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章 通往地府的路

    我还没完全从刚才的事情中反应过来,眨眼间就到了我要喝孟婆汤的顺序。

    孟婆端起之前的那碗孟婆汤递给我,我双手捧住碗底接了过来。低头看着那一碗泥土色的液体,我的脑中瞬间就闪过了无数个想法。

    “原来这就是孟婆汤啊,味道闻上去真是恶心。”

    “喝了这碗孟婆汤我是不是就会把之前的事情全都忘记了?”

    “如果把人间的事情都忘了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也会忘掉死鬼?”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我有可能会因为这碗孟婆汤而忘掉死鬼,我的心忽然就一抽一抽的疼,喉咙就像是被人扼住一般喘不上起来。

    我向后看了一眼,黑白无常和阴索命正站在我的身后,我是这一批百鬼中的最后一个。

    犹豫片刻,我还是坚决的把手中的碗放了下来。碗底与台面相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嘭”,这一声也像是敲打在我的心上。

    孟婆看了我的动作,不自觉的挑了挑眉,口气似玩味又似生气一般:“怎么,你也是学那个小子不喝吗?”

    我对孟婆的这个语气颇有些捉摸不定,求救一般的朝后看了看,向黑白无常投去了请求帮忙的眼神。

    他们俩很快就领会了我的意思,立即就走到了我的身前和孟婆打着商量:“这是千岁小娘娘,她要是不想喝的话孟婆你也就别逼她了。”

    孟婆听见他们喊我“千岁小娘娘”时明显愣了一下,看向我的眼神也变得幽深起来,我被她那眼神看的有些发毛,不自在的避开了视线。

    好在孟婆的探究的目光没一会儿就移开了,我当时就感受到了一阵轻松,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行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过去吧。”

    孟婆脸上的神情我看不太明白,她意味不明的目光看着我,我跟着黑白无常一起向她道了谢,提步就想赶紧从这个地方离开。

    刚走两步就听到了孟婆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过来:“不喝自然是没关系的,不过记得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就是了。”

    孟婆的语气冰冰凉凉的,我不敢回头,快速的点了两下头就继续向前走着,也不知道孟婆有没有看见我的点头动作。

    同桌在不远处等着我,见他站在前方,几个鬼差自觉的放慢了脚步继续在我的身后跟着,我和同桌两个并排向前走着。

    过了奈何桥之后道路两旁的景象就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之前路旁都是一些诡异的植物,和看上去就说不上名字的东西;现在我们所过之处都能看见一些其他的鬼魂,或多或少的都在做一些其他的苦力。

    有的鬼因为被鬼差责罚甚至发出了人的喊叫声,我听不得这声音,更不敢去看那副场景,当下就加快了步伐。

    还没走两步,我突然在前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的头发不过半寸长,身上是一件灰棕色的长袖,脚上一双黑色的布鞋,看上去特别像我已经去世多年的舅舅。他被绑在一棵树上,旁边有一个鬼差不停的在拿鞭子抽他。

    我不敢相信的又走近了一些,定睛一看,竟然真的是我舅舅!舅舅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但是我却一直都记得他在我小时候对我特别好,经常会把我放在他的肩头。

    后来舅舅去世的时候我还一直追问我妈舅舅去哪里了,直到长大了以后才知道舅舅是去世了,永远的离开了我。

    我没想到竟然会在阴间再次看到舅舅,心中的激动之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纾解。

    就在我回忆的瞬间,旁边那鬼差又是重重的一鞭子打在了舅舅的身上,单单听那声音我都能切身的感受到疼痛。

    “别打了!”

    我情急之下大喊出声,那鬼差却像是没听到一般,依旧一鞭又接着一鞭的打在我舅舅的身上,更是打在了我的心上。

    我刚想要冲上前制止那鬼差的动作,突然被身后伸出来的一只手给拉住了,我转过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是白无常。

    “小娘娘,你这是要做什么?”他面色平静的问我,似乎是根本就没有看到我脸上的焦急。

    “你放开我啊,我舅舅在那里,那个鬼差再这么打下去我舅舅会疼死的。”

    我说的真情一切,白无常却没有因为我的话有丝毫的动摇,他平静的瞳孔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娘娘,你的舅舅是已经死了的。”

    白无常的话就像是一道惊天霹雳在我的脑中炸开,我恍然的呆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小娘娘,继续向前走吧,时间不早了。”白无常没有感情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这一次我没有说话,乖乖的听了他的话继续向前。

    可即便是这样,我的心里却还是疼的厉害。脑中突然回响起孟婆刚才在我临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隐隐的有些后悔没有喝下那碗孟婆汤,如果喝了的话,此刻我也不会因为看见舅舅在备受折磨而这么难受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除了舅舅以外,我这一路还看见了不少已经的亲人,其中最亲的莫过于就是我的外婆。

    我看见外婆佝偻的身子在给别人做苦力,眼泪几乎是当下就流了下来,垂在两侧的手握紧成拳状又松开,再握再松,周而往复。

    我眼睁睁的看着外婆辛劳的模样,双腿却像是被钉住了一般,站在原地丝毫都动弹不得。

    心中的苦涩全部都化成了泪水流了出来,我抑制不住的呜咽了起来,我的哭声把身后的黑白无常和阴索命都吓了一跳。

    “千岁小娘娘你别哭啊,”黑无常凑上前来对我说,“你别看给人做苦力很辛苦,其实这在阴间已经算是很好的了,被折磨一段时间以后就可以轮回了。”

    黑无常一脸真诚的看向我,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语还是因为他那副认真的表情,忽然之间就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

    我那袖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止住了哽咽。

    我和同桌继续向前走着,鬼差们不紧不慢地跟在我们的后面,黑白无常身上零散的挂件时不时的碰撞到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传到我们的耳中。

    接下来的这一段路我一直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往两边看去,害怕再看到熟悉的人在这里被折磨的样子,舅舅和外婆备受折磨的模样至今还牢牢的刻画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可是两边的哭喊声尖叫声源源不断地传进我的耳朵里,就像一把把尖利的刀刃刺在我的耳膜上。

    我的心随着此起彼伏的声音一颤一颤的。

    我寻求安慰一般的向身旁的同桌看过去,他就显得平静了许多,脸上还是以往的那种淡然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出有一丝一毫害怕的神情。

    “你不害怕吗?”我小声地问同桌,就在我刚把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左侧骤然响起了一个女鬼凄厉的惊叫声,把我吓了一跳。

    同桌是真的死了的人,他说不定以后是要经历这样的痛苦的,这种场面,在我一个见惯了鬼的人看来还是那么的可怕,何况是他这样一个普通人,我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做到如此淡定。

    “我不怕啊,我为什么怕,我又没做过什么坏事,不至于受很多苦。”同桌口气轻松的回答我,看向我的眼神里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意味,似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问他。

    看着同桌嬉嬉笑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突然有点佩服他的感觉。的确,同桌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在学校的时候他就因为性格很好的缘故有特别好的人缘,我们班上基本上没有人是不喜欢他的。

    可惜他却因为我的缘故年纪轻轻就死了,如果以后他还要在地府受很多苦难的话,我会难过愧疚一辈子的。

    我完全陷入了人一种难以自拔的愧疚当中,没有注意到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也没有看到同桌看向我的若有所思的眼神。

    突然,不知怎么的就刮起了一阵大风,随之而来的是漫天的沙土,在半空中卷起了好几个风旋儿,迷漫了我的双眼,看不到前方的景物。

    周围的百鬼们也因为突如其来的漫天黄沙和躁动起来,我被他们推挤到了一边,找不到原本走在我身边的同桌,也看不到黑白无常他们,心中顿时就变得焦急起来,我尝试着想要在这风沙中看清,最后却发现只是徒劳。

    没了其他办法,乱跑的话可能会遇到许多未知的艰险,我只能打消了这个心思,傻傻地站在一旁,等着黑白无常他们找到我。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而又枯燥的,我的心情也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变得愈加焦躁起来。

    这时,黑无常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叫喊声:“黄烟来了,我们原地休息。”

    我听见黑无常的声音暗自松了口气,循着那声音的方向大声喊了一句:“黑无常,我在这儿!”

    我连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等到黑无常的回应,心中也因此越发焦急了。

    我看着周围狂飞的黄色沙暴,心中暗暗觉得好笑,原来这地府和人间没什么区别嘛,也有沙尘暴,说不定一样有雾霾和污染问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