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1章 看见自己的尸体

    莫名其妙的接受了我妈的意见后,我的心头总是有一种把自己送进了狼窝的感觉,特别是我妈那一脸想笑又憋笑的表情,实在是太让人憋屈了!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窗外,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可以去郊外自由自在的呼吸新鲜空气……

    脑海中不断脑补着各式各样的场景,我的嘴角也因为这些想象而不自觉的微微扬起,直到鬼夫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里。

    “我看现在时间还挺早的,你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干脆就今天和我一起去阴间吧。”

    鬼夫的这句话明显就是对我说的,我听了之后却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稍微回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立即跟他抗.议。

    “你的意思是让我今天就‘死’?”我不顾形象的大声喊叫了一句,鬼夫用一副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我几乎是在他点头的瞬间就开始拼命地摇头,两只手也跟着连连摆动以表达我心里的抗拒之情:“我不要啊,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你好歹也让我缓两天吧!”

    我认为自己的理由十分充分,振振有词的对着鬼夫大声喊道。

    他依旧用刚才那副眼神看着我,没有回答,倒是我妈在一旁开了口,她虽然听不到鬼夫的话,但是听我这么说也懂了不少。

    她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鬼夫坐着的方向,虽然在她的眼中那里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安眉,我觉得你还是听……那个……的话吧。”

    我没想到我妈这个时候竟然会站在鬼夫那边,微微张开了嘴,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就因为这一秒时间的出神,我最后还是被我妈和鬼夫一起从床上拉了起来,直到我双脚踩在地上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狐疑的看了我妈和鬼夫一眼,心中暗暗怀疑我妈究竟是不是真的看不见鬼夫……

    我这边正在胡思乱想。另一边鬼夫却没有给我片刻的休息时间,拉过我的手就朝屋外走过去,他的速度对于我来说有点快了,我勉强带着小跑才能跟上他的速度,有那么一点的吃力。

    好在他没走一会儿就停了下来,我差点因为他突然的停歇撞到了他的身上,好在我反应快……

    “喂,你知不知道停下来之前要先和别人打个招呼啊?”我撒气一般的冲他大声喊了一声,以发泄刚才的怨气。

    鬼夫对我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就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样,目光穿过我向着我身后看了过去。

    “你在看什么啊?”我一边问着自己一边也转头向身后看了过去,身后是一条空无一人的小道,除了我妈因为距离显得有些小的身影,其他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从鬼夫的表情来看应该是有些什么的才对……

    越想我越觉得蹊跷,不死心的又问了他一次。

    这一次鬼夫不再是沉默不语了,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不该问的就别问,小心因此惹祸上身!”

    他的语气格外的严厉,吓得我立刻就闭上了嘴。可是随后就在他眼里看到了丁点的笑意,立刻明白了他不过是在唬我。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我不满的对他抱怨了一声,在这个空隙里我妈也赶了上来,见我妈来了我和鬼夫就没再说其他了,三人一路无言的走到了河边。

    我站在河堤上看着脚下一片清澈的河水,阳光均匀的洒在河面上,泛着金黄色的波光粼粼的光晕,看上去十分好看。

    只是我现在却没了欣赏的兴致,一想到一会我就要淹死在这条河里,我心里就忍不住的打颤。

    我从小水性就不好,每每看到什么河啊江啊什么的都是躲得远远地,这次却要整个人浸泡在河水当中,真的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我妈之前虽然嘴上说的决绝,现在真的要推我下去的时候还是不忍心了,她站在我的斜后方,想了一下还是对我说道:“你准备好了和妈说,妈再把你推下去。”

    听我妈这么说我心里放心了许多,向我妈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转过头继续看着脚下的河面,一遍又一遍的做着心理建设。

    一阵又一阵的微风吹过,空气里带着些许的阳光的气味,我两鬓的落发被风吹起散落在我的面颊上,有那么一点痒。

    反光的河面看得我眼睛有那么一点花,我抬起手就像揉揉眼睛,谁想到刚把手抬起来,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一颗小石子,借着石子向前滚动的趋势,一下就猛地向前一冲。

    我直直的向着河里掉了下去,我妈都还没来的及推我我就自己一个失足掉了下来。

    下落的过程中两耳旁呼啸的风声更大了,我似乎看到了我妈站在岸上焦急的望着我,但是又有那么一点看不清楚。

    身体碰到水面的那一瞬间,耳边爆出“扑腾”的一声,那声音很大,差点就要把我的耳膜震破。

    源源不断的河水将我紧密不透的包裹起来,无数个微小的水滴钻到我的衣服里、皮肤上,说实话水压压在胸口的感觉着实称不上好受。

    我的身体因为重力的缘故一点点的向下沉,我的眼睛早就没有办法睁开了,嘴里不小心灌了好几大口水。

    象征着死亡的超时又窒息的感觉紧紧缠绕着我,我的双手和双脚下意识的在水里扑腾了好几下,但也不过都是徒劳,根本就改变不了我不断向着水底深处坠落的事实。

    迷迷糊糊之间,我不着边际的想着:原来这种感觉就是死亡啊,也不是特别难受的那种,反而有一种全身都变得轻飘飘的感受。

    意识已经慢慢地变得模糊起来,我一个不小心又呛了好几大口水,越是咳反而就有更大的水向我的嘴里涌去。

    呼吸变成了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我能够感受到这种即将窒息的感觉正将我的生命一点点的从身体里抽拉出来。

    最后,我的意识终于完全和肉体脱离开来,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清楚的看到了躺在我面前的,“我”的尸体。

    我妈把我的尸体打捞了上去,我只能在水里,没能看见到我妈脸上的表情,但我知道她一定很难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已经死了的缘故,我现在在水里一点都不觉得难受了,甚至还体会到了一点鱼儿在水中那种畅在肆意的感觉。

    我左右看了一圈都没有看见鬼夫的身影,觉得有点奇怪。

    下一秒我就看到了在我斜上方的地方,鬼夫正和一个红衣女子纠缠打做一团。我悄悄的向着他们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刚好能够看见那个红衣女子的脸。

    竟然是之前在树林里想要我的命的那个女人,我心中一惊,不敢再向前去。

    她和鬼夫打得很激烈,我在心中默默给鬼夫打气。鬼夫果然不出我所望,几下就把那个女子打得一败涂地。

    鬼夫一边出招一边还在骂那个女鬼,语气里满是狠厉:“你这女鬼真是不要脸,谁的魂魄都想要!”

    那个女鬼好像说了一句什么,我离得有点远了的缘故没能够听清楚她究竟说了什么,刚想稍微靠近一点的时候,那女鬼刚好被鬼夫一掌重伤,慌慌张张的逃走了。

    我见那女鬼离开了,心中安定了不少,游到了鬼夫的身边,担心的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鬼夫看上去一点都不惊奇我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看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我躲在暗处了。

    他不明所以的扫了我一眼,不屑一顾的说:“尔等小鬼怎能伤我。”

    我听了这句话,顿时就无言了。不得不说,这鬼真的是,太臭屁自大了……

    当然这话我是自然不敢说出口的,只能偷偷的在心里想想。鬼夫见我没说话,一脸犹疑的看向我,我害怕他又乘机查看我心中的想法,连忙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对了,那个女鬼怎么会在这里?”

    鬼夫听我这么问自然就转移了注意力,他不轻不重的瞄了我一眼,语气凉凉的说:“她是过来索命的。”

    “索命?索谁的命啊?”一听鬼夫这么说我就有些好奇了,凑到他身边问道。

    我的问题刚问出口,我就看到鬼夫右边的眉毛抽搐了两下,他似是无奈的回答:“自然是索你的命了,要不然还能是我的?你要知道,刚才若是让她得逞了,那你可就真的死了,再也回不去人间了。”

    我没想到那女鬼竟然这般狠毒,吓得浑身一抖,冒了一身冷汗,急忙凑到了鬼夫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那我接下来可要好好黏在你身边,谁知道会不会又从哪冒出来要我命的鬼。”

    鬼夫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似是对我这个想法感觉到很满意。

    鬼夫牵着我的手朝着岸边游过去,冰凉的水从身体的周围划过的感觉特别舒服。

    没一会儿他就带着我上了岸,说是岸边,却和我之前活着看到的河岸完全不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