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4章 差点被掐死

    “爷……爷爷……”

    我艰难的发出了几个音节,但是却一点都不能打动我爷爷,他仍然毫不松劲儿的掐着我,我开始有些微的眩晕感。

    体内的温度似乎在一点点的流失,我感觉到了生命的迹象从体内脱离的感觉,爷爷的眼睛一直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空气似乎降低到了冰点,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瞪大眼睛,一点也不敢闭眼,生怕这一闭就是永远。

    但是不可避免的,意识还是渐渐的模糊了起来,我用指甲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掌心,想要借疼痛来让自己清醒一些。

    喉管间几乎没了呼吸,我几乎是孤注一掷的拼命挣扎了起来,想要从这个可怕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却沮丧的发现不过是徒劳。

    爷爷的眼睛中似乎隐隐的透露出了几分得意,我瞬间就明白了,他既然进入了我的梦境中想要把我杀死,那一定就不会让我这么轻易的醒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我在爷爷的背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鬼夫!

    他的出现让我高高悬起的心终于算是放了下来,我停止了挣扎,在下一秒脖子上的手松开了,我瘫倒躺在地上,鬼夫立刻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他把我抱在怀里,我虚弱的看向他,他的眼睛里满是疼惜,我气喘吁吁地问他:“你怎么会进我的梦里来?”

    他或许是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个问题,翻了个白眼后回答我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问这个问题,你先在这躺着休息一下,我去解决应该解决的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把我轻轻的放到了地上,随即就走到我面前和我爷爷对峙着。

    爷爷看上去似乎对鬼夫有几分忌惮,他们俩对视了一眼之后立刻就打斗了起来,他们的动作太快,我没办法完全捕捉到,但是因为担心鬼夫可能会受伤,只好紧张兮兮的一直盯着那两道人影看。

    好在最后似乎是鬼夫占了上风,他回到我的身侧,我看见爷爷背影狼狈的落荒而逃。

    而身边的鬼夫朝着我露出了一个隐隐的笑容。

    看见这个笑容,我一个激灵猛然就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我看着漆黑的屋子里的天花板,还有那么一点没从噩梦里没缓过神来的感觉。

    可就在我想要放下心来的一瞬间,我忽然又想起了刚才那个过分真实的吓人的噩梦,“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我毫无顾忌的大声哭泣着,发泄似的想要把心中的恐惧全部都哭出来。

    我妈被我的哭声弄醒了,她急忙打开灯跑到我的床边,看见我满脸泪痕哭得厉害,又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怎么了?”我妈的手温柔的擦干我脸上的泪珠,担忧的问我。

    直到看到我妈的这一刻,我才能够确信自己是真的从那个噩梦中逃脱了出来,扑到了我妈的怀里更厉害的哭了起来。

    我妈虽然不知道我究竟因为什么而哭,但她还是一遍遍的在我的背上拍着安慰我,想要能够稍稍缓解我的情绪。

    哭到最后我已经有些停不下来了,我后怕的摸上我自己的脖子,在梦境中被我爷爷掐住的地方,稍稍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我妈见我终于停止了哭泣,又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我见我妈一脸担忧的模样也有些不好意思,断断续续的向她解释着。

    “我,我刚才在梦里梦到了爷爷,他,他要掐死我……”

    我刚说完这句话,我妈脸上立刻就变了神色,她凑到我胸前看了一眼我的脖子,脸上更加阴沉了几分。

    她沉着脸想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我说道:“他如果想要你的命的话,那你应该没有这么容易能够逃脱出来才对……”

    我妈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我知道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我犹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对她实话实说:“是鬼夫,他进入到了我的梦里,把爷爷打跑了以后救了我。”

    我妈在听到我说起鬼夫之后脸上的神色更是阴沉吓人,她的视线聚集在我的脖子上,没有再说话。

    我以为我妈是因为爷爷的事心情不好,也就没有想那么多,想着能借这个机会让我妈对鬼夫改观,心中一动就开了口:“妈,你能不能不要对鬼夫有……嗯,就是不太好的想法,你看这次也是他进了我的梦里救了我我才能……”

    我不太好意思的说着,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在我妈的面前帮鬼夫说话,心中难免还是有那么一点忐忑。

    却不想我妈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反应特别大,她几乎是立刻就对我说:“你不许胡思乱想!我供你读书容易吗?我供你上学容易吗?我就是想着能够让你读大学,以后可以摆脱这里的一切,你现在竟然和我说这种话?”

    我妈的话语里隐隐的透露着几分失望,我咬住下嘴唇,低下了脑袋,没有应声。

    我妈见我这样情绪就更加激动了,她拉过我的手,逼迫着我直视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对我说:“你爸死在这里,安姚也死在这里,我一定要把你从这里带走,离开白旗镇!”

    我妈把“离开”二字咬的极重,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种以前从未看到过的坚定。

    我妈都这样表态了,我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低低的发出了一声应哼。

    正是半夜时分,我妈总归还是心疼我,关了灯和我一起睡在了我的床上,我依偎在我妈身边,这一次终于沉沉的睡了下去。

    早上,我和我妈刚洗漱完走到堂屋里就看到小叔带着婶婶和家里的其他一些亲戚在桌子旁围坐一圈,听见我和我妈的脚步声,齐齐把目光投向了我们。

    我妈看到这些人没做什么表示,只是略微抬了下眼眸望了他们一眼,就带着我一起进了厨房,给这一大屋子人做早饭。

    我帮着我妈把所有吃的都端上了桌子,坐下来就准备吃饭。筷子夹的咸菜还没来得及送进嘴里就听见婶子阴阳怪气的在一旁开了口。

    “有些人天生就是扫把星,害了她自己的亲人还不够,还要害了一个镇子的人才过瘾。”

    我低头喝了一口粥,假装没有听见她说的话,我妈在我旁边也是镇定自若的吃这早饭,一桌子上没有一个人对婶子的话有回应。

    大概是见没有人应她,婶子又自顾自的说着:“趁着现在能吃就多吃一点吧,说不定哪天就一命呜呼什么都吃不到了。”

    婶子的话是越来越难听,我开始的时候还能够假装没有听见她的话,可是最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某些人竟然还能在这苟且偷生的吃早饭,要知道你可是害了一个村子的人,要我说还不如就把这个害人精给送出去,这样大家也就不用再这么提心吊胆的活着了。”

    婶子话里话外的每一个字都是在针对我,我拿着筷子的手因为发力都在隐隐颤抖,委屈的情绪在胸腔里不断的发酵,眼泪似乎下一秒就会夺眶而出。

    “行了,别说了,孩子是无辜的,这件事关孩子什么事情!”我妈终是听不下去了,撂下筷子站起来对着婶子大声的说了一句,“要不是老爷子当年做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女儿又怎么会受到这样的诅咒……”

    还没等我妈说完,小叔猛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伸手拦住了我妈,示意她别说了:“好了,都别说话了。”

    我妈和婶子见小叔发话了,双双闭上了嘴。

    餐桌上又是一阵沉默,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一次又一次的指责,站起了身子,忘了一圈桌上的人,缓缓的说道:“好,既然今天话说到这里了,事情也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想每次都无端受到这些指责,小叔还希望你能把所有的实情都说出来。”

    小叔大概是没有料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明显愣了一下,随即就紧紧的抿着嘴唇,根本就不是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模样。

    我见他不肯说,狠狠心把领口往下拽了一点,露出了我脖子上一道道青紫色的伤痕。

    “事到如今已经瞒不住了。小叔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昨晚爷爷回来找我以后留下的痕迹。”

    不仅是小叔,显然在座的所有人都被我脖子上的伤痕吓了一跳,又听见我说到我爷爷一个个更是露出了惊恐之色,满脸的惶惶不安。

    小叔的神情格外的凝重,他的眼睛盯在我的脖子上看了许久,似乎在犹豫些什么,向我问道:“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了。”

    我放下手整理好自己的衣领后才开口:“不瞒大家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爷爷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拼命挣扎却怎么都醒不过来,好在后来被我妈叫醒了,不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刻意把鬼夫救我的那一段删去了,毕竟现在在场那么多人,我提到鬼夫于我于他都不算是一件好事。

    我直直的看向小叔,一字一句的对他说:“这次是鬼压床,虽然我逃过了一劫,但是下一次说不定我就会被掐死了,我不希望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所以小叔你现在可以把当年的实情说出来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