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章 小心翼翼

    河岸上有一排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树木,每一棵都是歪歪扭扭的怪异形状,有几棵更是看上去像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怪物。

    树上的树叶不是平日里见过的绿色,而是浓重的灰棕色,有几片的颜色特别深,甚至已经变成了黑色,看上去着实人。

    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腥臭味,我小心翼翼的嗅了嗅,一大口怪味被我吸下去,太过浓郁的气味让我忍不住的咳了起来。

    我的动静引得鬼夫回过头看了我两眼,见我憋的一脸紫红色,转念一想就大概知道了来龙去脉,近乎嘲弄的笑了一下。

    他这一笑让我更加不好意思了,刚想要开口辩白,没想到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一下,随即更加剧烈的咳了起来。

    他这次不再笑了,抬手在我背后温柔的拍了拍,他站在我的身后,因此我也看不到他脸上的具体神情,但是我就是直觉性的觉得鬼夫此刻脸上的表情一定是特别的温柔。

    “好点了没有?”他见我不咳嗽了,轻飘飘的问了一句。我被他这一声惹得立刻呆在了原地。

    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我怎么会近乎痴迷的希望他再用这种口气对我多说几句话呢。

    好在鬼夫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常,他见我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再多加追问,走到了一边不知道去忙什么了。

    周围全是我完全陌生的新环境,身上的衣服早就全部都泡湿了,身体和心灵上双重的困扰折磨着我,我眼睛眨都不敢眨的盯着鬼夫的背影,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不见了。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来,吹在我本就凉透了的衣服上,刺激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没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

    鬼夫抱着一捆木柴走过来的时候我正环抱着自己瑟瑟发抖,他不经意的扫了我一眼,没有做声,沉默的把怀中的木柴全部都扔到了地上。

    木柴散落地上的声音着实算不上悦耳,我看着那一根根木头木头在地上滚落好几圈再到完全停下来,什么也没说。

    鬼夫像是完全忽略了我一样,沉默的把那些木头全部都放好,点燃。他稍稍在那些木头下挑了两下,本来只是些微的火星立刻就向上窜了窜,成了一团汹涌的火焰。

    微黄的火光所散发出来的温度让我情不自禁的向着火堆旁的方向移动了许多,贪婪的享受着那一分温暖。

    我把双手摊开靠近火束,灼热的空气立刻就将温暖的温度传递到了我的皮肤乃至血液里面。

    我正在烤火烤的开心,鬼夫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身旁幽幽的传了过来:“把衣服脱了。”

    他的语气听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也正因为他说得一本正经,我当时立刻就愣住了,呆呆地反问了他一句:“你,你说什么?”

    “脱衣服。”

    鬼夫这一次说得更加言简意赅了,变成了更加直白的三个字,让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可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动作,而是继续保持着烤火的动作。我颇为自暴自弃的想着:我就这样不动,你能拿我怎么样。

    见我迟迟都没有其他的动作,鬼夫再次开了口:“你这样我怎么帮你把衣服烤干?难不成你觉得这样衣服就会干了?”

    鬼夫的话语里明显多了几分揶揄,我听他这句话就知道刚才应该是我自己想多了,脸上立马就噌的一下变红了,臊的说不出话来。

    鬼夫都这么说了,我知道自己也不好再这么不动了,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准备脱衣服。

    我的双手刚摸到两侧的衣襟就感受到了鬼夫投放到我身上的赤.裸裸的眼神,动作有了片刻的迟疑,顿时就停了下来,维持着那个动作,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你倒是动啊,一会儿要是着凉了可怎么办。”鬼夫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我的身边,作势就要帮我脱衣服。

    我听他的话语里满是认真,似乎那些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胡思乱想罢了,更是害羞的抬不起头,稍微挣脱了一下从他半包围的怀抱里逃离了出来。

    “不用了,我自己脱就行。”我吞吞吐吐的说,不敢看鬼夫的脸。

    他发出了一声轻笑,话语里都充满了笑意:“害羞了?该看的我早就看过了,还怕什么。”

    虽然鬼夫说的确实是事实,但是我还是难为情,背对着他把衣服脱了下来,只留了一件贴身的小内.衣。我一边把衣服递给鬼夫一边解释着说:“这个就不用脱了,这么薄我坐在火旁边一下就干了。”

    我本来还在害怕鬼夫会不同意,没想到他竟然没说什么,一脸淡定的接过了衣服,向着火堆走了过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站在原地忘记了也要跟上。

    “快过来啊,要是把我孩子给冻坏了可怎么办。”他转过头有些不满的对我说了一句,我如梦初醒一般的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我们两个人相互依靠着坐下来,身上衣服的水分被火焰急速的烘干,我冰凉的皮肤也因此暖和了不少。

    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面前的火光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围场景的变换,直到鬼夫喊了我一声,我才迷迷糊糊的向着周围看了一圈。

    我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嘴中结结巴巴的说着:“这个这个,怎么又变成……原来的样子了?”

    没错,我这一次再看的时候发现自己和鬼夫正坐在我掉下河的那个河岸旁,哪里还有我之前看见的诡异的树木!

    鬼夫显然是听到了我的问题,但是沉默着没有回答。

    身上的衣服干的差不多了,我偷偷地瞄了一眼鬼夫手里的我的衣服,还有一大片是深的,泛着不一样的深色。

    我悄悄的用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想要遮挡住一些裸.露出来的皮肤,因为我总是觉得鬼夫的眼神总是时不时的向我的身上瞟!

    天知道我现在究竟有多害羞!

    我努力假装没有注意到鬼夫的眼神,一边在心中暗暗期盼我的衣服能够快一些干透,但是不知道老天爷没有听到我的期盼,我的衣服迟迟都没干。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怀疑是鬼夫在暗中做法阻止衣服烘干,但是我又没有证据,加上这也不过是我的猜测,终究还是算不上数。

    思绪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一旦开始不着边际的乱想就迟迟都无法收回来,我胡乱的想了许多,直到思绪被一阵引擎的声音唤回。

    我循着那声音望过去,看见一辆白色的小汽车正从拐弯处向我们的这个方向开过来,速度不快不慢。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打扮,想到这个样子有可能会被其他的陌生人看见,难为情的立刻钻进了鬼夫的怀里。

    “让我躲一下,等那个车子过去就好……”

    在我钻到他怀中的时候我明显感受到了鬼夫有一瞬间的僵硬,只好小声的做了解释,他听了我的话之后向身后看了一眼,低低的“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我们是背对着马路坐着的,如果那车里的人不仔细看的话,应该只能看见鬼夫的背影。我是这样想的。

    鬼夫的怀抱是一如既往的冰凉,但是我躲在他的怀里也没有觉得冷,反而是一种特别令人舒服的温度。

    引擎的声音变大,随即从我们的身后开过,没有片刻的停留。

    我听着那声音一点点的变远了,紧绷着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下来,长呼出了一口气,身上一动就像从鬼夫的怀抱里出来。

    谁知那死鬼竟用胳膊把我抱住了,我怎么都动不了。

    挣扎了两下,奈何我的力气和鬼夫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一点用都没有。我小声的抱怨:“你快放开我啊……”

    男人的怀抱让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曾经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身体的内部滋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害怕。

    鬼夫环在我身上的双手用力加紧,低头凑到我的耳边,喷洒出气流在我的耳畔:“不放。”

    他如吟唱一般说出了这两个字,轻轻飘飘的两字让我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当然如果我知道这个眼神在他的认知里是一种诱.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这样看他的!

    鬼夫的大手开始在我的身体上游移,他的手指就像是一条灵活的蛇,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像是烧着了一般,变得灼烫无比。

    “你,你别摸了啊……”

    我不耐的想要制止他,可是鬼夫却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持续着在我的身上乱摸着,根本就不顾我的抱怨。

    所有裸.露在外的肌肤几乎都被他摸了个遍,鬼夫才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的身上拿了下去,末了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目光如炬的盯着我的脸。

    这么长时间了,我当然是知道他的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的,面上已经烫的不行了,还是把拒绝的话直白的说了出来:“我,我肚子里有宝宝的。”

    我一直都记得,鬼夫说过因为我怀了孕的缘故,他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和我做那种事的。

    在这个时候,这句话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我的护身符。

    终于从鬼夫的怀抱里逃了出来,我用手拍了拍胸口,好容易才平复了因为害羞而变得急促的呼吸,特意和他隔了较远的一段距离坐着。

    在这段时间里我的衣服也干透了,鬼夫递给我,我迫不及待的穿上身,直到穿上衣服我才安心了不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