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章 鬼夫生气

    阿姨红着眼睛点了点头,朝着我们挥了挥手。

    “妈,再见……”

    “阿姨,再见……”

    我们一起向他妈妈道了别,转过了身子,就在转身的瞬间,我听见了同桌一句微不可闻的话语。

    “妈,如果可以的话,我多希望自己下辈子还能够做你的儿子。”我听见这句话鼻子立刻又是一酸,眼泪再度涌上了眼眶。

    虽然内心很是难过,我和同桌还是踏上了返回寻找鬼差们的道路。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沉默代替了所有语言,也许只有沉默才能让我们两个人的内心平复下来。

    我们不知道走了有多久,两旁的植物渐渐地变多了起来,温度也开始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我不用再继续一边缩着脖子一边搓手的行走了,当下就把同桌的外套脱下来还给了他。

    很快,我们又看到了刚刚的那个小破屋,这里的沙尘暴好像已经停歇了,周围都是一片平静,可是我们却没看到鬼差和百鬼们。

    “要不我们还是先去那个屋子里休息一下吧,走这么久你也累了吧。”同桌体谅的看着我,确实,走了这么久我全身都乏力的很,于是我们决定先去那个小破屋休息一下。

    才刚打开门,我就感受到一股迫人的寒冷,这股寒冷莫名地,还有点熟悉。

    我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个想法,但是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又有些不相信。我迟疑的走进房间里,打眼就看见死鬼一脸阴沉地坐在那个骨头做的凳子上。

    我才踏进屋里,他就走到我面前冷冰冰地问:“你跑去哪里了?”

    鬼夫质问的语气让我有些难受,委屈的情绪在我心中弥漫开:我刚刚就要被沙尘暴吹成黄土人的时候他在哪?我要被冻成冰雕的时候他在哪?他现在才跑出来问我去了哪里,是不是也有些太迟了!

    我真的生气了,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不回答他,直接就坐到麻草堆上。

    同桌跟在我的身后也走进了房间,但是悲伤过度的同桌却好像并没有注意到那个死鬼的存在,径直地走到马草堆在我身边坐下。

    看到这里的鬼夫好像要炸了一样浑身冒出寒冷的蓝光,一时间房子里结起了薄薄的冰霜。

    他的大手把我拎了起来,气哼哼的指着我的同桌问我:“你刚刚是不是一直和这小子在一起?他是谁?你们去了哪里?”

    我看到他吃醋的样子好气又好笑,心里对他的怨气瞬间少了一半,嘴上还是不依不饶的样子:“你管我,你以为你是我夫君了不起吗?你可以三妻四妾我就不能吗?”

    原本我说这句话不过是想气一气那个死鬼,谁让他刚刚不来找我。却不想,他听了我的话之后立刻就放开了我,转而把同桌高高地拎了起来。

    前一秒还是很木然的同桌,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两脚不着地被一个奇怪的鬼拎起来,不安的晃动着他的双腿。

    “你是谁啊,快放我下来。”他冲着鬼夫大声叫嚷着。

    “就是你这个小子,要和本王抢女人,我看你也没什么本事的样子,长得也不如我好看。”鬼夫审视了同桌一番之后如此说道。

    我听到那个死鬼这么说,情不自禁地翻了个白眼,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鬼,我看他年纪轻轻的样子,真是,唉。

    我见同桌被鬼夫抓的已经满脸涨红了,不敢再在旁边傻看,想着还是先把同桌救下来吧,不然这个死鬼对同桌做什么的话,我的罪过就大了。

    “死鬼,你先把他放下来!他只是我的同桌!”

    死鬼听了我的话之后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语气里还是充满了怀疑:“真的?”

    我听到他这种怀疑的口气登时火气就上来了,不快的问他:“不然呢?我都有了你的孩子我还能和别人怎么样吗?”

    见我说出了孩子这件事,那个死鬼才一脸放心地把同桌放了下来。

    另一边同桌在听到我说怀了孩子那一刻就张大了他的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围着我上上下下看了好几圈,才又用一种怀疑不敢想相信的语气问:“你.....和他,有了孩子?和鬼?”

    那个死鬼一脸不愿意地把我拉到他的身边,语气不善的对同桌说:“你看够了没有,你没听错,安眉就是和我有了孩子。而且本王才不是普通的鬼,算了和你这种普通人本王也说不清楚。”

    死鬼一脸傲娇的样子,我莫名地觉得他竟然挺可爱。

    我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立刻用力的甩了甩脑袋,不不不,我一定是之前在水里泡傻了,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我需要冷静。

    “你在发什么神经一直摇头。”死鬼露出了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刚刚自己想的太入神,不自觉地摇了头。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不能和我一起走吗?”我故意岔开了话题。

    “要不是你乱跑,黑白无常他们找不到你,慌慌张张地告诉我,我会在这里吗?你知道这地府里有多少孤魂野鬼吗?万一遇到危险,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虽然他说的都是责怪的话,还拿出了孩子的事说,不过我还是听出了他话里对我的关心,心里好似有一股暖流趟过。

    我看着鬼夫,他从我十四岁开始,一直到现在都陪在我的身边,虽然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抵触,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习惯了有他的存在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死鬼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看鬼差他们毕恭毕敬的样子,估计也是一个大官,他一听到我不见了还立马来找,看来是真的很关心我了。

    我也不好再拿出我的小情绪去为难他,低着头,用苍蝇一般细弱的声音说了句:“我知道错了。”

    他一把把我揽到怀中,瞬间我就感受到了他身上冰冷的气息,他轻声说:“不要乱跑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鬼夫如大提琴一般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情不自禁的抬起头,看着他湛蓝深邃的眸子,仿佛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就要把我吸进去,我怎么也移不开眼睛。

    他俯下头来,一点一点地接近我的脸颊,然后用他冰凉的嘴唇覆上了我的双唇,这个冰凉的触感是我所熟悉的,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怀念这种被鬼夫保护的感觉。

    我原以为他只是轻轻地碰一下,没想到他用他冰凉的舌头探进了我的嘴里,瞬间寒意就涌上了我的天灵盖,他越发深入地试探游蛇般的舌头越让我迷离,忘记了我此刻已经是个死人,正身处着地府。

    “咳咳”,站在一旁的同桌看着我们两个忘情地接吻,尴尬地咳了一声。

    我被同桌咳嗽的声音猛然惊醒,用力推了推鬼夫。

    他一开始还不愿意放开我,但是我推了他好几次,他才舍不得地放开了我,还不忘瞪一眼在一旁尴尬的同桌。

    “那个……他……我……”我被死鬼的一吻弄得不知所措,看着同桌尴尬的样子,脸上瞬间涌上血色,整张脸火烧似的滚.烫。

    结结巴巴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反倒是让本就尴尬的同桌愈加的不自在了,他堪堪的躲开了我的视线,耳尖隐隐泛着血红。

    我瞪了一眼死鬼,心中暗自责怪他随地随地发情。刚还想再解释解释,小破屋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

    我们仨齐齐的看向门口的方向。黑白无常和阴索命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把就跪在我面前。

    “千岁小娘娘,你去哪了,吓死我们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要我们怎么交代。”他们语气里尽是慌张和害怕,时不时还抬起头看那个死鬼的反应。

    我不知那个死鬼究竟有什么大来头,竟然能让鬼差们害怕成这个样子,心中正暗自觉得奇怪,低头一瞥就看见那几个鬼差还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

    我看着他们这幅样子心有不忍,特别是转念一想,终归是我自己乱跑才害他们这么担心,甚至还惹怒了鬼夫,思及此忙就和他们道歉。

    “对不起啊,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乱跑的,跟你们没有关系的,你们快起来吧。”

    黑白无常他们虽然听到了我的话。却没敢站起来,而是小心翼翼地跪在地上看着死鬼的反应。

    我见他们对我的话无动于衷心中更是过意不去了,走到死鬼的身边小声地对他说:“你不要怪他们了,是我自己乱跑,不怪他们的,而且我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

    说完我为了证明自己一点事还没有,作势就要在他面前转了两圈。或许是因为刚刚跑太远了,我脚下一个没站稳,颤颤巍巍的就要跌倒。

    原本默不作声冷冷地站在一旁的死鬼,这个时候一个眼疾手快抱住了我,我惊魂未定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心有余悸。

    鬼夫却丝毫不顾我面上的害怕,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这叫没事?要是我的孩子死了,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我从来没见过他这般生气的模样,湛蓝色的眼眸里好像要渗出火来,嘴角紧绷成一条直线,全脸的肌肉都僵成一团,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感觉鬼夫怀抱里的温度好像更低了。

    我一个跳身从他的怀抱里逃了出来,不敢再去看他的脸色,自知有错更是不敢多说什么,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黑白无常和阴索命看到我差点摔倒,顿时就害怕得把头低得更低了,拼命地把自己的脸最大程度上的贴近地面,一点也不敢碰触到死鬼的眼神,仿佛被他的眼神扫过就会发生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