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5章 小叔嘴里的秘籍

    屋子里很安静,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我和小叔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婶子他们投在我身上审视的目光,但是此刻我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小叔长久的沉默着,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和他两个人都是站着的,在一群人中显得稍有突兀。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想再有什么退让了,抱着一定要让小叔把话说开的想法,不妥协的一直望着他。

    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叔终于将低着的脑袋抬了起来,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最后把目光停在我的身上。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事情都告诉大家。”小叔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挥了挥手让我坐下,紧接着他也坐了下来,小叔脸上的神情像是在回想,不过片刻他就开始缓缓的诉说着当年发生过的那些事情……

    “当年爸为了给那阴人治病,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因为要给阴人续寿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活人的阳寿转移给他,爸他为了做到这一点,几乎耗尽了全村人的阳寿……”

    我听着小叔的话,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我没有想到过爷爷给阴人治病竟然要搭上整个镇子上的人的寿命,一时间心里颇有些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复杂的情感。

    这时候婶子在我旁边突然开了口,她语气不善的恶狠狠的说道:“这老爷子就是利欲熏心!竟然做出这么缺德的事情!”

    虽然我也觉得爷爷的做法有那么一些不妥当,但是听见婶子这么说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觉得不舒服,凉凉的回她了一句:“就算我爷爷做的再怎么不对,他一个去世了的人也不应该被你这样骂!”

    我的语气算不上温和,毕竟自从我回到白旗镇之后这个婶子就一直处处针对我,我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已经算是忍让了,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做法真心让我觉得不需要对她那么客气。

    没想到婶子听了我的话之后竟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不满意,她轻飘飘的白了我一眼,开口说道:“你这个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你爷爷之所以答应给那阴人治病还不是为了一个已经去世的女人……”

    婶子的话音还没落我就发出了一声惊呼,把她的话给打断了。婶子可能是觉得我这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可笑,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嘲笑。

    不过她这次没有再用言语攻击我,而是继续将我爷爷当年的事情说了下去……

    “那个女人是老爷子年轻时喜欢过的女人,可惜那个女人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死了,所以当老爷子知道要治的那个阴人是那个女人的女儿的时候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

    “啊?女儿?”我听婶子着实觉得不解,疑惑的问她,“你不是说那个年轻的时候就死了吗,怎么还有女儿呢?”

    “听说啊,那个女人死了之后就在阴间给地府王爷做老婆,女儿也是在那之后有的。”婶子说这些话的时候一脸神秘兮兮的模样,让我又信又有些不信。

    小叔把婶子的话接过来说:“爸要给阴人治病的事情后来被妈知道了,妈知道这件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是没想到老爷子竟然那么坚持,后来一来二去的自然就知道了其中的缘由,气的不愿意把家里的秘籍拿出来。”

    “秘籍?什么秘籍?”有人听到这里突然问了一句,小叔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解释了起来。

    “我们家有一本专门给阴人治病的秘籍,但是那本秘籍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里面的内容只有把书摊开看的时候才能记住,一旦把书合上一定就会立刻忘记前一秒从书里看到的内容。后来因为我妈的不配合,老爷子没能成功救活那个女人的女儿,直接灰飞烟灭了。”

    我没有想到当年竟然是这么一回事,觉得惊奇之余竟然还觉得有些可惜,突然想到小叔说了这么久都和我一点没有关系,奇怪的问他:“那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小叔听我这么问摇了摇头,无奈的说:“虽然老爷子没能救活那个女人的女儿,但是他竭尽了全力保住了她女儿肚子里的阴胎,并且承诺把自己刚出生的孙女和那阴胎结为阴亲。”

    小叔说到“孙女”的时候一直把视线放在我的身上,我自然明白了自己就是这一场交易的牺牲品,虽然已经承受了这种命运这么多年,但是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为什么?”我大声的问小叔,“为什么爷爷要让我和那阴胎结阴亲,为什么?”

    “这个问题当年我们也问过,特别是你爸他知道了这件事后,死活都不同意,可是老爷子说这样做也是为了保住全镇子人的性命,否则地府老爷是一定不会放过白旗镇的。”

    小叔终于是把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的隐情都说了出来,可是我听完之后却一点轻松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觉得更加沉重了。

    大概大家的感觉都和我差不多,所以等小叔说完以后没有任何人说话,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我妈,见她的嘴角紧紧的抿着,看不出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细细回味着小叔和婶子刚才说的那些话,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被我忽略掉的细节:“现在那本秘籍在哪呢?”

    这个家虽然我有许多年都没有住,但是这次回来也待了不少天,但是印象中却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那样的一本书。

    “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问这种东西干什么?”我妈用不争气的眼神看着我,气急败坏的骂我。

    这一次我没有服软,而是铁了心想要知道那本秘籍的去处,没有理睬我妈,一直看着小叔等他的回答。

    “老爷子死了以后我尝试过在家里找那本秘籍,可是怎么都找不到,至今也不知道那么秘籍究竟丢到哪里去了。”

    小叔有些惋惜的说道,我听到这样的回答也很是难过,因为隐隐约约的我总觉得这本秘籍作为和当年那些事情的连接之一,说不定有很重要的作用。

    婶子却对小叔刚才的那一番话不以为然,啐了一口说道:“要我说啊,那本秘籍根本就不是丢了,肯定是被谁给拿走了。”

    “被人拿走了?会是谁呢?”我倒没有想到这个可能,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后就开始自顾自的低着脑袋思考。

    婶子看了我一眼,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你啊也就别费这心思想这些事情了,要我说啊那秘籍肯定就是被大鬼他们给拿走了,别人还有谁会做出这种事情。”

    婶子的语气特别坚定,但是我却听不明白她说的“大鬼”究竟是何人,犹疑着问了一句。

    “就是你那死了的大爷和大娘啊,他们两人都是诡计多端,背地里心眼多了去了,肚子里净是坏水儿,还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儿呢。”

    听婶子说起大娘,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那次在树林里看见大娘的场景,每一个画面都还是历历在目。

    现在再接合婶子的话,总觉得有那么几分道理,大娘都能对我做出索命这种事情,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

    “恩,我也这么怀疑过,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找到证据。”小叔摸了摸下巴,附和着婶子的话。

    他紧接着又看了一圈我们,沉吟了一声说道:“现在整个白旗镇可以说是大难临头了,事到如今我们也想不出特别好的解决办法,要我说我们现在首当应该做的就是去找到那本秘籍,或许只有找到了那本秘籍之后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小叔现在是我们所有人的主心骨,听他这么说我们自然是一一响应着点了点头,表示对他的想法的赞同。

    但是在我心底的深处,我总是觉得事情或许没有这么简单。

    我们一行人全部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我偷偷地瞧了一圈他们脸上的表情,每个人的脸都是绷得紧紧的,什么表情都没透露出来。

    饭桌上的早饭七七八八的都凉的差不多了,我妈又把拿去厨房重新热了一遍,热好之后所有人都不再提起之前的话题,安静的吃起饭来。

    我因为心里在想事情就没什么胃口,寥寥的喝了两口粥就停下了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碗里的米粒,眼睛盯着院子里看。

    阳光有一小片透过墙照了进来,金灿灿的颜色,看上去既明亮又温暖。

    我看的出神,自然就没注意到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了我的出神,“啪”的一下拿筷子打在了我的脑袋上,低声呵斥了我一句:“好好吃饭!”

    我吃痛的捂住头,不敢反驳,连忙抱起面前的饭碗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即使其实我已经吃的很饱了。

    等我好不容易把那一小碗粥喝完才发现我妈都已经吃完了,我连忙了把碗筷在桌子上放好,抬起袖子擦了擦嘴。

    不想这个小动作又被我妈给看到了,她立马又在我头上拍了一下:“又拿袖子擦,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用袖子擦嘴了。”

    可能是之前那一下我妈打得更重一些,这一次我倒是不觉得怎么痛了,但为了缓和我妈的情绪还是低声承认了错误:“下次不会了……”

    我的良好态度显然是取悦了我妈,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终于是把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

    她看了眼小叔,明显斟酌了片刻才对他说:“既然现在已经这么说了,那接下来大家都回去找一下那本秘籍,看看是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之后再想办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