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5章 遇见我死去的同桌

    黑无常的性格应该是三个当中最为活跃的了,偶尔表露出来的神情甚至和人没有差别;白无常相比黑无常就要沉稳的多,是那种让人会觉得很踏实的;至于阴索命,沉默寡言再加上一张面瘫脸,足以让我对他产生畏惧之情了……

    这么想了一圈,我愈发的觉得还是鬼夫好,起码他会给我一种别人都难以给我的安全感,特别是他那双湛蓝的双眸和身上所特有的冰凉的气息……

    或许是因为表现的太过明显,白无常忽然凑到了我的身边,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小娘娘,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稍微往前走一点,前面有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小鬼,你们应该能聊得来的。”

    我听了白无常的话之后愣了一瞬,虽然不是很想和陌生人打交道,但是转念一想一起走好歹还是可以解解闷的,对白无常道了一声谢就小跑着向前面追过去。

    没跑两步,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年轻的背影,我虽然看不见他的正面,但是单单看他的背影,就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样想着,我又加快了步伐,每走进一点那种熟悉感就更甚一分,直到我走到那个年轻的小鬼身边。

    我朝他的脸看了一眼,当时就愣在了原地。

    因为这小鬼不是别人,居然是我死去的同桌!

    虽然他的脸上毫无血色,一片青白,但我还是认出了他。看着他那熟悉的面孔我不自觉地就想起了和他一起在学校里的日子,当初他发生意外之后我还难受了很久。

    那时我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一日会和他在这阴间相遇,缘分有时候真的是奇妙的有些过分了。

    我心中对那黑白无常颇为感激,因为如果不是他们,我肯定就会错过这个和我同桌见面的机会了。

    我清楚的回想起了同桌在死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他那准确的死亡预言我就算是现在想起来,依然害怕得全身都会瑟瑟发抖。

    百鬼依旧在向前走着,我同桌眼神没有聚焦的直直向前,像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出现。

    我高兴又激动的戳了戳他的手臂,他全身像被电击了一般踌躇了一下,脖子迟钝的转动着,我看着他的慢动作总觉得下一秒可能会听见骨头摩擦的声音。

    同桌前一秒还显得空洞的眼神在看到我的那一秒立刻变得鲜活了起来,黑眼仁顿时就染上了光彩,两侧的脸颊仿佛都变得红润了起来。

    “安眉!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惊奇的问我,双眼中透出来疑惑的光芒,一脸诧异。

    “我……”我纠结了一下什么都没说出来,毕竟这其中存在了太多的隐情,一方面我不想把无辜的同桌牵扯进来,另一方面我也不想对他说我们家那些事。

    同桌看我犹豫了一下,就没再追问下去,一脸了然的模样自然而然的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我们一起走吧,”说着他脸上划过了一丝自嘲的笑容,“你说我们俩在人间的时候是同桌,现在死了以后还能相伴走在黄泉路上,不得不说真的是一种缘分呢。”

    听他这么说我的心情不知怎么的就变好了许多,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慢慢的走在他身边,和他适当的闲聊。

    同桌自话自说的说着活在人间的时候那些经历的过往,我听着既觉得心酸又觉得愧疚,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没有插嘴的余地,只好沉默寡言的听着。

    我的思绪随着同桌的诉说也不自觉地就飘到了那个时候,在学校的日子里虽然有做不完的作业和考试,当时只觉得劳累,每天抱怨连天。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只觉得满满的充实。

    我偷偷的拿眼角的余光打量同桌,他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但是我却依然能够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他对于活着的渴望。

    思及此我就更加觉得愧疚了,不论怎么说他的死我都占有一定的责任,虽然同桌显然对这一点毫不知情。

    我低着头把玩自己的手指,堪堪的把差点说出口的实情又吞咽了下去。我想起鬼夫之前对我说过,生死关乎天命,绝对不能乱说。

    即使我不太清楚道破天机究竟会产生什么后果,但是我还是不敢就这样以身试险,我妈还在家里等我回去,我绝对不能发生一点点差池。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我心中的那么一些愧疚之情就会一直滋生蔓延,像疯狂生长的藤蔓牢牢缠绕住我的内心,让我不好过。

    同桌的嘴一刻都没有停的在我旁边自顾自的说着,他这时其实更是想要找一个倾诉的对象,至于那个对象究竟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或许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他一直都没有察觉到我内心的纠结,偶尔还会问我一两个问题,我都是“嗯嗯啊啊”的糊弄过去,完全就是一副不走心的模样,他倒也没怎么介意。

    最终还是愧疚之心打败了理智,我的两只手的手指全部缠绕到一起,稍微斟酌了一下措辞,转过脑袋打断了同桌的话,他不明所以的看向我,一脸的疑惑。

    “我……那个……你的死可能和我有关,对不起……”

    我低着头磕磕巴巴的把这句话说出来,我不敢看同桌的脸,生怕会在他的脸上看到责怪的眼神,即使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没有做好承受这些的心理准备。

    我们俩的脚步因为我的这句话停了下来,我低着头等着同桌的反应,却不想迟迟都没有等来的他的回应。

    终是忍不下去了,我抬起头看向同桌,出乎意料的没有在他脸上看见我所害怕的责怪的表情,相反是一副平静的神态。

    眼睛是最不会欺骗人的,我直直的看进同桌的瞳孔里面,那里除了倒映着我的身影之外什么都没有。

    饶是这样我还是心里不舒服,小心翼翼的问他:“你难道不怪我吗?”

    我以为同桌至少会抱怨两句,没想到他听了我这样问他之后竟然豁达的笑了笑,笑容里虽然有些许的苦涩却绝对不是针对我的责难。

    我只听他一字一句的说:“生死有命,天注定我的命数如此。再说了,我死都死了,现在再去追究和谁有关也没意思了。”

    他说的很中肯,倒不像是为了让我放心而说,我自然就安心了不少。

    我刚想开口,就被同桌的下一句话给打断了:“其实我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我放心不下我妈,对了安眉,你知道吗?我家是单亲家庭的事情?”

    我在大脑里稍稍搜索了一下,依稀记起之前好像有听谁说过这件事情,但是当时也只是那么一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听到同桌自己提起这个事情,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儿。

    “对不起,我……”我除了“对不起”三个字之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上下两片嘴唇嗫嚅了许久也没再冒出一个字儿。

    他或许是看出了我心里的纠结,面上早就没了之前的惊讶,安慰性的拍了拍我的肩:“没事儿,你别想那么多了,和你没关系的,来,笑一个。”

    我听不得同桌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说话,心里的酸楚更甚,眼眶里酸酸涩涩的。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还能给他做些什么,左右看了一圈,突然扫视到了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几个鬼差,心中顿时就有了想法。

    我对同桌说:“你自己先向前走,我突然想起来一点事,我弄完了很快就去追上你。”

    同桌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我看着他那单薄的身影映在百鬼的鬼群中,显得格外的娇小。

    努力压抑住心底的酸涩,我擦了擦鼻子转身向黑白无常他们走过去,他们见到我的瞬间脸上立马就扬起了讨好的笑容,特别是黑无常,他那还有那么一点恐怖的笑容配上这样的表情,着实是诡异的不行。

    我努力平定心神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那个小鬼,就是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和我年龄相仿的那个,我和他关系不错,之后还希望你们能稍微照顾他一点。”

    我的语气自认说的是比较诚恳的了,毕竟是我有求于他们,好在黑白无常听了我的话立刻就应允了下来。

    “这个是自然,千岁小娘娘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心的。”

    得到了他们的应允,我稍稍有些定下心来,向他们道了谢之后立即去追前面的同桌,跑了两步之后正好能够看到他的身影,隐约还瞧见了他旁边站着一个身形更壮一点的鬼。

    起初我还以为他们是朋友,没做他想。可是走的近了以后我才察觉出来一些不对劲,那个大鬼的动作怎么看都绝对不是那么友好,更好他们俩的一个动作让同桌稍稍侧过了脸,我正好瞧见他脸上隐忍的表情。

    心下一急,我朝后喊了几个鬼差一声,也没去想他们有没有听见,自己立刻就朝着同桌的方向跑了过去。

    那个大鬼明显是在欺负同桌,因为体型上的巨大差异,同桌怕是也不敢反抗,毕竟在这个地方,他可以说是无依无靠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更是一紧,生气的朝那大鬼喊了一句:“住手!”

    可能是我的气势很足,那大鬼还真的停下了动作,费解的看着我,只是嘴角还挂着玩味的笑容:“哟,还来了个小.妞。”

    我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语里的轻浮,挺直了腰板对他一本正经的说:“你放开他!”

    那大鬼看了一眼同桌又看了看我,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随即就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

    我看他那样子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只不过我面上却还要装作镇定,好在就在他快要走到我面前的时候,黑白无常和阴索命齐齐的挡在了我的身前。

    之后那大鬼的突然变脸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我看着他在鬼差面前畏畏缩缩的模样,心里只觉得痛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