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4章 早饭

    纠结着应该如何委婉的拒绝鬼夫刚才说的吃饭的事情,我犹豫了一下,一脸复杂的表情看着他,“我,还不太饿,要不你就自己吃吧。”

    说巧不巧,饿了一天的肚子什么时候不叫偏偏现在叫了起来。寂静而又空荡的房子里就回荡着我肚子“咕咕咕”的声音,经久不绝、余音绕梁。

    我的表情全部都尴尬的僵在了脸上,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地洞的话我一定是会钻进去的,真是丢脸死了。

    我刚想把被子盖上头去,死鬼就抓住了我的手,对我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说不饿吗,那肚子怎么叫了?饿了就吃别忍着,再说了你不饿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会饿的,”他说着就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摩挲着下巴对我说道,”而且,你不吃饭的话,会更加笨的。”

    他的语气里赤.裸裸的对我智商的嘲讽,那副嘴脸让我看着就觉得心头一阵不爽。

    他可以说我别的缺点,说我笨?我真的不服,作为一个寂静毕业的高中生,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解得了函数,写得出化学式,到底哪里笨?

    这样想了我心里就觉得更加不服气了,扬了扬下巴不服气的看着他。

    “你这个死了不知多少年的鬼,都跟不上时代,根本就是一个顽固不化的古板鬼,你还敢说我笨?你懂得有我多吗?”我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音量也渐渐提高了不少。

    鬼夫见我这样说自然心里也是不乐意的,几乎是立刻就把我怼了回去:“智商这种东西,我活着的时候就比你的高,更何况现在你会的不过是皮毛,哼。”

    “你死的久,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即便他这样说了我还是十分不服气,我猜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像一只炸毛的猫咪。

    鬼夫也不知道是不想和我争了还是怎么了,看着我顿了两秒没有说话,再开口的时候又把话题移到了别的地方。

    “赶紧起来吃饭,不是饿了吗?”他说着又低下眼看了一眼我平坦的肚子,不知为什么明明他这一眼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个动作,但我就是觉得他的眼神不怀好意。

    听他这么一提我好像也真的觉得更饿了,刚想起身就想起了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我看了看鬼夫,又偷偷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小小声地对他说:“你,可不可以出去一下。”

    他看着我,“噗呲”一下笑了,用玩味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被他这么一说,我的脸更加红了。

    初经人事的时候因为年纪太小我什么也不懂,再加上当时对他的害怕和厌恶,对鬼夫也有一种本能的排斥。他每每说什么我害怕会惹毛他也就只好照做,但是内心却满满都是屈辱感。

    但是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如今我是真的把他当做一个男人来看,不仅仅是因为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更因为他也算是我的夫君了。

    所以种不明所以的害羞总是充斥着我的内心,我实在不能大大方方地在他面前一丝不挂的穿上衣服。

    我实在是太害羞了,不敢看他的眼神,只好一直用一种类似撒娇的语气叫他走:“你就先出去一下好不好,我……我会害羞……”天知道我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

    原本以为他不会走,没想到他竟然听话的走了,我看着再度被关上的房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鬼夫走了之后,我害怕他突然回来,只好快速的穿好了衣服。结果我穿好衣服等了很久也不见他回来找我,我自己一个在这间大屋子里实在是有点不安心,等得焦心不说,好无趣的很,索性就走出房门去找他。

    打开门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我吓了一跳。明明昨晚这院子里还有一株蓝色的彼岸花,现在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院子里的景色也和昨晚的大相径庭。

    明明昨夜没有的小溪流,却在门前不远处流过,原本应该是小院的出口处如今没有了白色的围墙,而是一大片看不到尽头的桃花树。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开始有些害怕,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入了什么魔障,所以才看到了这些幻象。

    心中不惴惴安的我后退了两步,一回头,哪里还有什么屋子,一眼望去全是桃树林。风轻轻吹过,桃树上的粉色花瓣纷纷落下,就好像一个个自由自在的小精灵,缓缓而有优雅的飘入溪流之中顺流而下。

    我为了确定这不是幻象,在溪边蹲了下来,用手在溪流中淌了一淌,真的是水。我凑近闻了一下,溪流里飘出一阵醉人的桃花香,那香里还夹杂这淡淡的酒香味,引诱着我去一尝为快。

    我干脆用手多捧了一些,凑近放到嘴边一饮而尽,甘甜的溪水顺着咽喉缓缓流尽胃里,说不出的舒爽,回味却是浓郁的酒香。

    我惊讶的看着面前的溪流,这居然真的是酒,好香啊。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喝酒,没想到我的这个第一次竟然是在地府里。

    我正惊奇着突然感觉眼中的世界开始上下摇晃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却发现面前多了个人影。

    我定睛一看,咦,眼前怎么好像出现了那个死鬼,我伸出手捏了一捏他那张苍白的脸蛋,冰冰凉凉的竟然还挺有弹性。

    我玩的开心,说话似乎也开始不经大脑起来。

    “你怎么一晃一晃的啊?”我笑着问死鬼。

    眼前的他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就像是在跳沙滩舞一样,那件墨黑色的大衣穿在他身上此刻在我看来是那么的滑稽。

    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包裹着我,好像我纵身一跳就可以飞起来一样。

    正在我要飞起来的时候,摇摇晃晃的鬼夫就走到我的身边,抱住我,我在朦胧中似乎听到他说了一句什么话。

    “原来你已经喜欢我了。”

    接着他就吻上了我的唇,往我嘴里灌一些甜甜的热热的液体,我瞬间就清醒了,清醒之后我一把就将他推开了。

    “你干嘛无时无刻不吃我豆腐?”我有些生气的擦了擦嘴角。

    “你以为我愿意啊?”他抹了一下嘴角留下的液体,狡黠一笑,然后抓住我就往桃林深处走去。

    “为什么这里变成这样了?”我一边被他拖着走,一边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

    “嗯,这里就是这样的,随着主人的心情变换景物。”

    我还是很好奇,这个“无妄院”既然是随着主人的心情变换的景物,那此刻鬼夫心里是在想什么?才会有如此浪漫,落花缤纷的景色被映衬出来。

    “你心情很好咯,这么说。”我不依不饶的想要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算是吧。”他冷冷地回答我,也不管我此刻对这新奇的一切感到好奇的小心思。

    没走多远,我就被他带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房子里。

    我左右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声鬼夫真的是个有钱的鬼!

    鬼夫牵着我的手又向里面走了一点,我这才发现原来在屏风的后面竟然还暗藏了一个小隔间。隔间里有很多面无表情脸色惨白穿着古代服饰的人走来走去,准确的说他们是在飘来飘去,因为他们的脚根本不着地。那些飘来飘去的人手上端着很多食物正一盘盘放在桌子上。

    我看到这些人的打扮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之前一直想要加害于我的那些厉鬼,忍不住的害怕了起来,一下就抓紧了死鬼的手,但即便是如此手心里还是不停地冒出冷汗。

    鬼夫自然感受到了我手心的濡湿,他微微撇头看了我一眼,不用想我也能知道我此刻一定是毫无血色。只见鬼夫用手一挥,那些人全都化作了青烟消失不见了。

    “他们去哪了?”我左看看右瞧瞧都没有看见他们的身影,好奇的问了鬼夫一句。

    虽然我内心害怕,可是我也不想刚刚那些“人”因为我而出什么事,毕竟鬼夫的脾气,总是让人拿捏不定,之前黑白无常他们的事我不希望再重演一次。

    “他们只是去做别的事了。”鬼夫淡淡地回答我。

    我听他这样说才稍稍放心一些,“拍了拍胸脯:这么说,刚刚那些都是这里的下人咯?”

    没想到这个不常住的院子也有这么多下人,不过我转念一想,确实,这里这么大也是需要不时的打理的,有钱人就是好啊。

    和他这的情况相比较,我不自觉的就想到在家里,全家的家务都是由妈妈一个人承担,每每想到她劳动时辛苦的样子,我就泛起一阵阵心疼,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还有多久才能重回人间,现在只有我妈一个人在家,想必她也是很孤单的吧。我想到我妈眼眶不知不觉的就泛起阵阵酸意,我揉了揉眼睛,不想让鬼夫看见我此刻的模样。

    好在他没有注意我这边,而是走到餐桌那边去看早饭准备的怎么样了。刚抬起头刚好就看到他朝我招了招手,我乖顺的走了过去。

    “算是吧,不过刚刚那些都是纸人,不是鬼。”鬼夫拉开了一张凳子对我说,“你坐这里。”

    我在凳子上坐了下去,看到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食物,顿时就觉得食欲大开,也就没空去管刚刚那些是纸人还是鬼了,连忙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昨天到现在,我一点没吃,真是饿死了,我大口大口的吃着早饭,眼里还不忘盯着满桌的丰盛菜肴看,心中暗暗感叹:没想到这地府的食物也和人间没什么不同,也是大鱼大肉和白米饭。
Back to Top