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6章 免喝孟婆汤

    同桌看到黑白无常他们也是怕的,虽然一直向我的方向瞧着,却迟迟不敢过来,我向他投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他才稍稍不显得那么焦躁了。

    白无常处理了那个大鬼之后,弯下腰向我道歉,我因为有心想要让他们保护好我同桌,所以尽量把责任都往他们升上推,不轻不重的再次提了一句:“没事,下次稍微注意一点就行了。”

    白无常当然听出了我的言下之意,连连点头。我不再理睬他们,走到同桌身边,见他还一脸诧异的朝鬼差的方向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好了,别看了,快走吧。”

    我当然是能够看出他心中的疑惑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都导致我不能对他说出实情,所以我自然就假装忽略了这一点和他继续向前走着。

    大概是因为了我和黑白无常交代了过了的原因,之后的路我们果然没有再遇到什么刁难,一路都是顺风顺水的。

    我害怕同桌会觉得奇怪,一时之间也不敢说话,只好沉默着无言,另一边我同桌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竟然一改之前叽叽呱呱的状态,低着头什么话都没说。

    两个人并肩走着却什么都不说实在是有些尴尬,我偷偷瞥了他一眼,刚好看见他低垂着的眼角,和几道细小的细痕。

    犹豫了好长时间我都没能下定决心开口,在心里暗暗怪自己没出息,却还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就在我踌躇的时候,我同桌竟然先开了口,他转过脑袋看向我,目光直直的望进我的眼睛里:“安眉。”

    他只是喊了一声我的名字之后就没有下文了,我不解的看着他,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嘴唇。

    我觉得自己的瞳孔肯定是在剧烈的震动,不难想是有多么容易会被人看出来。但是同桌却像是没有看出我的慌乱一般,自顾自把头转了回去,自言自语般的念叨着:“你说既然咱们俩在这里遇到了的话,那老师会不会也在这些鬼里面?”

    我根本就没有想到同桌会在这个时候说起数学老师,毕竟不论怎么说他的死还是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

    我狐疑的看向同桌,只见他一脸坦荡的模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快的神色,心中也就安定了下来,稍稍想了一下:“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那要不我们去前面找找看?”

    同桌对我这个提议自然是欣然应允,我们俩当下就加快了脚步向着前面的那些鬼追过去,我们俩一人找一边,不停的看过一个又一个鬼,却始终都没有看到老师。

    找了有不短的时间,就在我想要放弃的时候,眼角突然瞧到斜前方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和我们数学老师特别的像!

    我心下一喜,拔腿朝着那个身影跑了过去,激动的绕到他的面前去看,脸上的欣喜之色一瞬间就垮了下来。

    这个鬼不是我们数学老师,我有些烦躁,耐着性子继续向前找寻着,却始终无果。

    我和同桌一直找到了百鬼的最前方,两人汇合的时候都摇了摇头,同桌咬着下指不甘心的说:“不应该啊,怎么会没有呢?”

    我们俩又商量了一番,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决定两个人再往回找一次。这一次我比之前找的还要更加仔细一点,期盼着可以在某一刻看见数学老师的脸。

    然而不过是又一次的失望。

    再次在队伍的末端汇合,得到的结果却和之前一样。我和同桌都有些想不明白,费尽心思想了一通,一时之间就停在了原地,忘记了要跟随大部队向前走。

    黑白无常和阴索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和同桌的身边,黑无常走到我面前轻轻地问了一句:“千岁小娘娘,你这是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专注?”

    我先是被黑无常突然冒出的话语吓了一跳,其次又是被他喊我的方式给吓了一跳,担忧的看了一眼同桌,见他并没有因为黑无常的话而产生什么反常,稍稍放心了一点。

    黑无常顺着我的方向看了过去,嘿嘿笑了一声,捂着嘴在我耳边悄声说了一句:“小娘娘你放心,刚才那句话他听不到的。”

    我这才恍然为什么同桌看上去居然这么平静,感激的朝黑无常投去了一眼,他脸上谄媚的笑容立刻更盛了。

    我有些嫌弃他那副表情,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两步,脑海里瞬间闪过了一个想法,我有些奇怪的问黑白无常:“对了,你们不是说这些鬼应该是这个月里所有人间的鬼吗,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在里面找到数学老师呢?”

    白无常摸了摸下巴,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两下问我:“小娘娘,你那个老师也是这个月里死的吗?”

    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之间那白无常和黑无常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之后对望了一眼,随即一齐点了点头,白无常看向我,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一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一定有隐情,狠狠地闭了闭眼睛,又瞄了一眼同桌,下定狠心对他俩说:“没事,你们就实话是活吧,我能接受。”

    即便是我这样说,黑无常脸上的犹豫之色却还是没有几分褪减,他不安的看了一圈周围,最后才把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

    “小娘娘,按照你的说法的话,那你的老师应该是死的时候魂魄都散了,那样的下场都是变作孤魂野鬼,只能到处游荡,不再是归我们管的了。”

    “魂魄飞了?”我细细的咀嚼黑无常刚才话语里的那几个字,突而想起了一样重要的事情,“你的意思是不是他,魂飞魄散了?”

    黑白无常一齐点了点头。

    这次的话黑白无常没有再施法,同桌和我都听见了,我们俩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脸失望的神色。

    但是我们最终也只能是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跟上大部队继续向前走着,鬼差们都跟在我们的身后,同桌之后都没有再开口,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知不觉中我们竟然就走到了喝孟婆汤的地方,黑白无常让我们所有的鬼都拍成一列的长队,一个接着一个喝下孟婆汤。

    我和同桌排在队伍的最后,队伍一点一点的慢慢向前移动。这期间我一直在打量着孟婆,她的长相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几乎已经是花白的头发,脸上满是一道又一道的沟壑。

    队伍的移动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上许多,没一会儿就排到了我和同桌。我测过身子看着前面的那些鬼喝孟婆汤,果然喝完之后脸上就连一点表情都没有了。

    孟婆的身后有一条看上去特别浑浊的河,那所谓的孟婆汤就是她拿了一个看上去灰不拉几的碗在那河里舀了一碗,我盯着那河看了几眼,胃里隐隐有冒酸水的感觉。

    终于连同桌前面的那个鬼也喝下了孟婆汤,我看着他一点点把那看不出颜色的河水喝下去,心中想要呕吐的感觉更盛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条河似乎隐隐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味。

    同桌站到了孟婆面前,孟婆照例用碗在河里舀了一碗黑黢黢的液体,递到了同桌的面前。

    和所有的鬼都不同,同桌几乎是在看到这碗孟婆汤的第一瞬间,就坚定的表达出了强烈的拒绝之意。

    同桌没有接过孟婆手中的孟婆汤,我清楚的看见孟婆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了一瞬,她眯了眯眼睛,歪过脑袋仔细审视着同桌。

    “你这小孩,怎么让我一个老人家这么辛苦的端着碗。”孟婆看似开玩笑一般的说道,眼神里却透着不容置疑的狠厉的光芒。

    我担心同桌这样执着会惹祸上身,偷偷拿食指在他身后戳了两下,想要提醒他不要这么固执。

    却不想同桌就像是完全都没有察觉到周围紧绷着的气氛一般,竟然又摇了摇头当做是对孟婆的回答。

    我见同桌这么执拗,担忧的看向孟婆,生怕她会因此大怒。好在孟婆只是把手中的孟婆汤放了下来,摩挲了两下手指,轻飘飘的问他:“你要是不想喝也可以,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你不喝的原因才行。”

    我没想到孟婆竟然会这么快就妥协,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和一脸惊异的我相比,同桌的神情看上去就要平静的多,他望了一眼孟婆,轻轻地垂下了眼眸。

    “我有洁癖,看见这么脏的……我喝不下去。”我听见同桌如是回答,虽然我知道他确实有洁癖,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如实作答,实在是为他捏了一把汗。

    但是另一边孟婆看上去似乎是对同桌的回答十分满意,连连点了好几下头,枯瘦的手指滑过装着孟婆汤的碗口,朝着同桌挥了挥手。

    “好吧好吧,我今天心情还不错,暂且放你一马,你这小子就过去吧。”

    同桌绷紧的脊背因为孟婆的这一句话顿时就放松了下来,他欣喜地朝着孟婆鞠了两个躬,提步走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