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1章 相伴回府

    小破屋的气氛一度低到了最低点,我偷偷的看着鬼夫的脸,见他还是一脸不爽的模样,犹豫了许久还是没能把求饶的话语说出口。

    一股令人难受的沉寂弥漫开来,同桌一直都站在房间的角落里沉默的看着这一切,我似乎看到了他垂在双腿两侧瑟瑟发抖的右手。

    死鬼沉默了很久,他的时光一直聚焦在地上跪着的三个鬼差身上,也正因为这样我才敢不时地偷偷瞄他几眼。

    不想我刚把目光投过去的时候,鬼夫正巧扭头看向了我的方向。我心中一惊,但是面上还是装作镇定。他却没有对我偷看他的事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轻飘飘的对我说了一句:“你,坐到那里去。”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却发现他指的竟然是房间里用骨头做的凳子,一阵恶寒的感觉立马从每一个毛孔里渗透出来。

    我内心满满的拒绝,一点都不想做到那些骨头上面。可是眼看他还是一脸生气的样子,我也不敢忤逆他。毕竟这里是鬼夫的地盘,如果我想要顺利从离开这里回到人间去还必须要依靠他的帮助才行。

    我朝着鬼夫点了点头,步速极慢的朝着骨制的桌椅走过去,不情不愿地坐到那个凳子上。屁股在接触到凳子的那一瞬间,我就感到一股暖意从丹田之处涌上了天灵穴,原本的虚弱感瞬间竟然减少了不少。

    我惊奇的低头看了看正被我坐在身下的凳子,发现它此刻竟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血红色的光芒,只是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满是力量的感觉。

    我顿时就明白了鬼夫要我坐到这里的目的,心中觉得暖洋洋的,朝他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那个死鬼估计是看到我原本苍白的嘴唇恢复了些许血色,嘴角微微地上扬了一些,眼里的怒火也没有刚刚那么的旺盛。

    原来,他生气,都是因为担心我。我的心里隐约似乎对他的关心感到那么一丝丝的窃喜,脑中刚一闪过这个想法,我就难为情的咬住了下嘴唇。

    我不知道现在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但是我能够确定早已不是一开始的那种抗拒。我小心翼翼的在心里偷偷的想着,或许已经对他有那么一丝丝地春心萌动?

    我能感受到鬼夫的视线一直都在我的身上,正因如此我才更加不敢有太多的情感流露,只好一直低着头。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读取我心里的想法,心中正漫天乱想着,忽然听到他用一种迫人的语气冷冷地对那几个鬼差说:“你们可知道她是本王的女人,你们是怎么敢放她一个人在这地府随便乱跑!”

    我这才知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了,心中隐约划过一丝失落。只是眼前的景象却不允许我再想自己的事,我紧张的看向那几个鬼差。

    之间黑白无常和阴索命听到鬼夫的话后,原本已经很低的头更加低了下去,整个上半身都几近伏到地面上,原本还只是微小的抖动现在的幅度愈加的大了起来。

    “抬起头来。”死鬼的语气里有着一种不容违抗的威严感,整个屋子的气温因为他这一句话急剧地下降。

    我或许是因为坐在这个骨头凳上,竟也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在一旁的同桌就不一样了,他不停地搓着他的双手,呼出来的雾气也都成了霜。

    鬼差们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黑无常整个鬼都在颤抖,牙齿因为颤抖而摩擦发出的声音隔着两米多我都能听到,白无常则是不断地搓着他的手指,阴索命看起来就平静多了,可是眨来眨去的双眼还是出卖了他害怕的内心。

    “你们是不是当鬼差当久了,想要尝尝地狱里那些折磨鬼的刑罚?”鬼夫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在整个屋子里来回回荡。

    “小的们不敢啊,饶了小的们一次吧,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寸步不离的照顾千岁小娘娘的。”黑无常用一种似哭非哭的语气哀求着死鬼。在一旁的白无常和阴索命也跟着黑无常一起哀求。

    我看到他们哀求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起来,毕竟他们这一路上对我真的的照顾有加,我心里也把他们当做了我的朋友一般。

    见鬼夫好像没有想要原谅他们的样子,我只好尝试着再次开了口,轻声地对他说:“你不要责罚他们了,真的,他们已经对我很好了。你这样对他们也不公平啊,难道要他们陪着我寸步不离才行吗?。”

    死鬼听到我说的话轻轻地“哼”了一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地上的鬼差,我一直紧张的盯着他,好在这一次他终于听进去了我的话,没有再为难他们,只是轻声说了一句,允许他们站了起来。

    或许是看我为他们几个求了情,黑白无常和阴索命起来的时候对我露出了笑容。说实话,他们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可怕多了,特别是黑白无常那个长长的舌头笑起来的时候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十分人。

    但是对于这种善意的真心的微笑,只是看着都能感受到那其中的温暖。我知道他们对我都是没有恶意的,微微扬起了嘴角,也回了他们一个微笑。

    想起来,这也是我来到地府那么久第一次笑。

    刚好回头的鬼夫看到我对鬼差他们笑,不高兴地瞪了我一眼,我见他瞪我自然也不甘示弱,立刻就回瞪了回去。

    “那个……今晚千岁小娘娘是和我们一起找地方休息,还是?”黑无常弯着腰语气极尽卑微地问鬼夫。

    “废话,当然是和我一起,你们先带着这小子走,明天我再把她送去找你们。”鬼夫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同桌。

    听到鬼夫的话,黑白无常立刻就弯腰讨了几声好,说是他们考虑不周之类,我不愿看鬼夫再责怪他们,当下就走到了他身边。

    “我们现在就走吧?”

    鬼夫平静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和同桌鬼差他们告别之后,鬼夫就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带着我往前走。

    我们一起走了很远的路,来到了一个迷雾重重的小树林里,树林里的那些树竟然也长得和我在人间看的一般无二,只是树林里一直传出骇人的哭啼声,时不时还飘来一些白色的和黄色的纸钱。

    原本是他抓着我的手,后来变成了我紧紧地用两个手抓住他冰凉的大手。

    “我们到底去哪啊!”我拉住了他,鬼夫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看着我。

    “大晚上的能去哪?当然是回我的府邸。”他像看白痴一样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我抱起来。

    我被他横空抱起,靠着他冰凉的胸膛。这一次我不仅没被他冰凉的体温感染,体温反而不自觉的在升高,两侧的脸颊全都火辣辣的烧了起来。

    脑海里闪过一些旖旎的画面,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在这种诡异而又阴森的地方我竟然对他起了非分之想。

    想到这里,我就不自觉地把头往他的怀里埋得深深的。

    “我是怕你走太累,伤到孩子,你不要想太多。”鬼夫的声音从胸腔里直直的传入我的耳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这句话有那么一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我确定自己的一脸羞涩全部都埋在了鬼夫的怀里,丝毫没有显露出来,但是耳边却传来了鬼夫阵阵醇厚的笑声。

    他那笑声好像就是在说着他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的样子,我这样想着,脸刷的一下就更红了。

    但是嘴里还是死咬着不承认,带上了一点赌气的意思闷在他怀里低声说了一句:“谁会对你有非分之想!明明是你这么多年一直对我做那些不耻之事……”

    我这样说着,脑海中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顿时就又跑了出来,我愤愤拿我的手去锤他的胸膛,要不是因为他我才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一只手就抓住了我不停拍打的手,仅仅用一只手抱着我,低下头在我耳边喃喃轻语:“你再这样乱动,我可就要抱不住你了,两个人一起摔倒的话,你估计会很痛。”他停顿了一下,挑了挑眉对我坏笑说道,“而且,你不怕我现在扑到你?”

    我不安的看了一眼周围阴森的环境,地上有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动来动去,粉红色的肉身粗粗的一条,恶心至极。

    胃中立刻涌上一阵恶心,我立即收回了目光,不敢再看那地下。担心鬼夫会将我放下来,也只能识趣地不再动来动去,任由他抱着我走了一路。

    大概走了半个多钟头,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大的府院面前,我探出脑袋仔细打量着这个府邸,眼中满是惊叹。

    门庭前面坐落着两个大大的石狮子,张着他们的血盆大口,好像随时要吞掉前来的人。门上挂着两个大大的灯笼,和我平时看到的红灯笼不同的是上面挂的是蓝色的灯笼,散发着一种诡异的蓝光,把鬼夫原本就白皙的脸颊显得更加可怖。门是我之前在电视上看宫廷剧上那种古代府邸用的大红木门,门把上是两个铜做的狮子头。

    这一切在这个诡异的林子里显得更加的骇人,我不自觉地抱紧了一些死鬼。

    或许是感受到了我心里的害怕,他放低了声音温柔地对我说:“别怕,这就是我的府邸。”

    我看了看眼前这座巨大的府邸再看看他,鬼夫看上去这么年轻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自己很有钱的鬼,看来估计是个富二代。

    想到这里我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没想到阴间的鬼竟然还有富二代,而且这个富二代竟然还是我的夫君,这样一想实在是太奇妙了。

    鬼夫莫名其妙的盯着一脸傻笑的我,无奈的对我说:“我要把你放下来了哦。”

    这里的地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我虽然还有那么一点点贪恋鬼夫的怀抱,但还是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他轻轻地把我放了下来,用手一挥,“噶叽”一声,看起来厚重的大木门缓缓地打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