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8章 濒死的感觉

    我的身上火烧火燎的发烫,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被热水烫过了一般,似乎有源源不断的热气想要从我的身体深处散发出来,但是总是在身体内部四处乱窜找寻不到一个出口。

    因为发烧的缘故,我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昏迷,每每醒来的时候我妈都坐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有几次我甚至都看到了她泛红的眼眶。

    心里虽然想要安慰她,但是我的嘴中却已经说不出话了,加上整个脑子都被烧的迷迷糊糊的,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清醒。

    脑子一旦变得不清醒,整个人都开始变得颓靡起来,我就这么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全身都变得乏力,难受得都没有恰当的言语能够来形容。

    “我女儿她怎么样了?”

    朦胧间我好像听到了我妈和别人说话的声音,另一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大概是医生的样子,回答的声音不太大,我没能听清楚。

    估计是那人说我身体情况不算太好,我妈说话的语气变得着急起来,急切的问着那人:“那该怎么办?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多希望自己此刻可以睁开眼睛,给我妈一个定心的笑容,只可惜我的眼皮上就像是承受了千斤的重量,任凭我怎么费劲都没办法把眼睛睁开。

    不知道我睡了有多长时间,突然从某一个时刻开始我的意识好像变得清楚了许多,即便我的身体仍旧处于沉睡的状态。

    我的大脑中闪过许多曾经出现过的片段,有小时候我跟在我爸身后小跑的、有我和安姚一起玩耍的、有我在学校考试的、还有和那个死鬼一起相处的……

    这一刻我才发现在我这不算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竟然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了,身边的人来来往往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抹去的痕迹。

    鬼夫那天对我生命下的终结令一直被我好好的存放在大脑深处,我知道这次自己是凶多吉少了,但不知道是不是那次已经哭过一次了,现在除了替我妈觉得伤心外,我倒也没有其他的情绪。

    我妈每日的行为我都知道,鬼夫再也没有出现过,我猜测是因为家里还留着那小道士留下的法术。

    想到这里我竟然有点想发笑,没想到鬼夫看上去那么厉害的模样,竟然还会怕一个凡人道士的做法。

    大概维持这个状态又过了几天,我的意识的状态又渐渐的变得差了起来,我深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这一次我以为自己的意识和往常一样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却没想到竟然在眼前看见了安姚和我爸!

    安姚的模样是她生前最喜欢打扮的样子,和我上次在三爷爷家看到的那副恐怖的模样完全不一样,我爸站在她的身后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我几乎是瞬间眼泪就充满了眼眶,虽然我现在仍然处于昏迷当中,但是意识的感觉和正常的时候却完全一样。

    安姚许是见我醒了,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就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我看着这么有活力的她,有些不着边际的想,这或许就只是一个梦吧。

    “梦”里安姚走到了我的面前,歪过脑袋看了看我,嘴角噙着一抹微微的笑意,我只见她嘴张了一下,轻声对我说了一句:“安眉,你也要来了啊。”

    她的声音说的特别轻,话语里仿佛还带了一丝轻快的畅意,我好像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开心的安姚了,我的心情仿佛都连带着变得好了起来。

    我爸一直都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眼睛望着我和安姚的方向,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我们。

    安姚不知道是不是见我没有回答她,脸上有一瞬闪过了一丝不快的表情,但是很快就钻瞬即逝,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模样。

    她开始绕着我转圈,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安姚在我面前一次又一次的经过,心中觉得奇怪,可是嘴巴却始终都张不开。

    可能转了几圈之后安姚自己也觉得无聊了起来,她很快就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撅着嘴巴问我:“安眉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我听她这么说急忙摇了摇头,双手死命的摆了摆,急切的想要向她证明我并没有生她的气。

    安姚用审视的眼光在我脸上扫视了好几圈之后才停了下来,看她的样子应该是相信我了。

    她盯着我的脸,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听着安姚银铃一般的笑声,悦耳极了,小时候的记忆一下子全部都涌了上来。

    安姚的身上穿着她最喜欢的那条花裙子,每每当她有什么大的动作的时候就像是一只即将要展翅高飞的蝴蝶,我从以前开始就这么觉得。

    她的眼睛里明明亮亮的,深黑的瞳孔就像是两颗最昂贵的黑宝石,泛着明媚动人的光泽。

    “安眉,”安姚向我伸出双臂做邀请状,“我们作伴一起玩吧。”

    这句话的含义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再加上梦中的我似乎是不能说话,我依旧保持沉默,什么话都没有说。

    反倒是我爸像是生气了,移动脚步走到了我和安姚身边,他抬手轻轻敲了一下安姚的脑袋,呵斥了她一句:“说什么呢,安眉好歹是你的妹妹。”

    我爸的口气虽然乍一听上去似是训斥,但是我却从他的表情里看出来他不是真正的责怪安姚。

    像是要印证我的直觉一般,安姚朝我爸吐了一下舌头,调皮的笑了一下。

    我的心凉了半截。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安姚话里隐藏的所有含义。

    她说的“陪伴”远不止字面上的意思,即使我还昏迷着我依然清楚的记得安姚已经死了,如果要去陪她玩,那我也只能……

    面前的安姚和我爸的形象生动清晰到无以复加,我知道了,这一切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梦境,我也不是在做梦,面前的安姚和我爸应该就是真的他们……

    这个认知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片刻之间,我一个激灵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我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醒过来我妈不在旁边,我艰难的转动脑袋向窗户的方向看了一眼,瞧着透光窗帘的亮度,现在应该还是白天。

    我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在隐隐作痛,身体的每一处都像是被卡车碾压过一样,还有那灼热的温度。

    嗓子里干的冒烟,眼角的余光看见床头的柜子上放着一杯水,可是我却一点都移动不了,不到半米的距离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就像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睁着一双干涩的眼睛盯着天花板,我用精神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情况,似乎有一点力量在慢慢的恢复。

    但直觉的,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反倒更像是老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

    我妈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房间的,她出现在房门口的时候瞬间挡住了大半个房间里的光芒。

    见我醒了,我妈几乎是小跑着到床边的,她又抬手在我额头上探了探温度,还是一如既往的滚..烫。

    我妈的口中念念有词:“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我的眼珠在眼眶里转了转,清楚的看见了房间里的挂着的那个小道士的符咒。我努力的吞咽了几口口水想要润润喉咙,花费了全身的气力开口。

    “妈,我可能是……快要不行了……”

    我只说了不到十个字,但是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可能还冒了几粒看不见的微小汗滴。

    我妈听我这么说立刻就变了脸色:“不许胡说!”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嘴角勾起的弧度可能很不明显,因为我觉得身体里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的力量正以我能察觉到的速度在快速的流失。

    我大喘了一口气,用尽全力想要好好回答我妈:“妈,我这次可能是真的要不行了……你听我说,现在只有那个……那个死鬼能够救我……你可不可以把家里的那些做法的东西,暂时……暂时先撤了。”

    我好不容易才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一段话,我妈有些犹豫的看了一圈房间里的符咒,又看了看我的脸色,不用想我也能猜到自己此刻苍白的脸色。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妈在经历了一番心理挣扎之后最后又确定一般的问了我一句,我肯定的点了点头,没再说其他,我也说不出来其他了。

    死亡在这一刻离我已经非常接近了,头一回体会到弥留之际到底是一副怎样的感受。

    我的意识仿佛慢慢的又变得模糊起来,我妈见我状态实在不好,急忙就把房间里所有的符咒包括那个道士留下的东西全部都拆下‘’放到了一个袋子里,打包扔了出去。

    几乎就是在我妈把那一包东西扔出去的瞬间,鬼夫出现了。

    他站在我的床边冷静的看着我,我眼前的景象变得模模糊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形象却特别的清晰。

    心中仿佛涌入一股暖流,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看见鬼夫的这一秒,我觉得心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