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章 蓝色的彼岸花

    鬼夫走了进去,我立即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地走在他身边,生怕一不小心就在这里迷了路找不到他。

    府邸里面的景象和苏州如今保留下来的那些园林差不多,很多小小的圆形门洞贯通着院子和院子之间,里面还种了各式各样的诡异的花朵,假山下的池塘里还游着一些会发蓝色光的透明小鱼。

    这里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新奇,我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但是始终不敢离开死鬼超过三步。他好像也知道我对着一切的好奇,特地放慢了脚步等着我。

    走了好一会儿,我跟着他走到了一个最里面的小院子,院子进门处的牌匾上写着“无妄”两个大字。

    一进到院子里,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群又一群散发着红色光芒的蝴蝶在院子里围着一株蓝色的花朵飞舞,那朵花被风轻轻吹动,好似一个娇媚的舞娘在摇曳生姿。风一吹就会有大片的花粉飞散开来,散发的花粉竟然有淡淡的光芒,眼前这一切好似星辰一般美丽。

    “这是什么啊?”我看着眼前的这朵花,虽然觉得它像彼岸花但是又不太确定,只好扭头问鬼夫。

    鬼夫看着我很喜欢的样子,有点小骄傲的扬起了下巴:“这就是普通的彼岸花,只不过我花了些时间,就把它培养成了蓝色的。”

    我得到了确定的答案,心中更是觉得神奇了,向前走了两步就想要伸手去摸一下那朵蓝色的彼岸花,还没伸到一半,胳膊就被鬼夫给拉住了。

    “这朵花阴气太重,你怀着孩子,之后还要重返人间,还是不要碰的好。”

    我听他这么说只好又把手缩了回来,但是眼睛却还是死死的盯着那朵蓝色的彼岸花,欣赏着它在蝴蝶群中曼妙的风采。

    鬼夫任由我站在原地看着,也不急着催我,直到我看够了他才牵着我的手离开了这个院子。

    他把我带进了一个厢房之中,房间里的一切家具都是用香檀木做的,散发着好闻的香味。我一看到床就控制不住自己扑了上去,自从来到了阴间这么久我还没有在床上躺过呢,再加上又走了那么多路,着实是把我累得够呛。

    软软的被褥包裹着我,身下就是一片松软的触感,我闭上眼睛,仿佛有一种自己正置身云霄的错觉感。

    我情不自禁的在床上翻滚了两圈,高举双臂大声呼喊道:“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了,走了那么久累死我了。”

    “你本来就死了。”鬼夫坐到床边冷冷地对我说,我脸上的欣喜之情也因为他这句话顿时凝结在了一起。

    唉,他不说我都忘记了这里是地府。可能是因为在鬼夫身边我就会不自觉地放下所有的防备,心安理得的享受他的照顾。所以刚才我才会忘记了刚刚的那一路的艰辛,也忘记了身处地府,只是有一种就是回到了夫君的家中的感觉。

    我怎么能这么想呢?夫君的家中?真是!我翻了个身子抱住了自己的头,用手敲了两下脑袋,肯定是因为在阴间我除了鬼夫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才会这样,一定是!

    我欲盖弥彰的想着,突然我想起死鬼刚才说这间屋子是他的府邸,我看这屋子这么大应该也不是他一个人住才对,应该还有……难道我要见家长了?

    我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那个,你的家人呢?我是不是应该去拜见一下。”

    我想着他妈妈不在了,可是这里是地府啊,就算是他妈妈不在地府,也应该有别的家人才对。而且,他不是有很多老婆吗?也可以见一下面看看她们好不好相处,毕竟以后说不定我们是要住在一起“共侍一夫”的。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里突然就冒出了电视上那些豪门恩怨的情景,以前看的时候还只是觉得好笑,现在没想到自己竟然有朝一日也会过上这样的生活,果真是世事无常。

    “这不是我的家,只是我众多府邸中的其中一个而已。至于我的家人,恩……”

    看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但是还是很有写奇为什么他会有那么多府邸,按理说,府邸不就是他的坟墓吗?难道他还死了很多次?

    “这是你众多府邸中的一个?原来这个不是你的墓啊?”我很惊讶,不敢相信地问他。

    “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假墓。我的真正的墓地比这里要华丽霸气多了。”他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自豪,看向我的目光却是一片平静。

    “你死都死了,要那么多墓地做什么?”我还是不能理解。

    “很多有钱人死了之后都有很多墓地的,很多假墓就是为了防止后人去偷盗破了墓的风水,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大概就是和你们活着的人差不多,有钱的鬼有很多的府邸,只是他们并不常去一些府邸。”

    原来地府里也有贫富分化,真是死了不如活着。要是我死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怎么办,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不禁害怕起来。

    我看着鬼夫,此时他在我眼中已经是全身泛着金光的形象了。看来,以后我还是要对他好一点才行,毕竟他是一个土豪鬼,我要是哪一天死了,还真的得要靠他呢。

    就当我的思绪飘到外太空的时候,鬼夫突然伸手抱住了我,他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肚子,温柔地问:“你最近还难受吗?”

    他呼出来的冷气打在我的耳畔,若有似无的气息让我整个心都痒了起来,心脏不受控制的剧烈的跳动了两下。

    我摇了摇头,很是娇羞的样子,不敢看向他,只能低下头轻声的说:“没有,我最近都不难受了。”

    他环抱着我坐在床上,这个动作让我觉得我们就像是新婚夫妻一样,房间里一片静谧,竟滋生出一丝幸福的感觉出来。

    他今天比往常看起来要温柔了不少,而且话也多了很多,和我初识他时的形象变了不是一点两点。

    我想起自己内心一直好奇的事情,考虑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问他:“那个,你是怎么死的?”

    我问的很小声,生怕自己的话会戳到他的伤心事。

    鬼夫听到我的问题明显愣了一下,他的目光顿时变得缥缈起来,我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但是这个样子的鬼夫莫名的让我觉得不安。

    “我很多年前就死了,太久远了,只记得是被人害死的。”他一脸淡然的样子,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而这一切好似和他毫不相干。

    他回答得虽然平静,但是却让我不淡定了起来,不对啊,不是说他是因为我的爷爷才死的吗?

    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抬眼正好对上鬼夫玩味的眼神,本就不算平静的心愈发的波动起来了。

    “我听我小叔说,我爷爷给你治病的时候你才是一个阴胎,你怎么可能很早以前就死了?”我十分诧异的问他,想要在他那里得到关于当年的答案,可是他只是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

    我见鬼夫这个反应立刻就明白了什么,气愤的在床上坐起身子和他目光平视。

    “你这个骗子,我爷爷根本就没有害死你,你就是骗我爷爷,才和我结了阴婚。”我看到他什么也不回我更加生气,用力的用手拍打了他好几下。

    这么些年,我因为他受了多少白眼,而且遇到了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和普通少女一样过好每一天!

    每天都在想着有一个鬼在自己身边而担心受怕,可是现在他却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骗我爷爷?我心里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不快的看向鬼夫的脸,心里郁闷的想着,他或许觉得这一切只是好玩,不过是多纳一个妾室而已,可是影响的是我的一生啊!

    可是我生气的样子不仅没让鬼夫觉得抱歉,他甚至反而笑得越来越开心,我因为他的笑心里更是火大,身体不自在的扭.动了好几下,想要挣脱出他的怀抱。

    没想到他反手就是一推把我按到了床上,撑着双臂趴在我的上方。

    他的脸,就在半空中,离我不到十厘米,我听见鬼夫用他那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我说:“你是本王看上的女人。”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就突然俯下身子吻上了我的嘴,柔软又冰凉的双唇将我未说出口的话全部都堵了回去。

    开始的时候我拼命想要挣脱,但是耐不住和他力量上的悬殊,挣扎了几下都没能有丝毫的改变。很快的我就不自觉地陷入了他带来的那种醉人的感觉里。

    渐渐地,我不再反抗,任由他用舌头在我的嘴里探索、旋绕。

    鬼夫见我不再反抗,愣住了一秒,还没等我有所反应立刻就变得更加激动了起来,竟然开始用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衣物内,冰凉的触感让我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我睁着双眼看着床顶,心中暗自懊恼。我这是在干嘛?这里是地府,我爸才死了多久,我怎么可以沉迷于这些男女之情!而且,鬼夫不是说我有孩子不会碰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