇,大概这下是真的戳到三爷爷的命门了,他居然立刻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他看小叔明显一副护着我和我妈的模样,大概是知道自己在我们这占不到什么便宜了,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三奶奶也跟着他一起走了。

    三爷爷前脚刚踏出门槛,我妈立刻就着急的问我叔:“什么书房的猫腻,究竟有什么事儿?”

    我妈应该是真的急了,也没顾得上旁边还有其他人,着急忙慌的就问出了口。小叔看了一圈周围的人,摇了摇头,没说话,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妈见状也知道是自己莽撞了,把话岔开没再深究这个问题。我和我妈一起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镇上那些人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

    天色不知不觉中暗下来不少,我妈抬头望了一眼天,撸起袖子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饭,我给她打打下手,一顿简单的晚餐很快就做好了。

    除了小叔,还有小叔的几个兄弟也一起在我们家吃晚饭,我妈见家里这下剩下的都是家里人,又把白日的问题问了一遍。

    小叔看了一圈我们,可能是在考虑要不要说出口,纠结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三叔他应该是在书房偷偷养小鬼,那个房间明显能够看出来阴气特别重。”

    我被吓了一跳,我妈也是,她搁下筷子神色紧张的问小叔:“什么?爸生前不是说不许咱们家人再养小鬼吗,他怎么还敢这么做?”

    “话是这么说,但是人总是有私心的,三叔他总希望他的子女过得好,铤而走险选了这么一条路。”

    小叔回答的颇有些无奈,显然是对三爷爷这种行为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人谁没有个私心呢。

    听到我妈说起爷爷,我猛然就想起了之前那次在树林里看见爷爷的影子,虽然看的不是那么清楚,但是我心里明白,那个影子就是我爷爷。

    “那个,”我在一旁诺诺的开口说道,“上次我在树林里好想看你到了爷爷的影子……”

    话音还没落,小叔飞快的就瞪了我一眼,冲我低声吼道:“活人不讲死人,你肯定是看花眼了!”

    我还想说些什么辩解一下,我妈在我说话之前夹了一大堆菜放到了我碗里,嘴里念念叨叨的说:“行了行了,不说了,大家都快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我妈虽然没有直接明白的说出来,但是我能感受到她这是让我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我有些迷迷糊糊的,虽然不是太清楚其中原因,但是我知道这其中可能又隐藏了一些我不知道的隐情。

    晚饭过后小叔的那些兄弟全都离开回去他们自己家了,家里只剩了我妈、小叔和我三个人,我见天色不早了,想着早点去睡觉,谁想刚准备回房间就被我妈和小叔喊住了。

    他们两个人神情严肃的坐在我对面,像是要和我说什么。直觉性的,我能感觉到他们这一次要和我说的应该不是什么小事,可能是白旗镇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的隐情。

    想到这儿,我立马挺直背紧张了起来。

    暖黄的灯光照在我的脸上,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微暖的温度,我紧张的看着我妈和小叔,手心里微微冒出了一点汗意。

    小叔神情不明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瞳孔里好像隐藏了一丝很深的情绪,只是我看不清楚那眼神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只能默默的等着。

    “其实这次白旗镇的灾难都是因为你爷爷而起。”小叔长呼了一口气之后终于开始缓缓的开口说道,但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我立刻冒了全身的鸡皮疙瘩,竖起耳朵继续听了下去。

    我妈坐在小叔身边,听见我叔这样说之后神情没有大的变化,显然她应该是知情的,我心里的惊讶又重了几分。

    即使内心震惊,我面上依旧保持着不动声色,静静的等着小叔继续说下去。或许是我叔见我表现的很镇定,他好像也因此松了口气,继续缓缓的说了下去。

    “现在镇子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爷爷是肯定也要回来的。只不过,他死的时候很惨,可以说是面目全非,因此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说不定也变成了一个厉鬼……”

    “厉鬼”二字在我耳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小叔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我即便知道自己此刻应该保持镇定,但还是忍不住的瞳孔地震,心中的恐慌差点就要从喉咙中溢了出来。

    “可是,”我能听到我的声音特别的沙哑,就像是常年不说话的人发出的声音,“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什么……”

    我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无论是我爷爷还是鬼夫,他们似乎都冥冥之中在我的生命之中占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就算这并不是我自愿选择的。

    小叔明显是听到我的问题了,但是他这一次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避开了我的视线,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

    我妈深深的叹了口气,摸上了我的手背,脸上一片乌云密布。

    我们三个人久久都没有再开口,夜色越来越深,小叔看了一眼窗外,和我们说了一声就起身回家了,我妈把他送到了门口,关上门转身进了屋子。

    家里只剩了我和我妈两个人,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习惯,毕竟之前一直都是许多人一起在我家呆着,人气足得很。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一下子变得清冷起来,反差立刻就变得明显起来。

    我和我妈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一起回到房间里。我们还是在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进来之后我妈顺手就把们给锁上了。

    房间里很安静,我和我妈都没有说话,很大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收拾了收拾就躺到床上睡觉。

    我妈躺在我旁边的那张床上,侧身躺着,正好是后脑勺对着我,我和我妈之间的距离也不过两张床之间一米左右的长度,但是我心里就是有一种和我妈隔了万水千山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绝对算不上舒服。

    今晚窗外没什么月光的光亮,一片漆黑的房间里,眼睛适应了这份黑暗之后倒是也能看的很清楚。

    我一点困意都没有,也不敢闭上眼睛。每次闭上眼睛之后我仿佛就会想起这两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我爸、安姚、小婶、爷爷……

    这些人的影像仿佛成了梦魇一般,骇人无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