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4章 阴间一路

    鬼夫这一走九只留下了我一个人,我看了看身旁的黑白无常和阴索命,认命一般的叹了口气,走上前到他们的身边。

    “我们走吧。”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镇定一点,天知道在我此刻平静的面孔之下,我内心是在多么疯狂的咆哮。

    只见那白无常谄媚的冲我笑了笑,他那长长的挂在外面的舌头因为他的笑荡了一两下,我总觉得那上面似乎还粘着一些不明的液体,看上去恶心非常。

    “千岁小娘娘别怕,有什么需要的和小的们说就行,小的们一定都帮娘娘做到。”

    白无常说着朝我弯了弯腰,旁边的那两个鬼差也一起鞠起躬来,面上都是尊敬的神色,而且一直都保持着那个动作,看上去似乎是在等我出声让他们直起身子。

    我犹豫了一瞬,尝试着对他们说了一句:“额,那个,你们都站起来吧,别鞠着了,看着也挺累的。”

    果不其然,我的话音刚落那三个鬼差纷纷就直起了身子,脸上还是一副讨好的神色,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直白的讨好,而且还是在这些只存在故事里的黑白无常身上看到,瞬间就觉得好笑非常。

    心里想着,我一下子没忍住就笑了出来。他们三个刚才一直都没见我说话,这下被我突如其来的笑声更是弄得莫名其妙起来。

    “千岁小娘娘?”

    黑无常试探一般喊了我一声,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不仅没让我止住笑声,反而更欢快的笑了出来。

    河边除了我们四个“鬼”就什么都没有了,一片静谧之中我的笑声显得格外的突兀,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是笑得停不下来。

    肚子笑得一抽一抽的发疼,眼角挤出了几滴圆滚滚的泪滴,我拿手指揩去泪珠,在自己的衣服上擦干。

    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会儿,我捂着还带有后遗症的肚子看向黑白无常,食指指向自己有些好奇的问他们:“你们喊的‘千岁小娘娘’是在叫我吗?”

    他们三个一齐点了点头,似乎是觉得我这个问题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心里却是更加迷惑了,想到鬼夫之前那一副不告诉我的神秘模样,不死心的追问了一句:“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叫我呢?”

    我这个问题刚问出口,就看到黑白无常和那阴索命三个互相看了几眼,脸上都是欲言又止的神情,只是眼神却迟迟都不敢落在我的身上。

    我看他们这样,心中顿时了然,他们应该是知道一些我所不清楚的事情的,眼珠一转,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来。

    “没事,你们要是觉得为难不回答我也行,”我假装好意的说了一句,果然立刻就看见他们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我避开那些目光继续说了下去:“不过你们要告诉我,刚才那个……和我一起的男人,他究竟是谁?”

    他们应该是没想到我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刚刚才稍微晴朗了一点的脸色立刻又垮了下来,一个个都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顿时就觉得这几个鬼差实在是太可爱了,脸上的表情简直比人间那些假模假样的人们还要丰富的许多,心中渐渐的对他们也就没了畏惧,嘴角噙着笑望着他们几个,看好戏一般的等着答案。

    黑白无常和那阴索命明显都在犹豫,我抱着手臂看着他们,镇定的等待着我想要的答案,和之前还有些害怕的状态已经完全不同,胸有成竹的看着他们几个。

    黑无常大概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了,尴尬的转了个脑袋,想要避开我的视线。

    见状,我心中也大概清楚了一些,想要他们说出答案可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其中以黑无常看上去尤为嘴严,我要是想从他口中套话怕是比登天还要难。

    相比白无常,我反倒觉得黑无常看上去更要亲和一点,想了想决定从他身上下手。

    我走到那黑无常的身旁,他比我要高上不少,我只能仰着脑袋望着他。而他在靠近的那一瞬间就惊慌失措的向后后退了好几步。

    我不折不挠的望进他的眼睛,故意放低声音问他:“我要听实话。”

    可能是我装的还挺像,黑无常明显是觉得我生气了,脸上的惊慌更甚了,嘴唇上下嗫嚅了几下,我死死的盯着他的嘴唇,期待的等着他的下文。

    他的嘴刚刚张开,连一个音节都还没来得及发出来就被白无常一把抓住了手臂,我不悦的看向白无常,他却假装是没有看见一般顺手把黑无常给拉走了。

    黑白无常走的远了一点,窃窃私语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依稀能够看出来白无常在责怪黑无常,我大概猜到是因为刚才他差点就说出了实情。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等着他们回来,过了挺久他们才再度回到我这边,黑无常跟在白无常的身后,脸上一副落寞的神情。

    我暗暗的观察着他俩,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知道再想套话应该是不可能了,撇了撇嘴,心情低落了不少。

    在我观察他们的同时,白无常也在一直观察着我的面部表情,犀利的看出了我的心情瞬间差了许多,立刻就迎到了我面前把之前的话题给岔开了。

    “千岁小娘娘,小的们还要去把这个月的鬼魂全部都带上路,还要劳烦小娘娘和我们一起了。”

    白无常说话的语气让我一点都挑不出毛病来,加上我也不是那种喜欢刻意找茬的人,自然就顺着他的话题说了下去。

    “这个月的鬼魂?什么意思?”我好奇的问他,第一次来这阴间,实在是有太多没有见识过的新鲜的事情了。

    见我不再执着于鬼夫的身份,白无常显然也是松了口气,耐心的向我解释道:“这是我们阴间的规定,人间每个月里死的人都是要在同一个日子里一起上黄泉路的。”

    闻言我挑了挑眉,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这样的规定,不过这样还能减轻你们的工作量,确实不错哈。”

    黑无常听我这么说,脸上立刻扬起了骄傲的神色:“那是自然,我们阴间里可也是井井有条呢。”

    我好笑的看着他都快要扬上天的下巴,偷偷捂嘴笑了笑,气氛相较于之前缓和了不少。

    我因为不想耽误黑白无常和那阴索命的工作,想着尽快把这个月的鬼魂送上黄泉路,刚想迈步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并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摸了摸鼻尖,想要掩饰住自己脸上的尴尬:“那个,那些鬼魂现在都在哪里啊?”

    我假装不在意的问了一句,好在黑白无常似乎没有发现我刚才的小动作,一个个都是一脸正经。

    黑无常抬起手臂向着我身后的方向指了指,语气里满是自得:“之前的都在那边,今天也只有小娘娘您一个魂魄,所以只要我们过去就可以带着那些鬼魂上路了。”

    “哦,这样啊。”

    我们一边说一边开始向着黑无常指的方向移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迁就我的缘故,走的速度并不快。

    一路无言。

    很快我们就到了黑无常口中所说的地方,里面的景象让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从外面看不过是一间平淡无奇的不小的屋子,但是当走进里面以后才发现屋子里竟然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鬼魂,我大概扫了一眼,起码也有好几百个了。

    “这么多吗?”我不敢相信的自言自语式问了一句。

    白无常听到我的话立马回答了一句:“是的,千岁小娘娘。毕竟这里有人间一个月里死的所有人的鬼魂,还有一些新魂,肯定不少了。”

    虽然是这么大的一间屋里挤满了鬼魂,但是除了我和白无常的声音之外,这个房间里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安静的很。

    我在脑海里稍稍脑补了一下这么多鬼魂一起走上黄泉路的景象,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头皮发麻。

    黑无常像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和我解释了一下:“小娘娘你可能还有所不知,正因为每次走黄泉路的鬼魂都很多,所以我们经常也把这一天叫做‘百鬼上路’的日子。”

    我讪讪的笑了两声,不走心的说了一句:“这个名字起得还挺别致、挺符合的啊。”

    一直在一旁沉默无言的阴索命在我们聊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开口打断了我们:“小娘娘,快到时辰了,白鬼该上路了。”

    他的语调实在是太过平淡,我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他刚才那句话是对我说的,只顾着偷偷的向屋子里瞧。

    阴索命见我没有回答他,以为我是生气了,又小心翼翼的追问了一句:“小娘娘?千岁小娘娘?”

    我这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对我说话,“啊”了一声不明所以的看向他,那阴索命又把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语里却透露着是因为我才一直没有行动,我自然连连的点头:“那就快走吧,耽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

    黑白无常不知道做了什么法,屋子里所有的鬼魂都自觉的从房间里有序的向外走,我稍稍看了其中几个的模样,因为他们大多都还保持着死的时候的模样,有的看上去还是有那么一些可怕。

    直到所有的鬼魂都走了出去,黑白无常、阴索命和我才一起跟上了大部队,走在那些百鬼的后面。

    黄泉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孤独一些,虽然那几个鬼差都跟在我的身边,但是毕竟不是亲近的人,根本不会让我有想要依靠的感觉。

    我漫步目的的走着,脑袋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鬼夫,我发现每每到了这种时刻,我第一个忽想起来的都是鬼夫,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我心里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了。

    前面的路漫漫无尽头,我只觉得闻到了一丝腥甜的气味,那气味冲进鼻腔里着实让人不太舒服,只是我也不敢问,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悄悄的拿手掩住了鼻口。

    三个鬼差跟在我的身边没有说话,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已经足以让我对他们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