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7章 大难来临了

    “安眉,别哭了。”鬼夫轻声念了一句我的名字,宽大的手掌在我的后脑勺处磨蹭了几下。

    如果换做平日,我说不定还会因为死鬼的这个温情的动作而小小的心动一下,可是现在我满心都是自己快要死了的恐惧,根本就无暇顾及其他。

    眼泪止不住的源源不断的从眼眶中流出来,我扯住了鬼夫的袖子,鼻子里一抽一抽的问他:“可是如果我死了的话,我妈该怎么办呢?”

    鬼夫湛蓝的双眸更是温柔了好几分,他想了一会儿回答我:“如果你想的话,也可以把你妈带到阴间来。”

    我听见鬼夫这么说心中更是害怕了,嘴中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头猛烈的摇晃着,脸上不用看也能猜到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丑模样。

    我不敢再说话,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害了我妈的命,鬼夫见我不说话也安静了下来,只是放在我脊背上缓缓拍着的手却是一直都没有停过。

    不知道我们两个人沉默了有多久,我渐渐的也停止了哭泣,这时才觉得自己和鬼夫的处境似乎有那么一点尴尬,我的手还被他抓在掌心里。

    “你……”我一边说着就想把自己的手拉出来,他的手上也用了劲,像是不愿意让我挣脱出去。

    就在我们两个人挣扎不下的时候,我妈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安眉,安眉!”

    我听见我妈的声音条件反射的就是一惊,手上发力猛地就把手拿了出来。拿出来的一瞬间我妈刚好打开门走了进来。

    我妈的手里拿着一把扫把,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在房间里左右张望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身上。

    “那个死鬼是不是又来找你了,在哪?”

    我妈的语气特别凶狠,我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自然也不敢对她说实话,只能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见我不回答,我妈脸上的神情更是冷了好几分,嘴角绷得紧紧的,成了一条线的形状。

    “好,既然你不说的话,那我只好亲自来会会他了。”言毕,我妈就举起了手中的扫把开始在屋子里向着四周胡乱的拍打着,没一下都打得极重,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啪啪”声。

    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妈有一下差点就打到了鬼夫的身上,他或许也是被我妈这无厘头的举动给吓着了,堪堪的才躲过去。

    这样下去终归不是个事儿,我看不下去,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我妈的腰,语气里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妈,别打了,别打了!”

    不想我妈听了我的话之后更加是急红了眼,她粗厚的手掌一把把我推开,我跌落坐在地上,屁股摔的很疼。

    “我看你这丫头就是被那鬼给迷了心窍!”我妈颇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嘴中骂骂咧咧的,我听着那些不堪的语言,心里苦涩无比。

    眼见着我妈还要继续在房间里胡乱的打,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半跪着就移到了她腿边,死死的抱住我妈的大腿,不让她再有动作。

    “妈,妈,真的够了,这里面谁都没有,他没来,他真的没来!”

    我大声的喊叫着,希望能让我妈相信我说的话,却忽略了我越是这样说就越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更加坚定了我妈认为鬼夫此刻就在房间里的想法。

    我不敢看鬼夫,生怕自己的一个眼神就会透露出他此刻的方位,只能加大手臂上的力气,把我妈抱得紧紧的。

    我妈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松开我的桎梏,我们俩都因为这一番拉扯而累的气喘吁吁,我妈的额角更是泛出点点汗珠。

    “你啊你!”我妈恨铁不成钢一样的喊了一句,把手中的扫把一把扔到了地上,几乎是擦着我的耳朵掉落在地上的,我几乎都感受到了扫把里的竹条触碰到耳廓的感觉。

    “算了,你起来吧。”

    我妈喘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平复了呼吸之后缓缓的对我说了一句,我怕她只是一时想要安抚我才这么说,也不敢就这么松了手,索性还继续抱着她。

    看我一直不撒手的样子,我妈不怒反笑,不轻不重的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行了,没事了,撒手吧。”

    听我妈的语气和之前完全不一样,我心里稍稍相信了一点,慢慢松开了手,站直了身子。

    而鬼夫此刻正站在我妈的身后,从我的角度恰好能够看见他的全部模样。

    我因为我妈的举动莫名的对他生出一种愧疚感,加上我妈在场的缘故也不能对他说话,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边是我妈,我爸和我姐都已经死了,我和我妈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亲人了;另一边是鬼夫,虽说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我自愿想要拥有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在这段时间里确实帮了我许多,如果没有他或许我根本就活不到今天。

    奇怪的是,我妈在我站起身子之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转身走了出去,我摸不清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心情颇为沮丧。

    鬼夫移动到了我的身前,什么话也不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即便我不抬头也能感受到从他的目光里传递过来的压迫感。

    我在心里纠结该怎么开口才好,每每到这个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笨的不行,连最简单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我刚刚抬起头看向鬼夫,我妈再次走了进来,而在她的脚步声之外明显还有另一个人的脚步声。

    我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在我妈的身后跟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他戴着一顶高高的道士的帽子,手中拿着我在电视里经常能够看见的拂尘。

    电光火石之间,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这个道士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家。

    我着急的对我妈说:“妈,这位道长是?”

    我假装镇定的看着我妈,谁料她竟然看也不看我,扭过头对着身后的小道士说:“道长,那个鬼应该就在这个屋子里,还要麻烦你了。”

    我妈的脸上陪着笑容,我听见她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几乎是顿时就绷不住了,我不着痕迹的朝左边移了两步,想要挡住鬼夫。

    就在我移动的时候,那个小道士开了口,声音里透着一股沙哑,和他的外貌完全是给人两种感觉。

    “你放心,这个交给老道就好。”

    我不知道这个道士究竟是真能驱鬼还是在装模作样,心里隐隐的有些担心,放在身后的手对着鬼夫做了让他快点离开的手势,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

    而另一边的道士已经有了动作,他从衣服里拿出了两道黄色的符咒,手中的拂尘在空中胡乱画了几圈,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见他这样一套动作下来,我心里更是没底了。

    身后的鬼夫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僵硬的站立在原地,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那个道士念完咒语将符咒贴到墙上的一瞬间,我看见了鬼夫走到了房间门口,只差一步就能迈出这个房间。

    我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着的肌肉也松下来了不少。

    鬼夫离出门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只是那一眼就让我的心凉了不少。和之前温柔体贴的他不同,鬼夫的这一眼里全是冰凉的冷意,简直没有一丝温情可言。

    我不露痕迹的苦笑了一下,很快就把这份情绪收了回去。心中的大石头还是搬开了,还好鬼夫平安离开了,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小道士的做法还在继续,因为知道鬼夫走了,所以现在道士的每一个动作都如同笑话一般,可笑至极。

    符咒落地的瞬间,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金黄色的光芒,光线打在我们的脸上,我看着我妈金黄色的侧脸,突兀的觉得一阵眩晕。

    几乎是瞬间的事情,我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就已经躺到了地上,眼睛里是旋转的天花板,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识。

    昏迷中我的意识却没有陷入完全昏迷,我好像是进入到了一个完全封闭的未知空间,那个空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一睁眼我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我妈,她正神情紧张的盯着我看,见我醒了过来,脸上立刻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安眉,你醒了啊,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我想要开口回到我妈说我没事,可是张开了嘴之后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喉咙就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堵住了一样。

    我妈拿过床头的水杯向我的嘴里倒了一小口,我抿了一点,只觉得干涩的发痒的喉咙这一刻好像舒服了许多。

    再次尝试着开口的时候也变得容易了许多,只是声音里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点沙哑,仔细闻得话仿佛还能闻见声音里藏着的血腥味。

    “妈,我睡了有多久?”

    我看着外面明显黑了一片的天,心里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上午无缘无故的晕倒把我给吓了一跳,找了人来给你看又说什么事都没有,虽然这么说可是下午你就发起了烧,身上的温度简直烫的吓人。”

    听我妈这么一说我才觉得指尖触碰到的我大腿上的温度似乎是有些不同寻常的灼热,但是身体里面却仍然觉得有些凉意,没有暖到心里。

    我妈见我醒过来自然而然的以为我是快康复了,开开心心的就去厨房给我准备吃的。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直觉告诉我,我的这次发烧绝对不是一次偶然。

    再联系起鬼夫早上说的那一番话,我的心里更是降了好几度。我自己的身体只有我自己是最清楚的,一种很明显的空虚感从我醒过来之后就一直在我心底弥漫。

    这一次,我恐怕是真的大难来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