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0章 本姑娘该怎么死

    我妈之前端进来屋里来的那碗玉米粥早就凉透了,我的精神状态现在已经好上了许多,整个人都不再觉得像之前那么萎靡。

    鬼夫一直坐在床边,把我和我妈的对话尽数听了进去。他本来都是低着脑袋听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我一心都放在应付我妈的份上,没怎么注意他。

    这厢我正和我妈讨论要如何保护好我的肉身的时候,鬼夫忽然抬起脸很严肃的问我:“你想好要怎么死了吗?”

    他的声音骤然响起倒是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将目光转到他的脸上,不明所以的望着他,有些迟疑的问了一句:“啊?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鬼夫看样子应该是料想到了我会这样问,不屑的哼了一声,面上一副自命不凡的表情:“这么简单的话你怎么都听不懂。本王的意思就是,你既然要死的话总要选一个死的方式吧,难不成你以为以你现在这个状态就能去的了阴间了?”

    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之前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该如何保护肉身不受伤害上,十分自然的就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你的意思也就是说,我还是要真的死一次是吧?”我无奈的问了鬼夫一句,虽然答案我心里已然十分清楚了。

    果不其然,鬼夫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原本稍稍高昂了些许的心情瞬间又向着谷底坠落了一半。

    我妈在旁边看着我有问有答的说的不亦乐乎,犹豫着拍了拍我的手臂,我转过头看向她,瞧见我妈面上一副说不出的神色。

    她看上去似乎是有些为难,眼角的余光悄悄的在房间里整个都扫视了一圈之后才向我问道:“那个谁,是不是在这里?”

    听我妈这样问我才恍然想起来,我妈不仅看不见鬼夫,同样也是听不到他的声音的,所以刚才我和鬼夫的那段对话在她眼里无异于就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事已至此,我瞒着我妈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更何况此时此刻,鬼夫是唯一一个能够帮我的。

    我点了点头,用食指指了指鬼夫的方向,小声的回了我妈一句:“他现在就在床边坐着呢。”

    我妈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瞧过去,惊吓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用手掌挡住了因为震惊而张大的嘴巴。

    她刚才和鬼夫的距离不过半米不到,鬼夫只需要一个伸手就能轻而易举的触及到我妈的位置。

    虽然自从我十四岁那年开始至今,我和我妈说起鬼夫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一次或许是我妈离鬼夫最近的一次,我能够感受到她此刻心中的恐惧。

    好在鬼夫对于我妈的这一系列动作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他不过是维持着一贯的冷淡表情看着这一切,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没有思想和情感的机器人一般。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降到了一个冰点,一股尴尬的气氛在我们仨之间弥漫,我受不了这种情况,硬着头皮又把话题给拉扯了回去。

    “既然你刚才那样问我,那你应该是想过这件事了吧,你给我一个建议呗,给我说说看我应该怎么个死法才比较好?”

    鬼夫看上去仿佛没有察觉到我正在岔开话题,他神情特别认真地歪头想了一下,斟酌着开了口:“我觉得上吊挺好的,挂在绳子上很有美感。”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鬼夫,他脸上的神情格外认真,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在看玩笑。

    我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你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呢?”

    “当然是认真的了。”

    鬼夫如是回答我,随即我就在他身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咬牙切齿的盯着他。

    “你这人也太缺德了吧,居然叫我上吊?我看电视里那些上吊的人每个人都死得特别丑,看上去可吓人了,我才不要这样呢。”

    我小小的抱怨了一句,语气里满是不情愿。我妈搬了个板凳坐到了我旁边,她大概是见鬼夫没有对我们做什么,胆子渐渐也就大了起来,心里随之也轻松了不少。

    另一方面鬼夫见我不肯选择上吊,又认认真真的思考了起来。我瞧着他那样以为这次他会想出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出来,没想到他竟然说了一个更不靠谱的。

    “你要是不愿意上吊的话,那要不试试看割腕?只要划一个很细的口子就行了,操作看上去都挺简单的。”

    鬼夫这句话说得十分轻巧容易,感觉割腕似乎就和去市场里买菜一样简单方便,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颇有些无奈。

    “割腕我自己肯定下不去手,我才不要呢。再说了,我活的好好的干嘛要割腕自杀啊,要是别人知道了他们指不定还以为我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刺激呢。”

    我撅着嘴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直视着鬼夫他的眼睛。

    他见我这句话说得坚决,也没说什么分辩的话,只是看向我的视线里多了几分不耐:“你怎么这么麻烦啊,不就是死一次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怪不得人们常说活着更麻烦!”

    我听他这么一说当然就不乐意了,下巴一扬,直接拿鼻孔对着鬼夫,忿忿不平的说:“我就是麻烦怎么了,我就这样,改不了!”

    鬼夫听了我的这句话奇迹般的没有做回答,而是要笑不笑的看着我,我能够清楚的看见隐藏在他眼底的笑意。

    “所以说人就是麻烦,要不你干脆就和我一起去阴间别回来了吧。”

    我不知道鬼夫说的这句话究竟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心中微微一抖,斟酌着对他说:“你可千万别,我还想回来多吃点好吃的呢,你之前可都是答应过我的了啊,不许出尔反尔。”

    “这是自然。”鬼夫回答了肯定的四个字,让我稍稍安心了一些,大概他刚才的那句话也不过是一时兴起随便说着玩玩的,并不是真心真意的想要实施。

    想到这儿,我安心了不少。

    一来二往的,我和鬼夫因为迟迟没有想到一个好的自杀方式而没办法达到共识,俩人争执不下,谁也不肯先让步。

    我妈坐在一边把我的话尽数全部都听了进去,大致也知道了我是在和鬼夫研究究竟该怎么死的问题,看出了我们俩没有达成统一战线。

    这边我还正在和鬼夫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辩着,我急得满脸通红,他却还是一副平常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我妈忽然在一旁悠悠的开了口:“要我说啊,你要不就跳河里淹死吧,你要是不敢的话我就去推你一把,这不就行了?”

    我妈的话成功的让我和鬼夫都闭上了嘴,我一脸惊诧的看着我妈,对面的鬼夫也是满面震惊的看向我妈。

    我迟疑了大概有一分钟之后才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妈,你刚才是不是要把我推进河里让我淹死?”

    我妈理所当然一般的点了点头,口气里听上去竟像是染上了几分无奈的意味:“我看你们这来来回回的说了好几个办法了都没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那还不如就我来帮你咯。”

    我妈这一段话说的云淡风轻的,可是我听着心里却是狂风呼啸。我真的好像问一句,我是不是遇到了假的亲妈?

    可能是我将内心的表情表现的太过外在,我妈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内心对她说的这个方案的抵抗,登时她就不乐意了。

    “怎么,妈这个办法难道不好吗?”

    我妈都这样问了,我自然是不能说不好的,只能一个劲的夸赞,即使是昧着良心。乘我妈不注意的时候,我悄悄向上翻了一个白眼,以表达内心实在是过于“复杂”的“丰富”情感。

    虽然鬼夫开始也因为我妈的这句话而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但是在我还在对此耿耿于怀的时候,他却已经开始考虑这个方案的可操作性了。

    最后甚至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鬼夫的嘴巴,不敢去回想刚才从他的嘴巴里说出了“要不就试试溺水淹死这个死法吧”的这句话,这简直太不符合他高冷形象的人设了。

    我妈见我明显是一脸抗拒,但她又听不到鬼夫的声音,着急的问了我鬼夫觉得这个方法怎么样,我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硬着头皮把鬼夫的赞成态度说了出来。

    我妈听我说鬼夫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立马加深了许多。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总觉得我妈对于鬼夫的偏见似乎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微妙起来,就算谈不上是接受,但也完全不如当初那般抵触了。

    我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半不情愿半妥协的就算是接受了这个方案,听我这么说,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妈和鬼夫的脸上露出了程度不同的笑容。

    还别说,他们俩笑脸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相似。

    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这样的笑容总是莫名的就觉得自己掉进了大灰狼的陷阱里。

    当然,这也不过是我的错觉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