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3章 厉鬼入梦

    因为一直盯着鬼夫的缘故,我的眼睛有点些微的酸涩,我稍稍眨了两下,想要缓解一下眼中的不适。

    可是就在我眨眼的瞬间,鬼夫的脸开始慢慢的凑近我。他的速度不快,所以当我再次睁开眼时,他的脸距离我不过半拳的距离。

    我不适应这种近距离的感觉,微微撇过脸问他:“你,你这是又要做什么?”

    其实我心中隐隐的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但是还是就这样问了出来,即使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期待鬼夫做出怎样的回答。

    鬼夫的心情明显很好,我仿佛都在他的眼睛看见了笑意。听了我的问题他稍微顿了一下,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吻你。”

    他的声音冰凉而性.感,说实话,在他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两下,那动作之大就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般。

    鬼夫说完之后就继续向我靠了过来,我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脸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动作,直到他的嘴唇快要碰到我的的时候,我才如梦初醒一般向后退了一步。

    我惊恐的睁大了双眼看向死鬼,我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一方面我为自己刚才的心动感到惊诧,另一方面我还是有些介意他作为一个鬼的身份,不论怎样,“人鬼殊途”这个词我还是听过的。

    见我逃开,鬼夫明显就有些不高兴了,他伸出一只手朝我弯了弯,示意让我去他身边,我的脚像是被钉在了地上,没有动。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大概有一分钟,鬼夫终于是丧失了耐心,主动的向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到底在怕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鬼夫似乎是有些无奈的说着,一边说一边还把大手放在我的头顶上蹭了蹭。

    我歪了歪脑袋,回味了一下他刚才的那句话,意外的觉得他那句话中有那么几分宠溺的意味,心中顿时觉得甜丝丝的。

    刚才的犹豫和害怕似乎因为鬼夫的这句话顿时就消失的烟消云散了,我目光灼灼的看向他,嘴角终于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在我的脸上,自然不会错过我每个微小的表情,瞬间就看出了我心情的转变。

    他几乎是在下一秒就凑到了我面前,冰凉的唇贴在我的唇面上,凉凉的、软软的触感有些像夏天吃雪糕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置身在云彩之上,晕晕乎乎的。

    鬼夫吻我的这段时间内我整个人都是处在一种神游的状态,这种感觉就像是因为紧张而彻底没有了真实感,就好像一切都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我不知道他究竟吻了我多久才离开,反正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鬼夫已经站在我面前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了。

    我看见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脸颊又烧了起来。

    他的嘴唇似乎蠕动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我妈突然就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对着我大声喊了一声:“怎么在外面这么久还没回屋子,站在这做什么呢?”

    我没料到我妈会跑出来,虽然心里知道她不能看见鬼夫,但是心里难免还是咯噔了一下,急忙应了好几声就跟着她走了进去,也没顾得上再和鬼夫说两句话。

    我跟在我妈身后回到房间里,把门锁好之后我才转身准备进屋子,我妈正坐在我的床上面容严肃的看着我。

    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妈,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

    我妈看向我的目光明显带上了审视的意味在里面,她上下扫了我好几眼,不知道是不是我过于敏感,我总觉得她的视线在我的小腹处多停留了一会儿。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肚子不舒服?”我妈的语气中明显充满了质疑,我听她这样问自然心中又是一紧。

    “没有啊,就是昨晚着凉了罢了。”我努力保持着镇定,还是把之前的借口拿出来糊弄她,但是很明显我妈这一次没那么好糊弄了。

    她轻笑了一声,随即严肃的问我:“你和妈说实话,你是不是怀了那个死鬼的阴胎了?”

    我没想到我妈竟然这般敏锐,当下就是一惊,但是表面上依旧是表现得不显山不露水,毕竟我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要表现的淡定一些。

    我狠命的摇了摇头,掷地有声的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我妈明显还是不信,她的嘴紧紧抿着,低头看着地面不发一言,从我站着的角度刚好能看见她的头顶和那几根没有被黑发挡住的白丝,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感受到,我妈竟然开始慢慢的变老了。

    想到这里,鼻尖忍不住的一酸,下意识的泪水就充斥了整个眼眶,差一点就要掉落出来。

    我抬手拿手背把那些还没有流出眼眶全部都擦掉,静静的等着我妈的下文。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相信我的话,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这么做了,即便对我妈说谎并非是我的本愿。

    “安眉,妈和你说实话吧,”我妈或许是思考完了,抬起头直直的望向我,开口对我说道,“你既然说你没有怀孕,那自然是最好。但是,要是你怀了那个死鬼的阴胎的话,妈把丑话说在前头,妈也就不活了,该怎么选择我想你应该自有分寸。”

    我妈一字一句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利刃一般,我就想是行走在独木桥上的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心吊胆。

    背后因为我妈的话已经微微冒出了冷汗,那些汗滴一点点的浸透我身上的衣物,黏在我的身上,一片凉意。

    虽然我不知道我妈这样说的原因,但是我能够感受到我妈说这句话的认真,我也相信她说的出就做的到。

    正因如此,我才更慌乱了。

    我顿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妈的视线一直聚焦在我的身上,赤.裸裸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看穿一般。

    过了一小会儿,我妈见我不说话,她妥协一般的叹了一口气,放软了口气对我说道:“妈也是为你好……”

    话还没说完她又长叹了一声,紧接着就闭上了嘴。虽然我妈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我已经完全明白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努力的压制住心中的情绪,朝着她露出了一个笑脸。

    我也不知道此刻我脸上的表情究竟会是一副怎样的模样,大概是比哭还要丑的一个笑容吧,我有些无奈的想着。

    其实我早就被这些种种的事情折磨的难受不已,若是我妈再说下去我难免不会把实情一股脑的说出来,但是好在我妈之后没有多说话,关了灯就回到她自己的床上睡觉了。

    我把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几乎是刚一躺到床上就有一阵疲倦感袭来,困顿的闭上了眼睛,大脑里一片空虚,什么也没有。

    意识沉沦的很快,不消一会儿我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当中。

    这一觉我睡得极不安稳,迷迷糊糊之间我感觉自己好像置身在一片黑暗当中,只有在我的正前方有一团小小的光圈,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朝着那团光亮跑了过去。

    这其间的距离比我想象中的长度要短的多,不过两三步我就跑到了泛着一圈光晕的入口处,没有多想直接又向前走了一步。

    刺眼的光芒令我睁不开眼睛,抬手微微挡住了眼前的光亮。等到眼皮大概感知到正常的光度后我才再次睁开眼睛,就是这一睁眼,我立刻就呆住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别的,正是之前我们被困在里面的那个树林!

    不加多想的,我立刻就调了个方向想要再回到之前的那片黑暗当中,毕竟这两个地方作比较的话,我宁愿选择后者。

    可是等我转过身以后才发现之前的那个入口早就不见了踪影,我慌忙的四处看了好几眼都没有找到,除了熟悉的树林里的场景,我的周围什么也没有。

    每一棵树木的分布都极为真实,连微风吹在脸颊上的触感都清清楚楚,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抬手狠狠地掐了一下左手臂,却失望的发现没能从这个梦境中逃脱出去。

    这个梦太过真实,因此给我造成的恐惧感也格外真实,我不敢随便乱跑,站在原地想着该如何醒过来的方法。

    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从我的正前方忽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很轻,但是却很明显,特别是在周围一片安静的环境下,想要忽略都没有办法。

    我抬起头看向前方,一个人影从黑色的阴影中缓缓显现出来,我看着他的脸一点点的被光照亮,直到他的脸完全暴露出来,我震惊的捂住了自己张大的嘴。

    这个人影竟然是我爷爷,赫然就是我上次看过的那个模样。

    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那个眼神就像是最凶猛的猛兽盯着猎物,我心顿时一惊,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我被吓得动弹不住,身体就像是被别人困住了一样一点都动不了,眼睁睁的看着爷爷一步一步的靠近我,直到在我面前停下。

    我能够感觉到额角一滴冷汗沿着我的侧脸滑落下去,我拼命的想要挣脱逃开出去,却依旧毫无办法。

    我惊恐的盯着我爷爷,他的眼神阴鸷得骇人,周身空气的温度急剧下降,我忍受不住的终于浑身颤抖了起来。

    爷爷他的两只大手缓缓的放到了我的脖子上,冰凉的温度一下子激起了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那两只手一点点的收紧,没一会儿我就开始呼吸急促起来。

    窒息的感觉环绕在我的大脑中,我费劲了好一会儿终于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抓在爷爷的手臂上,想要把他的手从我的脖子上弄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