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3章 那些阴森森的情话

    我将眼神转向身上的男子身上,我只能看见他的头发,看不清他的脸,他似乎也没有察觉到我的异常。

    他不断地用手在我的身上来回游移、上下抚摸着,一下就把我的外衣脱掉,只剩下一件内.衣在我身上。

    鬼夫支起身子看着我,我被他赤.裸的目光看的面上发烧,扭头避开了他的目光。却不想他更加变本加厉,甚至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衣里,轻轻揉捏着我的乳.头,他手上用的力气不小,我不自觉就发出了那种羞人的娇.喘声。

    听见了我的声音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嘴角微微地上扬。原现在摸着我胸部的手,渐渐转移到了我的背后,熟练地脱掉了我内.衣的后扣,我的上身完全暴露了出来。

    鬼夫俯下了身子,轻轻咬着我的樱桃,手又继续在我身上抚摸。

    接踵而至的刺激快要让我甚至出逃,我勉强咬住了下嘴唇,疼痛让我恢复了一丝清明。

    我猛然用手抓住他上下游移的手,勉强发出声音:“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你不是说我有你的孩子,不可以吗?”

    听到我的话,鬼夫也是愣住了,随即又是换作一脸懊恼的神情,他只好再摸了两下就放开了我,脸上还露出了一种欲求不满的不爽之情。

    我看见他这个表情莫名的就觉得有些不快,赌气一般的对他说了一句:“你不是有很多妻子吗?实在心痒难耐,就去找你的妻子们解决啊。她们怎么也比我这个十八岁刚刚发育不久的少女要迷人的多吧?”

    他听到我这样说,不仅笑了起来,还捏了一下我的脸:“你是不是吃醋了?”说完他自己就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张扬,我见他这样心中的不快更甚了。

    我盖上被子,别过脸去,不再看他,略带怒气地说:“谁吃醋了,谁要生你这个死鬼的气。”

    我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虽然我嘴上并不承认我吃醋,但是我心里清楚我的确是有点吃醋了。

    十八岁的大好年华正是青春年少好时光,没能在校园里谈一把轰轰烈烈的恋爱,却莫名其妙地当了一个鬼的老婆,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这也就罢了,但是他竟然还有好几房妻子,我怎么能高兴。更何况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对那个死鬼已经有些许芳心暗许了,怎么能看他和别人在一起呢?

    鬼夫不知道是不是看我没有动静也觉得有点无趣,停顿了两分钟才说出了一句:“那我真的去找别人了?”

    我听见他这样说当然是不愿的,但是就是拼那一口气,不愿意先示弱,理都不理他一下。

    “我真的走了哦。”我听见他往门边走了两步,用试探一般的口气问着我。

    我仍旧没有回头,心里却是想着他要是走了,我就再也不理他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想办法弄死算了,反正我也已经死了。

    好久都是什么动静都没有,我以为鬼夫真的走了,咬着下唇差点就要哭出来。这时他的声音突然从我脑袋的上方传了过来。

    “你真吃醋了,你怎么那么可爱。”我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单凭这说话的语气,我也能够想象到他说这几句话时脸上的笑容。

    他见我不理他,掀开被子直接躺在了我的身边,伸手过来抱着我。

    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或许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也不觉得很是难受,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安眉。”他轻轻地在我耳边说,“有了我孩子的只有你一个。”

    他的话好像是想告诉我,我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我心里也因为他这句话不再难受。

    无论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如今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是事实,而且在这地府无依无靠,除了他我不认识别的鬼,更何况我相信他对我也的确是真心的。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闹别扭了,我翻了一个身面对着他,发自真心的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小声的对他说:“我在这里只认识你一个,你可不能不要了我。”

    他听了我的话似是觉得我很好笑的样子,他歪过脑袋逗趣般问我:“如果我不要你了,你怎么办?”

    我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一脸正经的对他说:“那我就弄死肚子里的孩子,就算做孤魂野鬼,也永世不再见你。”

    这句话我也不是说说而已,我是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如果鬼夫都不要我了,那我又还留着肚子里的孩子做什么呢?

    他对我的回答似是感到很惊讶,嘴唇微微张着,笑着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着说:“我要是想要找你的话,即使你逃到了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你不愿意见我又有什么用?”

    我被他的话噎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就闭了嘴没有说话。

    鬼夫的本领的确神通广大,要是真的要找我,我也的确无处可躲。我放弃一般的这样想着,嘴角扬起了一个无奈的角度。

    “不会的,我不会不要你的。”鬼夫轻轻地在我耳边温柔地说。

    他温柔的样子真的好让人心动,我转过脸看向鬼夫,直到此刻我才发现原来我早就已经不自觉地沦陷了。

    心安之后,困倦的情绪袭上心头,我的双眼开始不自觉的闭合到一起,迷迷糊糊的竟然就睡着了。

    那一夜,我睡得很踏实很沉,是这些日子以来我睡得最好的一天。没有那些可怕的往事,没有要索命的鬼,也没有镇子上那些要把我交出去给阴人的村民,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平静。

    我和鬼夫好像就是普通小夫妻一样,睡在我们的新婚小屋里,一切都是那样安稳恬静,我已经开始享受这样的生活了。

    梦里,我迷迷糊糊地好像还叫了他好几次,生怕他不在我身边。每一次我一呼唤他的时候,鬼夫都会把我抱的更紧一些,让我时时刻刻感受到他的存在。

    第二天,外面的天已经大亮,虽然我之前也觉得地府居然会像人间一样那么明亮真的是太奇怪了。丝丝缕缕的光芒照进屋子里,我被这光亮给扰醒了,抬起胳膊挡在眼睛上。

    我迷迷蒙蒙的刚一睁开双眼,就看到他笑得一脸明媚地看着我,“昨晚睡得好吗?你昨晚可是叫了我很多声夫君。”

    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害羞地地下了头,鬼夫语气里的调笑更是让我不敢看他。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我特别小声的回答他。

    他笑着捧起了我的脸,轻轻地吻了我一下,就似蜻蜓点水一般。

    我刚想开口就看见鬼夫一脸抱歉地样子说:“我要走了,要把你送到黑白无常那里去了。”

    “这么快?你要去哪?”我惊讶的问他,心里闪过不甚明朗的情绪。

    听到鬼夫说要走,我实在是不太舍得,我们两个人才在一起不过一个晚上就要分开,我想无论是谁都不能接受的吧。

    我心中只觉得奇怪,我不是来和鬼夫举行婚礼的吗?怎么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和鬼差们在一起,而他却总是不知所踪呢?想到这儿我望向鬼夫的目光就更加疑惑了。

    鬼夫却对我的视线视而不见,他抬起手揉了揉我的脑袋,我一把按住了他的手,鼓着脸气哄哄的看着他,他明明知道这样揉会把我头发弄得更乱!

    “我当然是去准备我们婚礼的事。”他一脸宠溺的看着我,嘴角处还有一个不是太明显的小小酒窝,让人只是看上一眼似乎都会沉醉在那里面。

    “不走行不行?”我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向鬼夫问道,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会说不行,但是我还是想留他在我身边。一旦没有鬼夫陪在我身边我就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不安感,我对他的依赖程度早就超出了我自己能够想象的程度。

    “你是不是舍不得我?”鬼夫嘴角含笑的望着我,不知为何我在他的注视下,脸慢慢的就开始发烫起来。

    “我才没有呢,谁会舍不得你啊,你快走吧,赶紧走。”

    我突然有一种被识破的窘迫感,慌慌张张地把他推开,用被子盖住了头,不想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更不想让他看见我已经红透了的脸。

    “我现在还不走,我要先和你吃早饭,再把你送到那几个鬼差那边去之后我再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又恢复了平时的那种冰冷的语气,每说一个字都让我觉得随时都会掉出冰渣子一般。

    我听他这么说钻出了被子,也顾不上自己的脸是不是还红着了,好奇的睁大了两个眼睛看着他:“你,你要吃早饭?和我?你竟然要吃早饭,你竟然要吃东西?”

    我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奇地看着他。在我的认知里我以为鬼都是不吃东西的,我听了鬼夫的话只觉得神奇,鬼不是已经死了吗?这样居然还会饿?

    可是转念一想,我立马脑海里就闪现过了几个血腥的画面,不对不对,鬼不是不吃东西的,我在电视里看到鬼饿了都是吃人的,还要吸人魂魄和精血。

    我浑身上下抖了一下,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恶寒得不行。不要啊,如果要让我去吃人还不如饿死我算了,那样真的是太可怕了,我要做一个善良的鬼,不然和那些害人的阴人有什么区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