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49章 绝不能火化

    鬼夫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我的身上,我身上全然已经没了力气,可是感受到他的视线之后我挣扎着还是睁开了眼睛,正好撞进他的眼眸中。

    嗓子干哑的难受,我艰难的蠕动了两下嘴唇,好不容易才蹦出了单个的音节:“你……”

    只说了一个字我的嗓子眼就疼得厉害,立即就闭了口没再说话,只能拿眼神看着他,想要传递出我心中的想法。

    奈何鬼夫却一直都没有动作,我妈出去给我做吃的,房间里只有我和鬼夫两个,我的呼吸声在一片寂静中显得极为安静。

    心中的思绪百转千回,悲伤的、愁苦的、愤怒的……太多的情绪在胸腔中环绕,种种的情绪实在太过复杂,就算此刻我能够开口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鬼夫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嘴角微微勾起发出了一声冷笑,他的声音明显降了好几个调:“你以为这些小小的法术就能困住我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不置可否。

    见我这个反应鬼夫脸上的笑容更加扩大了一些,他转头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目光不知道停留在了哪个角落里,眼中的光似是冷冽了好几分。

    “本王这几天一直在忙你和我的婚事的事情,没时间来看你,现在才好不容易稍微有点闲余的时间。”

    “婚事”二字在我的耳中不停的回响着,我瞬间就瞪大了双眼,因为一旦我真的要到了和鬼夫结婚的时候,也就是意味着我已经死了。

    死亡,这两个字从来都没有过和我距离这么近过,近到可能只需要我稍稍向前迈一小步就能跨进阴间地府的那道大门。

    可是我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大声的喊叫着:我还不想死!

    我才十八岁,我还没有享受过大学的生活,没有步入社会去看待这个世界,没有好好的陪伴过我妈……我有太多的事情都还没有做过,我不愿意、更加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我躺在床上,身体虽然已经变得有一些僵硬无法动作,还是缓缓但又坚定地摇了摇头,每一下我都十分坚决的看着鬼夫,想要告诉他,就这样死去我是真的不甘心。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冰凉的手指拂过我的脸颊,很熟悉也很舒服的触觉,如果不是现在的时机不对,我可能都会贪恋这种感觉。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鬼夫眼神飘忽的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睛,总觉得他目光的焦点似乎并没有聚集在我的身上。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虽然表面上看是在看我,但实际上却是透过我在看其他的,我不知道的人或物。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鬼夫的话刚一落音,我竟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视线变得清晰了不少,指尖也有了力气。

    他的手指一路向下,在我的身体上缓缓游.走,最后停留在我的手上,他张开了大手,将手指插进了我的指缝间,和我十指相交。

    只这一个动作就让我觉得安心了许多。

    时光静好,我们两维持这个动作大概有近五分钟,在这段时间内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明显变好了不少,嗓子也不再那么火辣辣的疼了。

    “扶我……起来……”

    我努力地吞咽了几口口水润了润嗓子才冒出了这几个字,虽然声音还是哑的不行,但是却不影响听清楚。

    鬼夫或许是没料到我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转好这么多,楞了一下才有了动作,小心翼翼的把我扶着坐了起来,把枕头立了起来放在我的后腰处靠着。

    我仔细的把鬼夫这几次说的话联系起来放在大脑里细细的回味了一遍,不是很明白的问他:“那如果……”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鬼夫的一个动作给打断了。

    他端起水杯放到了我的嘴边。

    我张开嘴巴小小的抿了一口,水流流过喉咙的湿润感舒服到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这一次我是真的体会到了水的重要性。

    身体舒服了不少,我继续把刚才没说完的问题问了出来:“如果我不死的话,那你说的结婚要怎么办?你不是说这几天都在准备婚礼吗?”

    这是我对于鬼夫说的话里最为奇怪的一点,我知道他是不会骗我的,因此唯一的可能只能是在这些事情的背后还有许多是我不知道的。

    “恩,你能想到这一点也是不容易,”鬼夫用手指挑起了一绺我胸前的头发拿在手中细细把玩,同时回答我说,“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只是如果你死了的话,那你肚子里的阴胎也会跟着你一起死掉。”

    这几天身体上的不适几乎让我快要忘记了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的存在,他或许是也察觉到了我的不适,在肚子里格外的听话,一点都不闹腾,自然而然的就让我忘记了他。

    鬼夫的手放在我的小腹上,缓缓的摸了摸,腹中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他,似乎随着他的动作同步动了一下。

    我的肚子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触动,鬼夫也感觉到了,他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可以称得上是“惊喜”的表情,眼睛里晶晶亮亮的望着我,是实打实的喜悦。

    “他好像动了!”

    我听他这么说,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因为我实在是觉得这样的鬼夫是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有活气了许多。

    我不可避免的跟着鬼夫一起笑了起来,安然的享受着这一刻的安逸。

    鬼夫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是片刻之后,等我再次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到了往日的模样,还是那一副清冷的样子。

    他看向我的目光着实是有些复杂,我不太能看懂里面究竟蕴藏了有哪些情绪。

    “这一次去地府结婚的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也就是说你必须要和我去一次地府,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该走的流程都走了,全部都应付完了之后你就可以回到人间了。”

    听他说我还能再回来,我几乎是当下就像要欢呼出声。死鬼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喜悦,当即就泼了我一盆冷水。

    “不过在这期间有最直观重要的一点,必须要保证你的肉体在人间的完整性,要是你的肉体被破坏了,例如被火化了之类的话,你就再也没有办法回来了……”

    鬼夫的话让我登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我稍微思考了一下问他:“那我们大概要去多久呢?”

    “阴间的时间和你们这里的时间是不完全一样的,具体要多久我也不确定,但总归是要几天的。”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这具身体正是花样的年华,就算是处在生病的状态下却依旧能看出它的年轻,我不愿意就这样轻易的让自己草草结束这一生。

    一个想法在心中悄然形成,我抬起头看向鬼夫,坚定地说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一定会让自己的肉身保留完整的。”

    我妈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的,她的手里端了一碗玉米粥,看见我靠坐在床上的时候我妈明显吃惊了一下。

    看见我妈的瞬间我也慌了一下,因为我的一只手现在正被鬼夫攥在手里,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把手抽出来。

    还没来得及做动作我妈惊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安眉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了,还难受不难受?”

    她大步走到床边,把手中的碗放到床头,用手掌贴在我的额头上感受了一下温度,脸上满是快要洋溢出来的喜悦。

    我见我妈除了开心什么其他的反应都没有,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根本就看不到鬼夫,这么想着我顿时就安心了,任由鬼夫拉着我的手。

    鬼夫见我妈进来了也不和我说话了,不过他倒也没走,还是坐在床边。

    我想起他刚才说的那些话,考虑了一下措辞,斟酌着对我妈说:“妈,我想和你说件事。”

    可能是我脸上的表情太过严肃,我妈面上的笑容立刻就没有了,紧跟着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把鬼夫和我说的大致都向我妈说了,特别强调了要保留我肉体完整的事情。

    “妈,我去阴间的这段期间内如果我的肉体被火化了之类的话我就再也回不来了,他说什么都不需要动,只要让我躺在这就行。”

    我妈听了我的话之后长久的都没有开口,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凝重起来。

    我本来就担心她会因为鬼夫变得情绪激动,这下她沉默了下来不说话,弄得我心里更是惶惶,不知道我妈这个反应究竟是个怎么意思。

    “妈……?”我犹豫着喊了一声,我妈浑身抖了一下,看向了我。

    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我妈这次并没有因为我说到鬼夫而生气,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该如何保护好我的肉体上,毕竟如果这件事要是被婶子他们知道了的话,一定会为了一己之力奋力破坏我的肉身的。

    “女儿你放心,妈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保护好你的肉身,绝对不会让别人有机会碰你一根毫毛!”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我和我妈一齐沉默着,前方依旧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危险,我们没有一秒敢掉以轻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