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章 凄凉的相见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长发飘飘的身影跑到我们身边,她手上拿着我们刚刚路过的那个人手型的大树的小树干。

    只见她用力地剥开那树干的皮,裸.露的树干立刻流出了一种鲜红的液体,看上去比血还要浓郁许多,那液体顺着树干一滴一滴的落在同桌被冰冻的手上。

    那液体在碰到冰晶的瞬间立刻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我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细看,同桌手上的冰霜就已经化开了。

    同桌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救了他的长发女人,原本惊慌的脸上露出了克制的激动的神情,眼泪从眼角处慢慢流出,划过脸庞滴落幽蓝色的泥土上。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同桌和那个女人,正想开口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同桌的上下嘴唇蠕动了一下,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妈。”同桌伸出手抱住了那个女人。

    这时我才看清楚,这个人就是同桌的妈妈。他的妈妈还是如生前那般貌美,白皙的皮肤、殷红的小嘴、明亮如宝石的双眼,漆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在背后。

    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看见同桌的妈妈,但我还是有些害羞,我扬起了一个微笑对他妈妈说:“阿姨好。”

    同桌的妈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同桌,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笑了起来:“你就是坐在我儿子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吧。”

    我没想到他妈妈竟然还记得我,连连点头回答她说:“对对对,阿姨,我叫安眉。”

    同桌的妈妈走上前握住我的手,一脸难过而又抱歉的样子:“安眉,谢谢你这一路照顾我儿子。”

    我听见她这样说心中愈发觉得难过:“不是的,阿姨,我们只是一路做个伴,更何况这一路来其实一直都是我在被照顾。”

    即便我这样说,阿姨还是对我露出了感谢的神情,我的内心愈发地不安和愧疚。如果不是因为我,同桌根本不可能那么早就死了来到这个诡异的地府。

    别说是对他那些微不足道的照顾了,恐怕我做更多事都是弥补不了同桌的。

    阿姨一直拉着我的手,我觉得有些尴尬但是也不好挣脱开,只能不自在的低着头站在原地。这时站在一旁的同桌突然发话了,“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分明看到了问出这句话时同桌眼里困惑的、难过的、痛苦的复杂神情,却像被封住了嘴一样什么也说不出口去安慰他。

    阿姨放开了我的手,用着一种慈爱的目光看着我的同桌,这种目光之前我在妈妈的眼里也看到过,是一种温暖的如春风般的感觉。

    她用手轻轻地抹去了同桌脸上的尘土,勉强露出微笑:“妈妈舍不得你一个人在这黄泉路上走,想要来找你,纵身一跃就从楼上跳了下来,没想到......”

    她没有说出那后半句话,可是我和同桌都很清楚,她要说的是什么。

    同桌痛苦地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他的哭声是那么的撕心裂肺,让我也忍不住鼻腔泛酸。

    我从来没见过同桌这个样子,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是一副很不太嘻嘻哈哈不正经的模样,从来没见过他有伤心事的样子,更别说是这样大哭的模样。

    我看着眼前的同桌和阿姨,心中愈发的自责,这一切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同桌和他妈妈还幸福的活着。

    没有经过思考的,我一下子就跪在了同桌的妈妈面前,“阿姨,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你儿子他才会死的。”因为太过伤心和愧疚,我说的断断续续还带着哽咽的哭腔。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阿姨,她一点都没有责怪我的意思,用手把我扶了起来,又把同桌扶了起来。

    “安眉,这怎么能怪你,就算是和你有关,你也一定是不愿意看到这件事发生的,这不过就是我们母子的命,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阿姨温柔的对我说道,我看着她的眼眸,那里面装满了温暖的光芒,让我情不自禁的就像要依偎。

    在同桌妈妈的安慰之下,我们两个都止住了眼泪不再哭泣。

    这时的温度似乎比刚刚还要低了好几度,我用手紧了紧我的衣服,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只能一直搓手摩擦生热。

    同桌见我觉得冷,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我的身上,我顿时就被一阵热源包裹住,感激的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阿姨一脸慈爱的看着我们,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好奇的问我们:“我还没问你们呢,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就只能把刚刚一路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同桌的妈妈,她听了以后一脸沉思的神态。

    片刻之后她才抬起头对我们说:“既然这样,你们就会去找鬼差他们吧,不要再和我一起游荡了。”

    同桌的妈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刻意避开了我们的眼神,嘴角都在微微的颤抖。

    我能够看得出,说这句话时她的难过,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地府有地府的规矩,作为孤魂她已经失去了投胎的机会,可是她的儿子还有机会投胎重新做人。

    同桌却不愿就这样扔下妈妈离开,他走上前抓住了他妈妈的手臂,用乞求一般的语气对阿姨说:“妈,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同桌眼里全是对他妈妈的不舍,那眼神即便是我看了都会觉得不忍,更别提是他的亲生母亲了。

    阿姨抬手在同桌的脑袋上摸了摸,在他的发旋处多停留了一会儿。我盯着她那颤抖的手指,我知道同桌的妈妈此刻正在压抑自己心中的情绪。

    “乖儿子,妈妈不能和你一起走了。”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硬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不愿看见这样的分离,刚想开口对阿姨说自己或许可以帮她向鬼差他们求求情,同桌的妈妈忽然转过头对我说:“安眉,你把他带走吧。”

    “我……”我嗫嚅了两下,始终都无法把答应的话语说出口,可是阿姨眼眸中的拜托又让我无法狠心拒绝。

    我犹豫了许久,嘴中还是硬下心肠,拉过了同桌的胳膊。

    “我们走吧,你妈妈她不能和我们在一起了。”我安慰着伤心的同桌,同桌的眼睛里充斥着晶莹的泪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让我心中很不好过。

    另一边他妈妈脸上也满是不舍,我看着他妈妈伤心难过的样子突然想起了妈妈,这一刻我好像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做“天下父母心”。

    虽然平时妈妈好像特别的疼爱喜欢安姚,但之前生病的时候,她一直都寸步不离地照顾我,无论是在镇子里的人想把我送出去还是其他任何时候,我妈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着我。

    我的眼前浮现出在我死后,我妈抱着我的“尸体”留下眼泪的样子,她虽然没有多说什么话语,但是我知道妈妈还是爱我的。

    此刻的我无比的想哭,满心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要赶紧结束这里的一切,快点回家,回到我妈的身边。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思念我妈的情绪就像是无数根野生的藤蔓,疯狂的生长着,在我的心里开出黑暗的花儿。

    我看着同桌的妈妈,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向前,低着头非常不好意思地对她说:“阿姨,那个......我......你能不能抱抱我。”我实在是太想念妈妈了,急需在同桌的妈妈身上得到心灵上的满足。

    阿姨对我这个请求欣然同意,她伸出手,轻轻地抱住了我,像妈妈一样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自上而下,她身上还留着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像极了妈妈身上的味道,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哭的格外用力,就像是想要把心中的情绪全部都发泄出来一般,嘶哑的哭声在周围经久不绝的回荡,敲打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耳膜。

    自从死了来到这里之后,不仅死鬼不在自己身边,还看到了去世多年的舅舅和外婆,我其实早就撑不住了。

    这些种种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压在我的心田,而此刻同桌妈妈的温柔就成了诱发我崩溃的最后一根导线索,“嘭”的一声,让我直接的将所有积压的情绪全都发泄了出来。

    同桌的妈妈一直都用温柔的语气安慰着我,她温柔而又甜美的声音就像是清澈的泉流,滋润了我干涸的心田,直到我的情绪平复。

    我抱着她哭了很久,最后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水分几乎都要被我流干,我才慢慢的止住了哭泣。

    我松开阿姨,红着眼睛向她道谢:“阿姨,谢谢你……”

    除了感谢,我再也说不出其他。她看着我的目光依旧是那样的可亲,我多么希望她可以和我们一直在一起,但是我心中明白,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终究还是要分开,我和同桌最后都再次拥抱了一下他妈妈,特别是同桌,抱住阿姨以后完全就是一副不愿意撒手的模样。

    为了不让他妈妈难过,同桌又做出了之前嘻嘻哈哈的样子,笑着和他妈妈说“妈,这次我要投胎重新做人去了,很快又是一个帅小伙,你不要担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